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纽约黑人音乐家走上天安门的经历(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3月19日】2002年3月12日,美国法轮功之友采访了一位纽约音乐家斯特林.坎贝尔关于他同其他西方人在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的经历。

决定去中国

问:您原先是怎么作出的决定要去中国?
答:开始时大约有20人,我向两人提出这一想法时,我知道我要去,但仍然不是很明确到那里可以做些什么事,和怎样才能向不懂英语的人讲清真象。

问:您事先是否想象过那边会是什么情况?
答:我多次听说过那边情形很糟糕,但我决心去做我必须做的事,通过亲身经历去体验那边的情况。这次去北京是我对自己的要求,理解到这一点对于我来说是关键的一刻,害怕的感觉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这就为我以及这次旅程定了音。

天安门

问:在请愿那天发生了什么?
答:请愿那天,大家分散为几个小组。我们看到一名单独的西方人,感觉到他也是法轮功学员,结果他的确是,他加了进来。

从紫禁城去天安门,我们必须穿越隧道,就象地下通道,当登上楼梯时,有10名警察守候在那里,他们对西方人非常怀疑。我心中依旧感到很平静,我想:我没做错任何事,我来这里讲清真象,这没有错,我从警察身旁走过,感到我们四人有着同样的感觉。

我们登上横跨街道去天安门的楼梯,一名警察问我要护照,就象全明星电影“纳伐隆之枪”中的景象,感觉象是超现实。我把护照留在了旅馆的房间内,因为我不想暴露自己,另一名学员带着护照,立即被送往机场,甚至不让回旅馆取行李,他失去了价值3500美元的电器和个人用品,因此我告诉警察说,对不起,我没带护照,我需要赶路。

为了保持平静,我一直在心中加强发正念,每当心中产生一点波动,就重新集中精神,树起正念。穿过街道就到了天安门,我想我不会被捕,我会跑掉。我们走了50码远,其中的一人暴露了,他在包中带了大法的书,我们没能到达广场的中部。

当然,只有事到临头你才知道你想干什么,在那一刻我决定不跑了,我们被塞进一辆警车带到街对面的派出所,警察把我们拽出车来关进派出所。

身体虐待和音乐讽刺

问:在派出所发生了什么?
答:我们在走廊里被搜身,最后发现一些手册,那是我们在前一晚上赶制的,手册上写有中文,我们原准备走到广场中心时散发在空中,在被抓进警车前,有学员的确设法抛出了一些手册,我们看到有人在捡。

我们被单独关押在房间内,不服从者遭到暴力,我看到学员被拽着头发,手臂和衣服拖,他们被拳打脚踢挨耳光,发出叫喊声。我们中的一组人面对警察,告诉他们这种行为是错的:“为什么你们这么做?你们知道法轮大法好”,警察不敢同我们对视,他们说着“闭嘴!”把学员推走,我们继续不停地说。

他们同时捆住我们开始审讯,问我们的身份并且要护照,我拒绝告诉他们我的护照在何处。他们要我坐下,此刻,我觉得不想再同他们合作了,我说:“我不想坐”,他们开始踢我的腿,打我耳光,把我摔在地板上,我盘腿坐了几分钟,然后站起身抓了把椅子,自己坐下。

这一刻,我没有生气,没有害怕,没有仇恨,我只想要他们知道他们所做的是错的,他们必须改正。在虐待我们时,警察嘲笑奚落我们。这又象是影片“猎鹿人”中的情节。我以前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但我感到刀枪不入,他们无法伤害我,同时他们的行为令人作呕和啼笑皆非、显得愚昧无知。

最后,他们强迫大约10名学员上一辆公共汽车,把我们带到一个象旅馆的地方,约一小时的路程。有些学员进行抵制,越抵制,越挨毒打。一群士兵排着队走着正步上了公共汽车,把我们同车窗隔开,以防止我们开窗呼喊。(那些士兵)他们还是孩子!看上去那么小,有些才只有大约17至20岁。

