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剧本:还我妈妈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3月4日】

1. 小轿车里 日

钟云坐在车里。她十四、五岁,苗条文弱,一双眼睛天真明亮,额头上有一道伤疤。她望着窗外,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忧郁和渴望。

[主观镜头] 窗外,零星地飘起了雪花。雪花落在车窗上,瞬间化成了水,缓缓流下来,象一滴滴的眼泪。

[旁白] 就要见到妈妈了!不知她被折磨成什么样子。三百多个日日夜夜,我多想妈妈呀!

2. 幼儿园 日

幼小的钟云和小朋友们玩儿过家家的游戏,她扮做妈妈,抱着娃娃,哼着催眠曲,摇啊摇。
放学了,妈妈来接钟云。小钟云高兴地跳着,喊:妈妈——,我折了个小鸽子,给你。
妈妈牵着小钟云,边走边说笑着……(镜头渐渐拉远,成全景)

3. 小轿车里 日

坐在钟云身边的阿姨看出钟云的心事,象是对钟云,又象是自言自语:你妈妈是坚定的大法弟子,了不起。
钟云仿佛看到妈妈温和美丽的脸,在冲她微笑着。

[主观镜头] 雪花落在车窗上,瞬间化成了水,象一滴滴的眼泪,缓缓流下来。
[旁白] 上一次见到妈妈,也是一个飘雪的晚上……

4. 市图书馆门前 傍晚

一座幽静雅致的扇型建筑,这是市图书馆。大门外,门厅顶上高高地挂着两只红灯笼,寒风中透着一丝清凉的暖意。柔软的雪花在空中飞舞,飘然落在地上、墙上、树上、人们的脸上。
钟云背着书包从图书馆走出来。一阵风吹来,她忙戴上帽子。

5. 街上 傍晚

钟云不紧不慢地走在街上,热闹的街市吸引着她的目光。
街上,各家店铺张灯结彩,玻璃擦得耀眼。“打折”、“降价”的各色招牌直逼眼帘。
“麦当劳”明亮的大玻璃窗,“新年酬宾”的广告招牌,里面排队的顾客。
男男女女大包小裹地采购着年货,脚步匆匆。
一个小男孩牵着妈妈的手,快活地一蹦一跳,喊着:“要过年啦!妈妈,我要鞭炮。”
钟云看着他,嬉笑着做了个鬼脸儿。小男孩撇撇嘴,差点儿哭出来。

6. 钟云家楼下 傍晚

钟云来到自家楼下,看见停着一辆警车,立即紧张起来。她又急又怕,
脚步慌乱。
两个便衣在楼门口晃悠。
[旁白] 他们又来干什么?妈妈出什么事了?

7.楼道里 傍晚

钟云跑上楼,努力控制自己别紧张。
钟云按门铃。
门开了,一个大腹便便的警察,黑色警服敞着怀。
钟云一步冲进屋,急喊:妈妈,妈妈!

8.钟云家 晚

屋里被翻得乱七八糟,书本、衣服扔的满地都是。
一个瘦骨嶙峋的警察正坐在椅子上抽烟,他把烟雾故意喷向坐在对面沙发上的一位妇女——钟云的妈妈。她端正地坐着,不卑不亢,面色慈祥和悦,朦胧中柔美的脸庞显得更加端庄秀丽。
钟云扑进妈妈怀里:妈妈——

妈妈搂住钟云:小云,外面冷吧,(抚摸钟云的脸)看把脸冻的。(用自己的脸去温暖钟云的脸)饿了吧,我去给你做饭。(站起身来)
瘦警察:等等。黄予晨,你先把问题说清楚。你饿,我还饿呢。
黄予晨:法轮功是我寻求多年的真理正道,是我的崇高信仰。我信什么,那是我个人的自由,是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护的权利,你们无权干涉。
瘦警察:少给我上课,这是共产党的天下,说不行就是不行。你要继续炼,就跟我们走。
钟云紧紧抱住妈妈,哭喊:妈妈——
胖警察:别哭,别哭,他是吓唬你们。小妹妹,快劝劝你妈妈,别炼了,就说这一句话,我领你们上饭店吃饭,好不好?
钟云:我不上饭店,我就要吃我妈妈做的饭!
黄予晨站起来:好,妈妈给你做饭去。
瘦警察抓住予晨的胳膊,嚎叫着:我看你是顽固不化,我也没工夫陪你饿肚子。要不说,就痛快点儿跟我们走!
黄予晨(厉声地):你放开手!(瘦警察一怔)这是我的家,你们光天化日之下私闯民宅,威逼恐吓,没有任何理由,还动手抓人,你们这么做,凭的是哪一条?
钟云:不许你们抓我妈妈。我妈妈怎么了,你们这样对她?
胖警察:呵,你还来劲儿了?
钟云(用手抓住瘦警察的衣服拼命往门外推):不许你们抓我妈妈!你们出去!你们出去!
瘦警察攥着钟云纤细的手腕,猛地把她推个趔趄:去你的!小丫头片子!
钟云抵不住被猛推的惯性,失控头猛地撞在了桌角上,钟云倒下,昏了过去。

