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时代报:做好人的人无所畏惧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3月19日】澳大利亚墨尔本时代报2002年3月17日刊登文章题为:“做好人的人无所畏惧(Nothing to be scared of in a life of goodness)”。文章写道:

这是一星期前,上个星期六,就象往常一样,他们和一小组人相聚在弗来格斯大府花园(Flagstaff Garden),开始炼功和打坐,并谈论在日常生活中修炼做好人的心得和修炼法轮功的体会。

杰瑞德-浩尔和爱玛-浩尔,都23岁,最近刚大学毕业;杰瑞德学绘画,爱玛学表演。他们住在萨瑞小丘区杰夫-肯内特寓所的街对面。有时他们会把他们的小册子放入这位前省长的信箱内,以期他和其他的邻居也转而过上“向善,做好人”的生活。

爱玛说;“我们只想让人们知道法轮大法好。”

上周末在花园里,爱玛和杰瑞德决定让中国人民(以及让三年前宣布法轮大法为“XX”的中国国家主席)知道这一点。

就在同一天,浩尔夫妇决定飞往北京。杰瑞德说:“我们觉得不去是不对的,迫害在继续,人们在死亡,假如我不为那些人们做这件事,我想我永远不会原谅自己的。爱玛和我一直在谈论去北京的事。我们已拿到了签证,于是我们说:‘现在就上路吧’。”

这群人中有些人此前已去过中国,各自有他们的“战斗”故事。两年多前,销售助理卡特琳娜-甫热莎卡和她的丈夫带着一封给国家主席的请愿信飞赴北京。他们遭到了拘捕和驱逐。

商用地产经纪人克里斯-考密尼,几星期前刚从北京归来,他的手指骨折,带着瘀伤,这些是北京警察“礼貌待人”的见证。考密尼说,“很突然地,爱玛和杰瑞德就说:‘我们去,我们今天就去’。”最后,考密尼借给了他们旅费,因为他们无法取出存款。

当天晚上,浩尔夫妇就飞往北京。爱玛说:“我们下了飞机就直奔天安门广场,展开了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我们不知道等待我们的会是什么。”

他们被捕了,被带到一个房间,他们数了一下,有30位警察在监视他们。

“我们开始用中文唱‘法轮大法好’,我们就这样一直唱着,”爱玛说。

“他们没有人敢正视你的目光,”杰瑞德说。

很快,他们就被遣返了。过了几天,他们又回到了弗来格斯大府花园,和这群人一起,炼着他们典雅的动作,脸上放射着平和安宁的光芒,柔和平静地交谈着,惊愕于竟然有人会责难一个建立在“真善忍”原则上的个人修炼系统。

“我们问自己:‘他们害怕什么呢?’”克里斯-考密尼说,“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做,会使你变成一个更容易相处的人。我的家是一个传统的希腊家庭 ─ 但他们不介意,因为他们看到了法轮大法怎么改变了我,他们看到了我是以怎样的平静心态面对所发生的一切,我变得轻松愉快,坦然面对任何事情。”

也许这正是让中国XX党不安的原因:人民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这意味着人民不容易被恐惧心理所左右,由此而联想到,人民会更不容易被控制。

然而,多少世纪以来,个人修炼、打坐和炼功一直是中国文化的一道固定的风景线;有的是教给一大群人,有的只限在家庭内部或小范围内。

故事这样叙述着,几千年以来,法轮大法一直是一个师父传一个徒弟,师父把毕生的知识传授给徒弟,一代传一代,这样一直流传着。

十年前,有一位李洪志先生把法轮大法的修改本传给了大众,“所以你可以上班,也可以有你的生活,”杰瑞德说。

李洪志(先生)成了几千万学员,而非一个徒弟的师父─ 中国政府说有四千万,法轮大法资料中说在40个国家有高达1亿学员。

那么墨尔本有多少人呢?弗来格斯大府花园这群人他们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有说400人左右,“但是也许有几千人,他们只是静静地在家里炼。没有人能肯定地说出人数。”

过去四年里,通过一对一的交流谈话,他们的小组在扩大。卡特琳娜-甫热莎卡,练瑜伽后,又试了法轮大法 ─ 她找到了一股新的能量,新的使人平静安宁的力量。这又激励了克里斯-考密尼。

杰瑞德-浩尔开始阅读法轮大法书籍和炼功,是因为爱玛的朋友一直不停地谈论爱玛看上去是如何的精力充沛,变成了一个怎样平和的人。


[图] 平和:杰瑞德和爱玛-浩尔说法轮功帮助了他们 (摄影:EAMON GALLAGHER )

四年前,爱玛和母亲坐在一起,看着一群中国学员炼功,“看上去漂亮极了。”

爱玛应他们的邀请,试着学动作,“我离开时感觉整个人都漂起来了,在我周围走动的人看上去好像他们是在云里雾里。”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