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流亡的六旬老妪自述一家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2月9日】我和老伴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老伴有高血压、心脏病等多种疾病。我有肝病、胃肠道炎、四肢无力等多种病,常有生不如死的念头。按照李老师“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几个月疾病全消,真是无病一身轻。女儿有十多年的气管炎,吃药、打针、住医院,偏方使尽,每年药费数千元,无济于事。她看到父母修炼后身心的变化,大法的超常,也走上了修炼的路,97年看李老师九讲录像后,不长时间,十多年的气管炎,云消雾散,一扫而光,至今我和女儿一粒药没吃过。

99年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大法,法轮功学员按照宪法赋予的权利,进京上访,向国家向政府讲清真相,迎来的却是被打、关押、劳教、判刑,甚至被迫害致死。

2000年12月,我家三口抛家舍业冒死进京证实大法,向世人讲清真相,说了一句“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大法千古奇冤!”。我被抓到天安门派出所,关到铁笼子里,里边抓了近百人,最大80岁,最小两岁,一天没吃没喝。傍晚被送往怀柔劳教所,让我们排队面墙而站,搜身,有的还把衣服扒光搜,不配合就拳打脚踢,打耳光,为了搜钱,恶警连女学员的内裤、乳罩都不放过,搜出近千元。

晚上警察放了我,打算住店却见木牌上写着不收法轮功学员住宿,我没身份证,恶警让我骂师父,我没骂,就送派出所,途中我给押送我的人讲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天理,那人明白了,让我走了。

回家后,没过两天,片警非法把我从家中抓到派出所,铐在楼上,冻了24小时。这时我家三口才相遇,女儿带的700多元钱被搜刮的只剩30元。后因我三口坚修大法,被送往石家庄市新乐拘留所,走前非法抄家,搬走电脑一台。

在新乐拘留所被非法拘留1个月后,我被送到石家庄石市。我女儿被非法判劳教两年,非法判我一年(因体检不合格监外居住),非法判我老伴半年(体检不合格,派出所让交200元解除劳教,并逼迫写保证才放过)。单位从驻京办接我老伴时交了3000元钱(他们说),回来后扣发了7个月退休金,连生活费都不给。我老伴,一个四年没有吃过一粒药的人,在邪恶的迫害下,经受不住打击,几天后竟住院抢救,住院费近3000元。我被判劳教1年监外居住还不让回家,逼迫交两万元押金、写保证,春节期间不“出事”春节后保证退还,不交不让回家。儿女们为了能让我回家,东借西凑还不够,姑爷把准备买房的钱拿出才凑够。当时突然在我脑海中想起旧社会黄世仁逼杨白劳还债的镜头,历历在目,有什么区别?押金至今都没还,到底谁在敛财?这就是政府官员的保证!没有丝毫信用!

2001年春节后,片警不断到家骚扰,今天写保证,明天交什么认识,居委会也来“帮教”让老伴退党(最后退了),因我不配合它们,全家好像又回到了日本兵入侵中国时,整天提心吊胆过不好日子。老伴身体很弱,只要片警来一次准住一次院,不到半年住院五次,每次都抢救,共花费3万元左右。现在生活都不能自理。

8月份派出所找我体检为名,办洗脑班,我为了坚修大法,几次不配合它们,被逼离家出走。9月28日夜12点30分,恶警非法到我家抓人,我儿子结婚当晚,恶警仍不放过,又到家中抓人。

过去我全家和和睦睦,儿女们工作安心,学大法,支持大法,现在老伴生活不能自理,我有家不能回,照顾不了家。好端端的一个家,一个坚信真、善、忍的家被江罗犯罪集团迫害到如此境地。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