我们到了“旅馆”,这被用来作为拘留所,他们实际上是把我们踢下了车,在我下车时,他们在我后背上踢了一脚,我没有抵抗。我站起身走进“旅馆”,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们每个学员都由一个审讯员和两个警察看守,我不停地告诉审讯员他的作法是错的,他置之不理,在我看来他们对我们的生命完全无视。

他们把另一名学员带了进来,她来自旧金山,是华裔美国公民,她完全拒绝同警察合作,我在派出所看到警察狠命地毒打她,他们抓着她,她喊道:“放开我”!他们把她拖倒在地上,3、4个警察用拳头和巴掌打她的脸,并用脚踢她,对着她吼叫,打完后,她站了起来,看着警察说:“你们的所作所为是错的!”这一场面发生了好几次,她真够坚强的。最后警察把她拖了出去,我跟着跑出去,但警察把我推回房中,继续讯问我的国籍和护照,我拒绝合作并双盘打坐,这是一段超凡的经历。

房内很安静,我想审讯员可能觉得没趣,他打开电视切换频道,最后停在音乐频道,难以置信的是竟正在播放保尔.麦克卡蒂尼的歌“自由”,而且带中文字幕。我放下腿来说:“看见吗?你读一下歌词。”但他不理我。下一曲是阿莉西娅.凯斯的“一个女人的价值”,这也具有讽刺意义,因为就在几分钟前他们还毒打那名女学员,看来他对这一切都无动于衷。

最后我被赶到另一间房间同其他学员关在一起,房间里充满香烟味,看来警察想用不同的心理战术搞垮我们,浓密的烟雾,没有窗,非常令人难受。另一个审讯员走了进来,他的英语很好,姿态友好,我们都同他交谈,用理智和事实向他讲清真相,对他的每一个论点我们都相应作出回答。

同某些警察交谈很容易,就象朋友一样,如果不谈法轮大法,就没有任何问题,一旦谈到法轮功以及他们的作法,他们就立即停止。你能感觉到那里的人是如何被控制的,他们被教会如何思考,以及不象XX党一样思考会有什么结果,如果同XX党宣传不一致的就是他们所谓的“犯法”,对法轮功学员的任何好心会使警官担心他们自己会面临危险。

问:您自己是否有同警察交谈的经历?
答:我没有,但我同另一名学员交谈过,他有这样的经历。所有的警察都有手机,没事干时他们都同女朋友打电话。事后,一名学员告诉我一件事,他们坐在警车里,学员坐在后排的警察之间。学员觉得一名警官有点善意,就同他谈了几句话。后来警官开始按他的手机,学员不知道他想干什么,警官暗示他看手机的显示屏,上面写着:我相信你。学员很惊奇,警官继续写道:江泽民是坏人……。

问:这样可怕的处境,对他和其它象他一样的人而言,身处这样的环境绝对非常困难
答:是的,你能感到他们中的某些人不想做他们所做的事,其中有些好人,但如果让人看到对他们是很危险的,因为他们会被告密,一切就完了。另一名学员告诉我,他们从旅馆取出行李后,他想起忘了一件东西,他一定要回去取,请看管他的警官提供帮助。

问:那是什么?
答:那是本《转法轮》,他把书藏在浴室里,走得匆忙而忘了书,他不想让书被水毁掉,就恳求警官让他回去取书。

问:警官带他回去了吗?
答:他的确犹豫了一会儿,对他来讲这很冒险,但他真的带他回了旅馆。

问:你回旅馆取你的东西了吗?
答:是的,我回去了,警察拿了我旅馆的钥匙,用了40分钟找到我的护照。

第二天,警察把所有的东西,衣服作了X光检查,看守一直试图恐吓我们,他们把我们塞进警车,然后数次对我们吼叫:“滚出去!”旧金山的那名学员遭到毒打,我看到其他学员被强行带进警车时,被拖被打。他们拿走了我的电子记事器,手机和房间钥匙,那名女学员和我被关在“旅馆”中数小时,最后被警察带到机场。

能回家很高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