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看守所和劳教所的正法历程

更新: 2018年10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4月2日】我把因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无穷,但只是因为上访讲实情就被抓进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而遭受的迫害经过写出来,让更多的有良知的人们不再被谎言、假象所蒙蔽。

我于一九九八年八月得法。修炼后不久便收到惊人的奇效:原来患有的严重心脏病、脑神经衰弱和胃肠炎等疾病都好了。经过学法我认识到这是一部高德大法。我不仅获得健康身体,思想境界高尚而且家庭和睦,亲戚、邻里关系融洽。

因为江泽民集团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一直污蔑、迫害法轮功,于是本地广大法轮功修炼者于2000年3月集体签字上书“人大”反映真实情况,我也签字了。半个月后,派出所到家里抓人,把我全家带走说是调查。到了派出所强行让我写保证以后脱离法轮功,我拒绝他们的无理要求,我说:“法轮功使我身心受益,为什么要脱离?”民警说现在“政府”如何如何,你就不能炼!我说:“正因为政府不了解情况,我才反映真实情况。法轮功在社会上弘扬七年,所到之处人心向善、道德回升;使多少身患绝症的人恢复健康,为国家节省大量医药费。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以前受表彰,获得颁奖的好功法怎么一夜之间就被颠倒过来呢?”警察说:“你们功法再好,威胁了XX党的政权就不行。”我说:“人人都行善重德,对社会有益,怎么能视好人为敌呢?害怕好人多的人那不是坏人吗?”警察大喊地拍着桌子说:“XX党可不管那一套,让你干什么就得干什么。枪口可不认好坏人!”我坚决不写保证。于是他们就让我出卖大法弟子的名字,遭到我的拒绝:“我信仰法轮大法,我就要捍卫他,哪怕是失去生命,也决不做出卖大法和自己灵魂的叛徒。”因为我不放弃信仰真、善、忍和不出卖别的大法弟子,所以我被送进看守所。

一、在看守所里

1、所谓的执法者惩善扬恶

刚进看守所,管教让同号里吸毒、卖淫的犯人用最污秽、下流、不堪入耳的话不停地辱骂大法弟子,没头没脑地毒打、用脚踢、踹大法弟子。整大法弟子成了犯人的任务,谁整得越厉害,谁最能得到管教的奖励(通常奖励她们烟抽)。

2、剥夺讲话权利

在监号里不允许大法弟子讲话,谁讲话便会遭到看管你的犯人们的一阵毒打--抓住头发往墙上撞。(每个大法弟子都有被管教分配的几个犯人看着)。然而犯人们每天却可以谈论不健康的东西,传习卖淫经验和犯罪手段。令我吃惊的是卖淫的犯人说,警察跟她们都有不正当关系(经常跟她们睡觉)。她们在劳教所中呆的时间长了,里面搞的腐败事情她们都能清楚地说出来。

3、不准有五官表情

无论大法弟子哭或笑,都会遭到同室犯人的奚落、耍弄和侮辱。

4.没有上厕所的自由

大法弟子上厕所只有在看着她的犯人也想上厕所时才能去。如果犯人不想去,大法弟子即使尿湿裤子也不准去。

5、犯人们发泄的对象

犯人们时刻都盯着大法弟子并捉弄着玩。在这里犯人们想骂就骂,想打就打,随心所欲,大法弟子成了她们发泄、消遣的对象。刚进来的人被笼罩在监号里恐怖下,即使不挨打身心也受到了摧残。在这种恐怖下,我一直默默地忍受着这些对我精神与肉体的折磨,确实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心中无怨无恨的一个修炼人的标准。

6、集体绝食争取讲话权利

由于不让大法弟子讲话,我们便通过绝食来争取。在绝食4天后,我被强行灌食(灌的都是白菜汤):有的掐我脖子,有的扳嘴,有的抓头发,有的按胳膊、腿,还有人对我拳打脚踢。虽然遭了不少的罪,但还是争取到讲一点话的权利。

