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中国GDP高速增长的背后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12月24日】([注]本网站所转载的参考资料皆为非修炼界人士所撰写,不一定和法轮功学员的认识相同。)

中国从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就以百分之八的GDP年增长率领先世界并持续到现在。单从数字上看,这确实是个奇迹,国人完全有理由为自己取得的这个成绩自豪兴奋。现在有人甚至提出再奋斗二十到三十年超过美国。先不说中国的GDP是否可以永远以这个“不可持续”的速度高速增长下去,也不提低水平的增长和高水平的增长在本质上的差异,我们只要搞清楚GDP的内容,知道它到底不衡量什么内容,也许我们就不会那么冲动或非理性的片面去追求这高速的GDP增长了。

1、GDP不衡量社会成本:GDP简单说就是国内生产总值的统计。这个国内生产总值的统计的依据是一个国家经济体制内的价值系统。对于一健全的市场机制的国家而言,这个衡量是可以做到尽可能全面的反映社会经济活动的价值总量。但是对于中国这样一个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度的国家而言,GDP就不可能全面的衡量社会经济活动的价值总量。比如环境污染的问题,比如工人劳保问题,比如童工的问题,比如医疗保险的问题,比如社会福利的问题,比如健康的问题等等。

举个例子:比如,一个工厂在某年的生产总值是一个亿人民币,而如果没有把它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环境污染计算在生产成本之内的话,那么这个环境污染的社会成本该企业就没承担。有趣的是,如果政府再花费一个亿的费用去治理这个污染的话,(假设清理干净了)那么总的社会效益应该是零才对。但是你错了,在国家的GDP的统计中这两个经济活动是分开计算的,也就说他们共同创造了两个亿的社会经济总量。本来一个零和的社会经济行为变成了一个具有两亿元社会价值创造的经济活动。这就是GDP在计算社会生产价值时的缺陷。这个问题在中国是否重要呢,事实上中国的各个地方政府为了片面的追求GDP的增长,对环境问题经常是能闭一只眼就不睁两只。以牺牲环境作为经济增长的代价很可能使整个经济活动所产生的社会效益是零甚至可能甚至是负的,而GDP却无法告诉你这些。

2、GDP不衡量负效益:这个意思很简单,搞建设的和搞破坏的在计算GDP时不会正负抵消,反而会负负得正。听起来像是奇谈怪论,但事实就是如此。比如一个单位花三个亿修了一条路,创造了三个亿的生产总值,结果没过几天又来一帮子施工队为了铺设地下管道,又花一千万把这条路给豁开了,结果他们又创造了一千万的GDP。尽管这两批人所创造的社会价值或效益是零或是负的,但是在计算GDP时,这两笔却是分着计算的,这不是负负反而得正了吗?

举个例子:前一段时间(九十年代中)海南的房地产热,引来一大批内地资金投资到海南的房地产市场之中。海口和三亚市到处是基建工程,写字楼林立。可是很多楼在盖到一半时,这股热过劲了,市场一下子萧条起来,迫使一大批楼宇盖到一半就停工了,戳在那里黑洞洞的。对于基建公司来说他们创造的产值是没少算,但是对社会来说这些盖到一半的楼有什么价值吗?不仅没有还影响市容。去年海南省实在是没法办,决定炸掉这些半拉子的烂尾楼,一次就清理的一百多座(每座就算是三千万总共是多少?)。GDP在当时有没有计算在内,当然一分钱也不会少。现在再用人工,用炸药去炸弄不好还要再算一次GDP呢。可是对社会来说,炸完了之后除了多了一堆垃圾外,什么也没得到,而两年下来的GDP一个子也没少算。

这种例子很多,比如卖假药的可以给GDP带来不小的增长,可是吃坏了身体的老百姓去看医生医生也可以为GDP带来增长,而实际上老百姓的生活却没有任何意义。脑白金去年赚了十几个亿,而退黑激素对人身体的长期副作用还没有显现出来,一旦出问题,这十几个亿所带来的社会效益就是负面的,而单从GDP的数值上我们可以看出什么来?

3、GDP不衡量质量:质量是无法在GDP中体现出来的。因为GDP就是在现在的社会价值体系下计算的。这有什么重要的?太重要了。要知道社会财富的累积是靠质量的,数量多没用。这有两个层面的问题:一个是只有质量才有社会财富的累积,否则社会财富的折旧速度会比生产速度还要快。这是一个简单的算数问题,谁都会,我就不细说了。比如一个质量好的桌子和一个质量不好的桌子在五年后的价值可能是无法比较的。质量好的桌子也许会升值,而质量不好的桌子可能必须淘汰,对于社会财富来说也同样。一幢质量好的建筑,数百年之后会更有价值,而一幢没有质量的建筑可能在三十年后就没有使用价值了,还对社会产生一堆垃圾。没有质量的生产活动是没有社会财富累积效果的。另一个是只有具有质量的产品才有对外的交换价值。比如土地,环境等都是财富的一种,如果没有国际标准的质量就无法在同样的价值下进行交换,你计算出的价值无法得到外部的认可。

4、GDP不衡量资源配置的效率:经济学是关于社会资源有效配置的学科。从经济学的角度说,社会开支本身不是社会的成本,而由于从事于一项事业甲的投入造成另一项事业乙的荒废,才是投入事业甲的社会成本。比如如果政府把钱花在军事上,或花在吃喝上,那么这些花费本身并不是社会成本,因为它会促使军事和餐饮业蓬勃发展。但是由于投入在这两项事业而使教育无经费或缺少经费不能满足社会的要求,这才是发展军事和餐饮的社会成本。另外,GDP也不衡量浪费,拿钱打水漂和拿钱办教育,反映在GDP上是完全相同的没有任何差别。中国政府每年的浪费有多大,一方面花巨资建设世界上容量最大的光纤通讯网,一方面限制民众使用互联网,严格控制网吧和网站。这些浪费对GDP的增长都不会任何有影响。

还有很多不一一数说。至少从上述这些我们可以看出单单有高速的GDP增长,并一定说明一个国家的经济活动是健康的和产生好的社会整体效益的。特别是在中国,环境污染,教育荒废,贪污浪费,重复建设,拆东墙补西墙,破坏性掠夺性生产,质量低劣等等,这些问题是很严重的。在欢呼高GDP增长的同时,我们应该清楚地看到GDP的内容,了解它到底在什么层次上衡量一个国家国力的增长,在什么地方它又无法反映经济活动的社会效果,这样才能避免被简单的数字冲晕了脑子,大喊过三十年我们准备超美国了。没有有效的社会政治结构就不会有有效的社会经济管理效益,中国人只相信苦干,而不知道在一定水平上再提高就非要有一个社会结构在质上的飞跃,否则就是再努力也白费。

现在我们看到中国的银行金融系统出现了大量的坏帐,为什么?从宏观上看,金融资产是实物资产的影象,银行的大批坏帐说明社会的实物资产的质量和数量与金融资产的数量和记录不符。这里反映了很重要的问题。用不着为GDP增长过于高兴,因为GDP根本就不告诉你在它高速增长的背后到底是个什么故事。

(读者推荐,原载博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