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二大队恶警刘连英的犯罪记录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2月14日】长春黑嘴子二大队,恶警刘连英非常邪恶,对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残酷迫害

大法学员郑东辉坚定修炼。恶警刘连英用电棍整整电了她一宿,把她的脖子、脸都电成了黑糊色。郑东辉因坚定信仰经常被电被体罚,就这样旧疤没好又添新疤,眼看着她的后脖子厚厚的伤疤变成了脓疮。后来冬天又把她送到又冷又潮的1楼地下室的“小号”蹲了半个月。就这样,恶警刘连英无休止地用各种刑具折磨她,也没有改变她坚修大法的正信正念。恶警刘连英、魏丹俩人合谋,把二大队一小队坚定信仰的大法学员的脖子上挂上诽谤师父、大法的牌子,无论上饭堂吃饭,出工,上厕所天天挂着。一次,郑东辉把牌子给摘掉了,被恶警魏丹叫到管教室用电棍一阵电,又把牌子强行挂在她脖子上,挂半个月之久,郑东辉被折磨得精神和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五、六个人还强行给她灌药。一次,有的大法学员拉肚子,恶警刘连英告诉看管的刑事犯、邪悟者,不准让提前上厕所,工作量增加很多,致使有的大法学员憋不住拉裤子了。每天晚上经常听到恶警折磨坚定信仰的大法学员的惨叫声。大法学员朱淑云,因不放弃修炼被长期非法关押、折磨。一次被恶警刘连英电得耳朵直流血,脖子电出了大泡,还划了好多条大口子。

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二小队的大法弟子王桂珍,因坚修大法,不配合邪恶,不报姓名和地址,被恶警刘连英经常用电棍电,把脖子、脸、身上都电伤了、电出泡来,脸上和脖子还划了好多大口子。有一次,在饭堂吃饭,恶警刘连英对王桂珍说:“不用你不说话,一会还电你,电死你。”就这样,王桂珍在肉体和精神受到很大折磨,经常大口大口地吐血、咳血,吃不下东西,就强行灌食灌药。十多天,把她折磨得骨瘦如柴,最后,强行给她送到精神病院进行折磨,至今下落不明。

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三小队的延吉法轮功学员王永红,从2000年11月起因坚修大法,用正信正念不配合邪恶,多次遭恶警刘连英、郎翠萍等人用电棍电。2001年1月又一次把王永红叫到管教室,以恶警任枫,刘连英,郎翠萍为首,用两根电棍一起连打带电,足足折磨了一个多小时,王永红从管教室回来后,脸、脖子、身上被电得红黑色,血泡淋淋。半年多疤痕还没完全下去,还经常被体罚,不让睡觉,无限度地加期。

法轮功学员李玉华,60多岁,因进京上访说句真话被抓后,受尽了恶警刘连英百般折磨,经常把电棍放在她嘴里电。

法轮功学员曲淑云,50多岁,2000年11月,因背师父经文,反对邪悟者诽谤师父和大法,被恶警刘连英叫进管教室一阵耳光,还把嘴用胶带绕头缠了好几圈粘住,不许她说话。

法轮功学员刘丽华,坚修大法不配合邪恶,经常挨打挨骂,刚到时检查她有高血压,由于她不配合邪恶就被强行灌药,恶警刘连英让4、5个人按着她,用铁器撬她嘴,把她的头发弄下一大把,连踢带打,打得她脸青一块、紫一块。就这样她受尽折磨也没有改变对大法的正信正念。

法轮功学员邓世英,因坚修大法用正信正念不配合邪恶,2000年4月4日,她刚到时,在五大队,由于她坚持学法炼功。第一天晚上打坐炼功时,管教指使刑事犯徐冬梅对她拳打脚踢抓头发往床梁上磕,当刑事犯撒开手时,邓世英还接着炼功,两个刑事犯一起又一阵拳打脚踢,还把她弄到卫生间了用一寸粗的胶皮管没头没脑地抽打。不炼功就可以回屋,邓世英还是不配合邪恶还要炼,刑事犯董辉就用折页的竹叶板不停地往她脸部猛烈击打,还让屋里所有的炼功人都瞅着,第二天邓世英被打得脸都变了形了,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嘴也打破了流着血。

在五大队,全体法轮功学员为证实大法,每天炼功都被这些刑事犯董辉、姚永魁、张风雨、张娜、徐冬梅等人以殴打、谩骂,以及各种体罚,罚站、不让睡觉、冬天只穿线衣线裤在楼梯口开开窗户冻着、扒裤子、把手脚都捆上、蹲着、蹶着等等流氓手段进行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