半个月的看守所生活使我明白恐怖和腐败遍及中国大陆。法律上规定的公民享有的权利与自由只是一个欺骗百姓的幌子而已。离开看守所时,管教训话:“如果你还想吃窝头就回来,你应该听XX党的话。XX党是母亲。”我说:“我不愿意来这儿,是你们硬把我抓来的。如果我告诉母亲我因修炼法轮功而身心受益无穷,母亲会因此摧残、逼迫我诋毁、玷污救命恩人吗?她能因发泄私愤而让自己的儿女重新病魔缠身,甚至失去生命吗?”管教半天没说出话来。

二、走上天安门

回家后,我看到电视、报纸所有的媒体天天都在诬蔑师父和大法,而且将所有能使人了解到真相的渠道封锁了。邪恶势力对师尊和大法的构陷越演越烈,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也在不断升级。我再也坐不住了,我是法轮功修炼者,本应是最有发言权的,可是却没有讲话的权利和自由。在这种情况下,我于2000年10月毅然走上了天安门。在天安门广场我打出横幅并高声喊出了压抑在心底许久的话“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几个男女便衣跑过来撕抢横幅,把我连推带搡地拖上了一辆大篷车上,车上的警察对抓来的大法弟子拳打脚踢、谩骂。有一位80岁左右的老太太高声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一个年青的警察对老人家满口脏话,让在场所有人都看到这就是XX党培养出的“人民”警察。

随后我们被送到旅馆,暴徒把我关在一个房间中,将我双手背铐在暖气上,使我既站不起来,又蹲不下,然后恶警用皮胶棒狠毒地打我,打累了就走,其它房间的大法弟子也遭到同样的‘待遇’。撕心裂肺的声音传遍整个走廊。在上厕所时碰到隔壁大法弟子,她被打得背部、臀部青一块紫一块,连裤子都提不起来。还有的被打得奄奄一息,生死未卜。

后来我被地方派出所领回去。在那里两天不让睡觉,警察轮番审讯我,对我进行体罚。晚上恶警们在地上泼上凉水,让我光着脚站在水中,不准靠任何物体。11月的夜间天气很冷,他们想通过这种办法使我妥协。于是,他们拿来几页纸,问我上面的要求能不能做到。我说,配合你们打压、迫害法轮功的事我做不到!他们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用吊销我独生子的户口和大学学籍威胁我,让我放弃信仰大法。我说:“你们用尽一切手段也改变不了我对法轮佛法的信仰,我宁可舍去生命,也不会因贪图安逸而出卖自己灵魂,决不做玷污师尊和大法的事!其实哪个党派、组织、团体都讨厌叛徒,我坚信法轮大法决不反悔。”他们无计可施,就把我送进看守所等判决。一个月后判决下来,把我送到了劳教队。

三、在劳教所里

刚到劳教所时管教企图动摇我。我用悟到的法理把她的几个站不住脚的问题一一驳回,他们妄图欺骗我的想法失败了,就把我分到普通班(也就是与卖淫、吸毒的犯人关在一起),让她们看着并打骂大法弟子。

在劳教所里每顿只给两个小馒头,食不果腹。如果还想吃,哪怕是别人吃不了剩下的,她们宁可扔掉馒头,也不给大法弟子们吃。邪恶之徒们妄想让犯人们从精神、肉体、限制食物数量上摧残大法弟子,使我们没有生存空间以达到她们的邪恶目的。于是先让我尝尝被折磨摧残的痛苦,但这些对我一点也不起作用,便把我调到关押背叛大法者的班(言行上没有犯人们那么暴力)。邪恶之徒想钻我人表面的空子,希望换一个安逸的环境来麻痹我。我一进去,管教就交给她们任务使我放弃信仰,于是她们便围着我对我进行洗脑。然而我坚信大法的心是用任何方式都无法改变的。我不听她们的那一套,便问她们,是什么使你们被洗脑的呢?她们含着泪说,对不起师父,因受不了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而违心写的悔过书