黄予晨惊叫着跑过去,扶起女儿:小云——,小云——。
钟云闭着眼,额头上流出鲜血。
黄予晨把女儿抱到沙发上,掏出手绢擦去钟云头上的血迹,泪水流了下来。
瘦警察(毫无人性地):这可是她自找的——
黄予晨(悲愤地):你也有儿女吧?你要是还有良心,问问你自己的良心吧。小云的爸爸已经让你们绑架走了两年了,没有让我们见过一次面,是死是活,杳无音信。现在,腊月二十八,你们又要抓我。小云才十四岁,你们想让她怎么生活?为什么非要跟法轮功过不去?对一个小孩子你们也下得了手,出了人命你们要负责!丧尽天良啊!(抚摸着小云沾着血迹的头,禁不住泪流满面)可怜的孩子!妈妈的好女儿!
瘦警察:上头的命令,我有什么办法!
胖警察俯身看看钟云:送医院吧。
黄予晨:她不会坐你们的车。(指着大门)你们出去,别再来骚扰我们。
瘦警察见事已至此,无可奈何,悻悻地:我们走,回头再说!
四只黑皮鞋“蹋蹋”地走出屋,门“砰”地关上。

黄予晨轻声叫:小云——,小云——
钟云在妈妈怀里慢慢睁开眼睛。
黄予晨:小云,他们走了。
钟云望着妈妈微弱地笑了:妈妈——

9.钟云家 晚

钟云坐在沙发一角,额头上裹着纱布。她呆呆地望着一片狼籍、空荡荡的房间,稚嫩的脸上笼罩着愁苦的阴云,一行行泪珠无声地滚落下来。

[旁白] 我的鲜血最终也没能唤醒良心丧尽的邪恶警察。就在第二天下午,腊月二十九,我去市图书馆上最后一堂课的时候,他们抓走了我妈妈。

10.市图书馆 日

钟云在看书,写作业。
[特写] 钟云额头上的伤疤。
钟云抬头望着窗外往来穿梭的人流、车流,想起妈妈,想起家,泪水不禁滚落下来。

[旁白] 从此,我开始流浪。姥姥家、奶奶家、叔叔家、大伯家、姑姑家、舅舅家、大姨家、爸爸妈妈的同学、朋友家……我都住过。有的怕受牵连,不敢留我。可是,不管是认识的、不认识的法轮功功友都收留我,照顾我,帮助我,保护我,待我像一家人一样。我从他们身上看到了大法弟子高尚的思想境界和道德品质,渐渐明白了妈妈给我讲过的人生道理。
我看过《三毛流浪记》,三毛没有家,没有爸爸妈妈,孤苦伶仃。我有家不能回,有爸爸妈妈不能见,心里的苦比三毛还多呀!“没妈的孩子象根草”,我就象那寒冬里一棵瑟瑟的小草,多么渴望妈妈阳光般温暖的关怀呀!

妈妈,你好吗?你在哪里?你可曾听见女儿的呼唤?妈妈呀!我要妈妈!

11.乌义区法院门前 日

一辆小轿车在法院门前停下。钟云和阿姨从车里下来。阿姨拉着钟云的手,俯在她耳边小声叮嘱着什么,钟云不住地点头。

法院门前、里里外外聚集了很多人,男女老少,各种身份的人都有。大家虽然互不相识,从瞬间交流的目光中都明白彼此的心意。钟云知道,他们和爸爸妈妈一样,都是法轮功学员。他们都是赶来正念抵制区法院要非法审判包括妈妈在内的13位大法弟子的。

12.乌义区法院外 日

阿姨领着钟云在法院四周走着,观察警车可能会从哪里开进来。
钟云拉了一下阿姨的袖口,惊喜地:阿姨,你看。

一张红底黄字的小条幅端端正正地贴在法院的大墙上,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金色的大字在寒风中熠熠生辉,格外暖人心扉。
她们沿着大楼走,看到许许多多、各色各样的大法条幅。附近的电线杆、候车亭、大树上贴的都是,写着:“停止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千古奇冤”、“停止非法审判、释放大法弟子”……
钟云紧紧握着阿姨的手,内心有些激动。

