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农村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3月14日】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自97年底得法后,通过不断学法修炼,自己从多种疾病缠身中解脱了出来,领悟了人生真谛,走上了返本归真的路。

村民都知道修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在99年7月20日大法却遭到迫害,当时我就想,按“真善忍”修心做好人有什么不好,做好人绝对没有错,因此我和其他同修一样去北京找领导人说说自己学法修炼后的感受,结果没能如愿,在邯郸火车站被骗进派出所监禁5小时,后被县公安局强行带了回来,当夜就非法关进了县看守所。拘留14天后被放了回来,罚了1150元。由于不放弃对宇宙真理的信仰,2000年6月份,夜里两点恶警敲门说是有点事,到那一会就让你回来,结果到镇政府后,把我关在了一间不通风的黑屋子里,那里还有几位功友,当时,我们采取了绝食抗议,就在那天上午派出所一个姓屡的副所长,不一会把我叫到镇政府值班室,说是让我填材料,并且还强硬地说我传送了“反动资料”。我说,师父的经文都是指导我们修炼、怎样才能做一个更好的人的,根本不是像你们说的那回事。结果邪恶之徒疯了。一手抓住我的头发,一手往我的脸上左右直打,而且还怕别人知道,关上门偷着打,打了一阵,我还不给他写那个字,结果又是一阵毒打,打完后还要体罚劳动,等到了下午,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恶警说:你们几个人同意去也得去,不同意也得去看守所。我们几个人都说不去,就这样,他们又找来一帮打手,约七、八个人连抬带打,强行抬上了警车,打了不知多少下,连腰带都拉断了,用腰带打得身上都胀得很高,就这样再一次把我们几个人送进了看守所,说是拘留半月,结果是强行洗脑170天。公安局的政委还说“你想回去,必须签保证书”我的心里太难受了,难道按“真善忍”去做好人就这么难吗?非让我们变坏不可吗?这绝对不可能,于是就一而再、再而三地反映我们的真实情况,谁知,邪恶之徒把我们这些修炼的人不当一回事,于是我们采取绝食抗议,抗议超期非法关押,十四天后无罪释放回家,被勒索了100元。

再就是今年农历新年的头两天、即农历腊月二十八日,我准备去县城购买点年货,准备点过年礼品。正在路旁等车,却不知又犯了哪条法律,村镇派出所伙同镇政府再一次把我绑架,我真的连这点自由都没有了吗?这是“人权最好时期”吗?强行抬上车后,连镇书记、派出所副所长等四五人竟用皮鞋往我的头上、脸上进行猛打。头都打破了,在车上不容我说一句话,下车后强行带上背铐,铐在了铁床上,从早上八点铐到下午五点,就在此时我还在给他们那几个打手讲真象,给他们讲善恶有报的天理,就在下午五点多,其中姓李的副所长强逼叫我签拘留证并按手印,并用欺骗的手段说:你签了字叫你住六天回来,不签就是半年。当时我心里想这是你说了算的吗?当时我想起师父说的“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没做任何错事,就是不签字,结果又是一阵毒打,用的是胶皮棒,打的肉都是紫黑色,然后又说不签就算了,就这样再一次抬上警车,送往了县看守所。

在看守所,有其他乡镇的几个功友,我们一起绝食再一次抗议他们那邪恶的迫害,看守所所长还疯狂地说:不吃饭,找几个重刑犯往狠里整他们。他们一边灌食一边强行拧我们的腿根,拧得肉都黑紫,就这样十天后再次无罪释放。“邪恶之徒慢猖狂,天地复明下沸汤;拳脚难使人心动,狂风引来秋更凉。”(《秋风凉》)

善良的世人啊,快快觉醒吧!善恶有报是永恒不变的天理,“对大法行恶者下无生之门。”(《法正人间预》)

迫害责任人:乡镇书记 杨书和
乡镇派出所副所长 李宾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