管教见我坚强不屈,就把我又调到一个班,既有大法学员又有犯人。当时正赶上我消业,痛得直不起腰来。我在屋里只待三天,就必须出去干活。我忍着疼痛想爬起来,三次爬起,三次摔倒在地上。我心里知道自己承受的业力已经很小了,师父太慈悲我们了,我一定要站起来,这时我的腰立刻不痛了,一下站起来了。我的腰痛不治自愈,显出大法的神奇效力。大法的神奇功效劳教队的人是有目共睹的,大法弟子身体非常健康。暴徒们为了全面迫害大法,混淆视听,她们给大法弟子带上手铐脚镣,逼迫她们看病,并给每个人开药吃,硬说身体有病。其中有一个弟子因抵制,邪恶之徒们就把她按倒在地,强行往她的血液中注射药品,也不知道是什么药。

每天的体力活是扛麻袋。把装有豆子的麻袋往我身上砸,一次次将我砸趴在地,这时管教就问:“法轮功好不好?”我坚决地回答:“好!”咣!她猛地一拳打在我的脸上,又抡起巴掌打我耳光,把我打得身子转个圈儿。然后又重复问我,我照样回答大法好!一阵的拳打脚踢,女管教队长打完后又让男的接着打。到半夜让我挑豆子,只看见眼前一片模模糊糊的东西,什么也看不清,就罚我站着,直到零晨3点才让我睡觉,到5点又把我砸起来,继续扛麻袋。瘦弱单薄的身体就这样超负荷地被奴役着。

有时为了消磨我的意志,正值寒冬腊月,寒风刺骨,暴徒们让我穿着毛衣毛裤站在风口处冻我,管教穿着厚厚的大衣都冻得直发抖。我虽在困境中,但心中有法,默背师父经文《洪吟》中的《无存》“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我感到全身热乎乎的,直出汗。我悟到:这就是法的力量。

我始终站在法的基点上对待每件事情,在劳教所里的分分秒秒都不放松,虽然环境恶劣,时刻都有触及心灵的事出现,但我始终用大法来严格要求自己。到劳教所的第一个月无论犯人、管教怎样打骂、欺侮、刺激、虐待、故意整我,妄图摧毁我的意志和信仰,在迫害中我默默地承受、忍耐过来。

四、强迫写悔过书,欺骗联合国

每天下午干完活,暴徒们强迫法轮功学员集体看由邪恶势力精心编排好的诬蔑师尊的录相,以及江泽民集团写给联合国的玷污师尊的“控告信”和悔过书等“揭批材料”。如果谁不写揭批文章,邪恶的管教就发疯似的用皮胶棍毒打、虐待大法学员并威胁说,如果不写就是跟政府作对,就给你们加刑。她们采用恐吓、打骂、体罚等手段强迫人背诵、复述灌输的邪恶内容以达到给她们洗脑的目的。而且还恫吓妥协的人一遍又一遍,没完没了地写“揭批”师父的文章和悔过之类的东西,这是妥协的人每天要必须完成的所谓作业,每次写完这些东西还要忐忑不安地等待结果。如果认识不深刻换句话就是说骂师父不够狠,还要被罚写多遍,直到它们满意为止。背叛者写完悔过之后回到监号都大哭一场,说:“对不起师父,实在因为受不了它们的毒打才违心地写的。”天天强迫“学习”由邪恶势力专门编造的污陷师父和法轮功的“白皮书”。

有个吸毒的犯人让我看,我坚决不看,她就把书恶狠狠地扔到我的脸上。还有一位坚信大法,不向邪恶屈服,不写悔过书的大法弟子,邪恶之徒竟然把她的双手铐成残废,连东西都拿不起来。除了在精神上控制、摧残外,每天还要超负荷的劳动--扛100斤重的麻袋。法轮功学员就在这种精神高度紧张地恐怖氛围中生活。

有一天邪恶的管教们强迫背叛者写悔过书时,让签名并按手印,现场还有录像的。当时人们只是把这当成每天必须完成的工作,违心地应付着。后来得知邪恶的江氏流氓集团竟然厚颜无耻地把录像带送到联合国做为继续构陷、加害师父的“证据”。没想到邪恶的触角竟然延伸到了联合国。邪恶不仅用尽心机利用宣传工具构陷给上亿人带来美好、幸福的师父和大法,而且还舆论造假、欺骗、毒害世人,使人不知真相后它们又可以肆无忌惮地欺骗全世界人民。