13.乌义区法院门外 日

钟云她们没有找到警车进出口,有些失望。
警察把法院内外围了起来,便衣警察三三两两地混杂在人群中,贼溜溜地嗅着、竖起耳朵听着。

挂着各种牌子的车开进去,有小轿车、吉普车、面包车、大客车。这些车和普通车没有什么区别,让人看不出里面坐的人是干什么的。阿姨小声说:“小云,你看,这都是‘便衣汽车’。”
有的车身上标写着“公安”、“司法”、“检察”字样。钟云说:“阿姨,这些车好像着装的警察。”
阿姨和钟云相视一笑。

14.乌义区法院门口 日

钟云她们想要进到法院里面去,被把门的警察拦住。
警察:票。
阿姨:没有票。
警察:没票不许进。
钟云(急切地):让我们进去吧,我要看我——(阿姨忙拉了她一下。)
警察:看谁也不行。这是规定。站远点儿。
钟云急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
阿姨拉着她走了。
[全景] 雪时紧时慢地下着,雪地里,法轮功学员光明正大地站在那里,庄重宁静,威严和平。他们身上放射出正义之光,笼罩着整个法院,穿越重重围墙,冲破道道阻拦,直刺邪恶的心脏。

15.乌义区法院内 日

观众席上坐满了人,有很多是大法弟子。
四周墙上、柱子上贴了很多大法标语。
13位大法弟子站在被告席上,个个正气凛然,威严肃穆,正义的目光审视着法庭里的一切。
黄予晨依然端庄秀丽,和悦宁静。
辩护席上坐着几位律师,他们认真地翻看着文件。
审判长、审判员和书记员各就其位,小声嘀咕着什么,神色紧张,倒象是被告。
观众静静地等候着。
大法弟子们在默默地发正念。
忽然,审判长、审判员从侧门溜走,离开了法庭。
律师们看看表,感到莫名其妙。
一个律师起身走了。其他人一看,也都跟着走了。
一观众拦住一位律师问:怎么回事?不审了?
律师:谁审谁呀?审判长都走了,你还不明白,还审什么?
另一律师:谁能审判法轮功啊?
警察带走大法弟子们,有几位显然是被酷刑折磨得无法行走,由两个警察架着走。

16.乌义区法院门外 日

钟云突然看见警察押着妈妈走过来。她奔过去,大声喊着:妈妈——。
不等她跑到跟前,便衣和警察把她拽住,拖向路边。
钟云不顾一切地大喊:妈妈——,妈妈——,还我妈妈——
她奋力挣脱警察,奔向妈妈。刚跑两步,又被警察抓住。
黄予晨听着女儿撕心裂肺的呼喊,泪水在脸上流淌。“小云——,小云——”,她想多看女儿两眼,却被警察强扭着,塞进了警车。
警车尖叫着,开过去。
“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是正法!”
“停止迫害法轮功!”
大法弟子们正义的喊声威震九霄!
行人驻足观看,啧啧称赞:“法轮功真了不起!”
有的行人也喊起来:“法轮大法好!”“为法轮功平反!”

[全景] 雪越下越大,覆盖了车辙,覆盖了人们的脚印。洁白的雪地上,空荡荡的法院大楼前,钟云还站在那里。
[慢镜头] 钟云奔向妈妈,大声喊着:妈妈——。
[慢镜头] 黄予晨听见女儿的呼喊,泪水在脸上流淌。“小云——,小云——
[慢镜头] 钟云奋力挣脱警察,奔向妈妈。刚跑两步,又被警察抓住。
[慢镜头] 黄予晨想多看女儿两眼,却被警察强扭着,塞进了警车。
[慢镜头] 钟云不顾一切地大喊:妈妈——,妈妈——,还我妈妈——
[特写] 钟云额上的伤疤。
一串串泪珠滚落下来。
雪花飘落在钟云脸上,化作一滴晶莹的泪珠,滑落下来。
钟云变得成熟、坚毅的目光。

[旁白] 洁白的雪啊,你下吧!愿你洗净这世间的阴霾,带来早春的福音!
洁白的雪啊,你下吧!请你把我的问候带给爸爸妈妈,让她们放心,女儿已长大。寒冬里瑟瑟的小草,已长成傲雪的青松,“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

[特写] 钟云坚定的脚步,身后留下一串深深的、笔直的脚印。
[旁白] 象我这样,因为爸爸妈妈修炼法轮功被逼得骨肉离散、到处流浪、有家难回的孩子,在今天的中国大陆,不知还有多少!善良的人们啊,救救孩子吧!

(镜头拉远,成全景)钟云向前走,步伐稳健。天渐渐晴了……春天来了……万物复苏……温暖的阳光照射着天空,照射着大地,照射着钟云文弱的身躯,照射着世间每一个角落……

(剧终)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