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春天意味着狂风和沙砾(图)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3月20日】据2002年3月18日美联社记者报导- 它钻进你鼻孔,藏在头发里,在牙缝间安营扎寨。嘿!它甚至潜入隐形眼镜后面。可千万别忘了,如果谁莽撞地打开窗户,它立刻就来。这就是北京的春天,沙尘暴季节的生活写照。

本周末,春分前的几天,2002年第一场沙尘暴比往年来得都早──蒙古沙漠的粗大沙砾发起危险的猛攻,随着三月份的强风刮进了中国北部城市。

居民们只能叹着气蹲下。几十年来他们已经习惯于这来自远方的黄垩色尘垢从天而降,裹住他们的家俱和肺脏。

外面,狂风呼啸着就象“绿野仙踪”里的旋风场面。

星期五风速加大,沙尘随即落下。到星期五晚上,在通向北京机场的公路上,前方100米的汽车消失在乳白色的雾霭里,只隐现出红色的煞车灯。

星期天早上阳光透过沙尘照耀着,沙砾轻轻敲打窗户唤醒了居民。

用于冬天避寒和预防感冒的口罩重又出现。人们用手帕盖住脸部,把湿毛巾塞进门下的空档里。

北京街头三大景观──打喷嚏,擤鼻涕和猛烈地清嗓吐痰。──愈演愈烈。

六份报纸周日头版报导了沙尘暴,其中中国青年报报道,“沙暴席卷北京,另一场跟踪而来。”国家电视播放了抹着一层黄垩与桔红色的周末街景镜头。

北京本来就干燥,现在越来越干了。政府估计沙漠每年把1百万吨沙子刮进该市。

该市直接坐落于从戈壁沙漠到西北风路的凹处。而且几十年的伐木造地──加上土地负担过重──毁掉了阻挡风沙的森林,使得常年干燥的北京愈加干燥并使沙漠日益接近北京。

就北京本身,近年来狂热的建筑施工使该市有上百处工地,已经干枯的土地被挖被搅──堆成堆儿就等着风来吹走。

沙漠

特别严重的是2000年春天,专家们称其为50年来最坏的一次。狂风和飞沙走石夺走了三名建筑工人的生命并造成成千上万元的财产损失。

一位只说姓熊的北京出租车司机回忆道,“整个天空都黑了。情况糟到你出去走走都困难。”

国家气象预报管理局估计每年中国有950平方英里的土地变成沙漠。环保人员担忧如果这个问题不很快解决,西部地区会象西藏和青海一样变成戈壁的一部分。

政府已经在北部开始了一个4亿5千万美元的多年植树项目,试图使干枯的土地重新森林化。它也启动了一个全国范围的沙暴早期预警系统。国家气象预报管理局预测该系统一年能减少3千万美元的损失。

相应的公共宣传已经使得植树成为一件喜闻乐见的好事。

植树

北京居民除了忍受这季节性的灾难外,无能为力。

星期天,北京时报报导,一名叫张知新( 音)的老年妇女自己掏腰包,花了约475美元的钱在该市种了400棵树。

时报引用她的话讲,“沙尘暴每年都来,北京在受罪。如果每个人都能在他们房子外面种几棵树的话,那么一个绿色的北京就会早日实现。”

然而在这些树苗长成挡风沙的大树之前,很难看到有什么缓解。而且这周末的沙尘暴预示了又一个灰暗的春季。

星期天,在国家奥林匹克中心举办的北京7国橄榄球锦标赛上,狂风卷起的尘土使得球员和观众咳嗽并蒙住眼睛。

一名英国球迷詹姆士.皮金顿就这一独特的中国综合症作了一番美国式的描述:“尘土太大了,”他说,“我还以为怀特.易普(译者注:美国传奇牛仔式英雄)将会从酒吧里走出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