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真善忍的迫害就是对中国人民的迫害

【明慧网2002年2月4日】

海南三亚发生严重交通事故:火车撞毁旅游大巴

海南日报报道,21日晚7时40分左右,海南三亚市光明路铁道口处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一正通过该铁道口的旅游大巴被一辆正在倒车的火车从正中间撞上,至少造成3人重伤,多人轻伤。

人性本应是善良、真诚、互助的,无论我们身居何处,左邻右舍都是彼此缘分化来的,互敬互助、彼此提携本是邻舍之间真实所在。但在江泽民恐怖国家主义政策下的左邻右舍,一些人出于恐惧、或私利,在他们的朋友、邻居――大法弟子,遭受无理残酷的、灭绝人性的迫害时,装聋作哑,违背了人性善良互助的本性,丧失人性的基本原则。

须知,如果我们不立即制止江泽民一伙的犯罪,那么江泽民一伙的罪恶所带来的灾祸也会降临在您的身上。面对眼下的迫害,我们真诚地希望这些善良的大法弟子的左邻右舍们,请珍惜您与这些修佛修道人的缘分,珍惜您与大法洪传时节的缘分,面对邪恶,请唤醒您的善念,维持基本的人性,站起来,反对江泽民一伙的暴行!

海南省“专案组”暴徒毒打绝食大法弟子

海南省五指山市陈永健等大法弟子被非法拘留在当地看守所。为了维护大法的尊严,抗议邪恶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他们在狱中集体绝食,要求释放所有被非法拘押和劳教的大法学员。绝食数天之后,警察没有任何回应。为了唤醒警察的良知,挽救世人,他们再次声明增加绝水,在他们绝食第九天时,从省“专案组”突然闯来七、八个人,将大法弟子陈永健强行扣上脚镣手铐,押往审讯室。一进审讯室,恶警就关上门窗,拉上窗帘,然后,恶狠狠地辱骂大法,并令该大法弟子立即恢复进食,否则就要给一点颜色看看,云云。

但是该大法弟子凭着强大的正念,正视恶人,令恶警又惊又怒。此时,几名恶警猛扑上来,一边辱骂,一边将这名大法弟子按倒在地,强行灌生水。水都从口中、鼻子中流出来了,衣服被打湿,但暴徒们仍不住手,共灌了五瓶生水!由于该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命令和指使,坚定地维护大法。恶警象疯子一样,拳脚相加,把该大法弟子打得头昏目眩,鼻青眼肿,面部严重变形,胸背留下一块块青紫色瘀斑,数天内张口困难,被铐过的双手腕十多天后却不能完全消肿。一个绝食了九天,身体极度虚弱的人,竟遭到警察惨无人道的毒打,真是残忍啊!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为了人类美好的未来,共同制止邪恶,制止江泽民国家恐怖主义,撤消“610办”非法恐怖组织!

海南省劳教所恶警残忍折磨大法弟子

海南省劳教所非法关押大法弟子80多人,除个别大法弟子被关押在一至六队外,其他大法弟子都集中在与外界隔绝的专管队和入所队。全所洗脑工作由政委张河林负责。2000年10月成立专管队,由教育科长王学军、一队队长陈少华和卫生科副科长梁生雄负责。成立初期,从各队抽调吸毒劳教人员当打手(称为夹控人员),对大法弟子进行夹控和迫害。大法弟子上厕所都必须经它们同意,否则遭到辱骂和殴打。王学军在打手会上讲,你们的任务就是把这些法轮功学员搞得他们自己觉得一天也呆不下去了,你们知道怎么做。甚至私下以减期做诱饵,唆使打手们往死里打。在张河林、王学军们的唆使纵容下,这些打手们以打人为乐。

大法弟子勾学君因拒不屈服被它们吊起来毒打,放下来后又搞“刹车”(用脚猛击胸膛),多根肋骨被打断,生命垂危,送医院抢救,从两肋钻孔抽出胸口淤血才保住生命。50多岁的大法弟子黄学进被打手捆绑后扔进冬天冰冷的水池,打手们还要用报纸从旁边扇风取乐。闫立有、郑齐等大法弟子每天只许睡两个小时,晚上被罚站通宵。在入所队,恶警韩林定以怕闫立有炼功为名,每天晚上用4个手铐把闫铐在床上无法睡觉,并指使吸毒人员对闫进行摧残。打手们把尿灌进闫的肚子里再打得吐出来;用蚊香烫闫的小腿,疤痕至今犹在。大法弟子刘天鹏刚到入所队,韩林定拿出一根棍子对刘说,这是专门用来打法轮功的,你要注意点。专管队第二任队长李海军,此人有一付伪善的面孔,先以小恩小惠骗人,大法弟子不理睬他就原形毕露,甚至自己动手折磨大法弟子。2001年4月份,大法弟子高宁华因坚持炼功被李打断手臂住院,把郑齐、陈君等大法弟子用手铐吊起来毒打。第三任队长吴平,恶警有陈陆河、管教孙道文、李长海等。陈陆河凶狠地对一个坚持炼功的弟子说,只要你炼功一天,我就镇压你一天。孙道文把大法弟子吊起来打并扬言:叫你们师父来惩罚我呀!嚣张至极。2001年8月9日晚,3队大法弟子高宁华(4月份调入3队)被5名夹控人员捆在床上3个多小时,拳打脚踢,现场惨不忍睹,许多有良知的劳教人员敢怒而不敢言。

2001年12月以来,海南省劳教所的邪恶之徒更加猖狂,把大法弟子关进地下室,强迫写所谓的“转化书”,不给亲人会见,不给送衣服,全面封锁消息。

朋友们,这是发生您的身边的事情。在魅力无尽的海南岛上,善男信女一定不少,人们烧香拜佛企盼着自己与亲朋好友的平安。但您想想,江泽民在迫害我们赖以生存的真善忍宇宙法理。如果我们不制止江泽民的罪恶,我们怎么会有平安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2/4/243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