五、恐怖的春节联欢会

在2001年春节联欢会上管教队长让大家发言,每个人都可以说几句,有一个大法弟子刚想说,还没等开口,就被管教一把抓过去,拳脚相加。联欢会上本不热闹的场面顿时被突如其来的恐怖暴行打击得荡然无存,会场上的气氛凝住了。大家万万没想到:邪恶无孔不入地利用每时每刻迫害着大法弟子。它们的暴行显然在警告在场的每个人:谁坚信法轮功,就是这样对待。

因为过春节了,有一位大法弟子把一顿饭只发给她的两个小窝头放在碗中举过头顶,向伟大的师尊表示敬意,管教把她拉出去毒打一顿后,让她身体两头对折(头朝下挨到脚),竖直立着,撅着屁股,非常痛苦,整整折腾她一个晚上。她就是这样度过除夕之夜的。

我看到很多学员的亲属子女来劳教所又哭又跪地哀求,让母亲早点回家,丈夫逼迫妻子写悔过,如果不写就跟她们离婚。管教说:如果大法弟子不写悔过书,子女念书、就业都会受到影响。如果你已经上公安局的名单,你的亲戚,他们就业、工作、当兵政审都要受到影响。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别人着想啊等话施加压力。把株连九族的招儿都用上了。此时我悟到:对人性无存,正念全无的邪恶,不能一味地忍让,应该用伟大的佛法归正她们的一切不正的思想与言行。就象师尊在经文《忍无可忍》中所写“忍是可以为真理而舍尽一切,但是忍不是宽容已经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法无天的败坏众生与大法在不同层次的存在,更不是对杀人放火的无视。”“如果邪恶已经到了无可救无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采用不同层次的各种方式制止、铲除。”

六、正法历程

我决定采取另一种方式来证实大法,制止邪恶之徒们的倒行逆施、颠倒黑白、助恶打善,野蛮地迫害大法弟子。

(1) 惩恶扬善

犯人们欺侮、打骂大法弟子时,我非常心痛。邪恶的管教怎么能让犯人(人中败类、渣子)欺侮道德高尚的大法弟子呢?我暗下决心,我要用宇宙大法赋予我的智慧纠正不正的一切。因为犯人们长期放任自己造成了她们时常犯错误,我就抓住这些小事指出她们的错误。我用我所学的法理启悟她们的良知,使其去掉恶习。这样一来她们都老实了,知道应该怎么样对待、尊重他人,从此以后犯人们再也不敢欺负大法弟子了。

(2)树立正念争取人权

在劳教所里限定上厕所的时间。有时刚要解大便,管教就大喊时间到了,想解大便又憋了回去。通常10天才能有机会解出一次大便。为了迫害我,不让我上厕所小便,憋到极限时也不让去,急得我在地上打转转。对于这种灭绝人性的虐待,我不再采取忍耐的态度,我应该享有人最基本的权利--上厕所的自由。在我憋不住时,就在监号里用盆接着尿。因为尿味熏人,别人都无法忍受,班长就找管教,管教也没办法只好妥协。从此我有了上厕所的自由,想去就去。

(3)坚定正念环境变

夏天天气炎热,扛麻袋干活,又脏又累,又渴又热,很需要洗澡。可是全班几十个人只给一小桶水。班长利用职权,多用水,其他人只能分到一盆底的水。这还不算,班长竟让大家用洗过屁股的水和撒的尿刷碗。天底下哪有这么没人道的做法,可大家都敢怒不敢言。我上去就把班长的盆掀翻在地,管教来责问我,我说:“你们整天向我们宣扬XX党法律有多好,可你任命的班长都欺压犯人。你见过让用洗过屁股的水和撒的尿刷碗吗?就连生畜和动物都知道把干净的水与尿分开,怎么XX党的天下人还不如动物了呢?这就是你们所宣扬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共产党政策和法律吗?”在我强烈的坚持和大家的呼吁下,情况得到好转。我可以到打水处随便用水。这再一次展现了坚定正念环境变。

