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工学院学生的母亲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关入劳改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纽约特洛伊记事报2002年12月23日报导,现年34岁,来自中国的仁瑟乐尔理工学院学生,因在一个鲜为人知的科学领域所做的博士后工作而正处于学术成就的高峰。但是,在她的这些成功背后,有一个令人伤心的故事。

吴雪原(音译)是一位娇小玲珑的中国女士,她孩子似的外表以及乐天的性格让人看不出她是一个拥有丰富资讯和洞察力的人,其中就包括她心中隐藏着那份沉重,她将理智地告诉你在她的祖国正在发生的迫害

她会告诉你,在1992年至1999年期间,在中国有将近一亿人修炼一种被称为法轮大法或法轮功的功法,修炼者说这种功法有治疗从心脏病到失眠症的效果。

法轮大法的修炼者炼习五套功法或动作,这些动作看起来类似瑜伽和太极,但他们同时遵循三个原则:真、善、忍,这使法轮功更具有精神成分。

吴女士同时会告诉你,1999年,就在[中国]政府赞扬该功法改善了该国公众健康的几个月后,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对法轮功修炼日益担忧,害怕法轮功比XX党更加深入人心,因此,他命令所有的修炼者停止修炼。如果他们坚持修炼,他们将被投入监狱、精神病院或者康复中心。在那些地方,他们遭到殴打,甚至被虐待致死。

吴女士还会告诉你,她的母亲曾玲文(音译),一名67岁的物理学教授,被关押在一个因殴打和折磨犯人而臭名昭著的劳改营中。她的家人只允许每月探望她一次,但不允许谈论劳改营的条件。曾女士的家人开始注意到她的体重急剧下降,这是唯一反映劳改营生活状况的迹象。曾女士从未经过审讯。

“那里不遵循任何法律,但那是中国的现实,”吴女士说,“我只能这样解释。”

今年2月,曾女士被判处2年劳教,但以她的年龄,即使是短期的劳教也是危险的。即使她能撑过整个劳教期,也不能确定她一定会获得自由。在这次判决之前,曾女士曾未经任何审讯而被短期关押过两次。

吴女士说,在一次拘留期间,曾女士被关在一个约有100人的牢房中,其中包括儿童、老人和孕妇,这个牢房原本只可容纳30人。

吴女士说,众所周知,在中国的这些拘留所中,警察使用电棍和其它刑具,甚至叫那些因犯下暴力罪行而被囚禁的犯人虐待关押在同一牢房里的法轮大法学员。

国际特赦组织发布了许多类似的报告,并且核实了一些虐待的案例。

吴女士说,她的母亲每次被捕,或者被转换到更加苛刻的拘留所或劳改营,都仅仅是因为她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大法。

如果这样的话,为什么不为了自由而放弃修炼呢?

修炼法轮功的吴女士说,屈服于中国政府的要求就违背了法轮大法的三个原则。

吴女士说,修炼法轮大法的益处如此之大,真正的修炼者永远不会放弃。

吴女士说,这种古老的修炼方法自1992年公开传授之后,她回中国探望她的父母,她惊奇地发现,患有关节炎的母亲居然能够毫无困难地在家里快速行走。

吴女士说,“真让人难以相信,她以前总是用热水瓶敷住患处以减轻疼痛,但是这次,母亲上楼梯居然比我还快。”

吴女士母亲的血压以前也总有问题,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之后,她的血压降至安全的水平。类似的事情和经历使法轮大法不仅仅在中国得到迅速传播,而且传至世界各地,在几十个国家都有修炼者。

来自中国的32岁的陈玉(音译)已经在阿巴尼居住了六年,她是本地区为希望修炼法轮功的人们[提供义务服务的]联络人,她也是在得知法轮功给人带来的改变后开始修炼的。

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时候正在攻读计算机硕士学位,她说,她看到了修炼给身体带来的益处,例如失眠和足癣痊愈了,但是她发现令人印象更加深刻的是法轮功给人带来的精神和情绪上的改变。

她说,“我当时的学习生活很有压力,自从修炼以后,我发现我能做得更好,压力感都消失了,我感到很平和。我和我朋友以及亲人的关系也变得非常和谐,我比原来和善多了。”

法轮大法修炼者都有类似的证词,如果有人怀疑它们的真实性,也许曾女士以及成千上万修炼者们愿意[为维护法轮功]承受痛苦就足以说明问题。

在包括美国在内的自由国家的公民,以及例如国际大赦之类的团体组织已经谴责中国[江氏政府]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镇压。

一份法轮大法的国际性刊物《善》报导说,今年在中国有超过10万名修炼者被关押,2万人未经审判被投入劳改营,并已证实有420人被虐待致死。

大多数被关押和投入劳改营,或者被虐待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都是中国公民,但是来自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的公民如果在中国进行抗议或者修炼法轮功的话,也会面临相同的命运。

陈女士和吴女士都不能回中国探望她们的家人,她们说,只要她们进入中国,就会立刻被拘留。

尽管美国政府已经谴责了这场迫害,但是陈认为应该有更多的国家更加积极地行动起来制止这场迫害。她说,如果美国请求中国政府释放被关押者,中国政府至少会释放一些人。

陈说:“中国政府否认迫害,他们宣称目前是中国历史上人权最好的时期,这是一个谎言,如果谎言被揭穿,他们就会做出反应。”

陈说,反迫害行动的最好办法是向国会议员写信,敦促他们通过决议,要求释放被关押者,或者与驻华盛顿DC中国大使馆的外交代表联系。

在当地,陈和其他法轮功修炼者书写了大量的信函,获得了包括参议员鲍勃-布兰蒂斯、尼尔-布莱斯林以及美国国会议员麦克尔-麦克纳提在内的数位政治家的支持。这些立法者们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言,并且在给总统的信中联署签名,希望他们的支持能够帮助结束这场镇压。

布莱斯林同意陈的说法,即联络地方和国家领导人,表达他们对此事的关注。但是,他同时表示,公开揭露迫害是取得进展的另一途径。

布莱斯林说,当美国人民了解了迫害实情的时候,他们会采取行动,敦促政府不要和侵犯人权的国家进行贸易。然而,他同时呼吁美国人民更加注意美国的外交交易。

他说,“人们必须对与我们有贸易的国家更加关注,中国正在成为美国的最大贸易国。在中国发生的这场迫害急需我们出面制止,对此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我们仍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