美国大法弟子给狱中妻子的信

【明慧网2002年12月1日】

雪菲:

我很想念你。因为你妈妈最近身体不太好,没能长途跋涉到三水探望你,所以从与你妈妈的电话中,得不到你的消息。这让我更加牵挂你。一晃已是两年。回过头来看好像就是一瞬间。两年前,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似乎就象昨天发生的一样。记得我们那次去甘肃,在宝鸡停留了两天。在一个陌生的城市,似乎与外隔绝,只是我们两人的世界。在公园里,我们租了一艘小船,在平静的湖面上荡漾,当时的情景真是恬静闲适。

最近我从一个刚从劳教所出来的人那得到你的消息。我的心揪得好痛。她说,你每次从车间里干完针线活出来,眼睛总是又红又肿;管教命令其他的劳教人员一天24小时昼夜不停地监视你,不论你是睡觉,还是洗澡、上洗手间。还美其名曰“帮教”。因为你拒绝“转化”,他们就把你的衣服脱光,让你在寒冷的冬天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炎热的夏天,令你在烈日下暴晒。还有那个二大队308班的班长──劳教人员王培红,她禁止你同其他人讲话。从三水劳教所出来的人还告诉我说,如果一个人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而她的意志又不够坚强的话,她会被逼疯的。听你妈说,在那样的环境下,你的视力变得越来越糟,几乎失明。

雪菲,我们并不孤独。在海外,世界各地有近百位中国人的亲属因为炼功而在中国被关押。我也加入全球营救亲人的活动。在亚特兰大,当地的报纸和电视台都报导了我们的故事,深深地打动了很多你我素不相识的善良人们的心。人们经常对我说的就是:“请告诉我们如何帮助你”、“祝你好运”、“愿你与妻子早日团聚”。一次,我去附近的一个商店KINKOS将营救你的一个展板过胶。店员看到你的相片,谈起你的故事。当我告诉他,你是因为信仰而被折磨得近乎失明的时候,这个年轻的美国小伙子的眼睛湿润了。美国著名的爱默蕾大学的学生会在乔治亚州的大学院校之间发起了联合支持营救你的议案,呼吁美国政府帮助你早日恢复自由。国际大赦组织也将为你立案。许多美国的参议员、众议员纷纷致信给布什总统和国务院,敦促美国政府援手相助。最近,加拿大政府成功地营救了多位在中国受关押的加拿大法轮功学员的亲属,帮助他们恢复自由并来加拿大与家人团聚。我相信,在国际社会和美国政府的正义支持下,你也会很快恢复自由,来美国和我团聚。

我在这边都还好。每天工作都很忙,业余时间,我在市政府的社区活动中心义务教授法轮功。很多美国人都来学,并发现修炼法轮功有助于他们减缓身心压力。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告诉我说,他们亲身体会到了法轮功和“真善忍”的原则给他们带来的身心健康。对法轮功的镇压貌似很强大,其实很脆弱,经不起任何事实的检验。在向广东省劳教官员申诉你受到的不公正对待时,我告诉他们发生在他们身边的一个真实故事:广州市肿瘤医院放射科护士邹灵女士因为家庭纠纷于1999年5月的一天凌晨自杀了,在广州电视台的“城市话题”节目中,邹灵女士的死被归罪于法轮功。在电视上,该医院的党委副书记不顾事实信口雌黄。而事实上邹灵女士并不是法轮功学员。她的父母和她的丈夫陈贵全先生(该院的医生)都知道她不是法轮功学员。我告诉这些官员:你们可以不相信我的话,但我希望你们能去亲自调查一下了解真相。为了镇压,那些“一边倒”的宣传媒体不惜捏造谎言来欺骗老百姓。当人们都知道真象时,这场镇压也就再也维持不下去了。美国总统林肯讲过一句很有名的话,他说:你可以一时欺骗所有的人,你也可以一直欺骗一个人,但是,你不可能一直欺骗所有的人。这句话很有道理。

你父母一直视你为掌上明珠。当权者非法判你劳教对他们打击很大,我深深理解老人的痛苦。我多次邀请他们来美国散散心。他们说:要等到你出狱后和你一起来。我想这一天不会遥远。

朝晖
于美国亚特兰大
2002年11月22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1/402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