(4)正念除恶

因为我申张正义,为大家争取权利,管教认为我不好管,经常给我调班。一天把我调到别的班,这个班的班长是管教亲自任命的一个叛徒。她在班里负责做大法学员的洗脑迫害,手段极其恶毒。管教在班里规定:白天不准躺着,只能坐着。她搞特殊,全班就她一个人总躺着,而且出去干完活脱下的脏衣服让别人洗。大家心里有气,不敢当她面说,都向我说,希望我申张正义。我就对她说:你学法轮功是让你到劳教所里当官来了?她一句话也没说,脸臊得通红,跑到管教那去汇报。管教来了解情况,我对管教说: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从来都是正大光明的,我说的都是事实。你任用的叛徒当班长,她怎么能这样欺压大法弟子和其他人?为什么真正的大法弟子就不这样干呢?是不是你们的政策、法律、体制自身出现了问题?这可是滋养腐败和不正之风的土壤。班长听后感到无地自容,还从来没有人敢揭发她的丑行。在我的正念下,我所在的班不再有打骂大法弟子的现象了,而那个班长也被调到别的班。

(5)揭穿邪恶罪行

邪恶的管教在动摇大法弟子时总是骂师父和大法,宣扬XX党如何好,如何“宽宏大量”等。我说:如果共XX党好,它就不会诬蔑给予人们美好、幸福的法轮功。我师父说过“是不是教人向善,不收钱财,为人祛病健身也属于‘邪'的范围呢?或者是,不是共产党理论范围的就是邪的哪?而且我知道,邪教就是邪教,不是由政府来决定的。”难道就因为炼法轮功的人多吗?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坏人越少越好吗?连警察都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那为什么好人被抓被打?你们跟大法弟子无怨无仇,为什么要打骂我们呢?还不是因为你们要生存,端XX党饭碗,就得按它的意志做事吗?如果你不这样做,就无法向上级交待,就得失去工作;哪个警察管辖的范围里有炼法轮功或因上访被抓,这个警察就会因此被扣工资、罚款、开除等。你们有凭人性、正义、良知做事的权利和自由吗?没有!所以你们也同样没有人权!江泽民流氓集团不仅在迫害大法弟子,而且也在强迫执法人员犯法、犯罪,践踏法律,同时也在毒害全人类!

有一次一个管教故意羞辱我,你都是快抱孙子的年龄了,还出来,真不要脸。我义正词严地说;为了讲清真相,坚持真理,弘扬大法,申张正义,有什么不要脸的?江泽民流氓集团才真正无耻呢!它们采用舆论造假、移花接木等手段,在电视上泡制出一幕幕虚伪的“帮教场面”和狱中的“欢歌笑语”来欺骗联合国和全世界人民。你看见哪个法轮功学员违反法律、贪污受贿、欺压百姓?没有。而XX党干部欺压、奴役百姓的事怎么没在媒体上曝光呢?相反,媒体整天播的都是粉饰太平,给他们歌功颂德的事,却不管百姓死活。

管教们还对我说,江氏在下达给劳教所任务时,说如果不能“转化”法轮功学员将亡党亡国。我说:亡国不是由人来决定的。如果法轮功不好,怎么能在短短的七年时间里传遍全世界?怎么全世界的人都说法轮功好?中国政府在这七年里也承认法轮功是好功法,而且还颁发奖杯、奖状?难道只有符合某些人的标准才是对的,世界各国和联合国的标准都错了?并非如此,只是因为法轮功太正,才显出某些东西的不正。如果人们都学了法轮功,都放下个人名利,人心向善、重德,那不就没有贪污受贿、腐败等这些不好的东西存在的土壤了吗?这时管教吓得赶快把门关上,生怕被别人听见。

(6)正念显神威

因为我坚定大法决不屈服,管教就把我家人给我的钱扣压下来,不给我。劳教所为了赚钱,日常生活用品的价格比外面高出好几倍。她们不许我购物,又不许家人给我送日常生活用品,连牙具也没有,来例假都得靠大法学员给我凑上一些卫生纸,就是上厕所的纸都是借别人的。过年了大家都可以买许多东西,然而我却不行,大家就送给我一些,我一点也不留都送给家在外地的人。她们不忍心吃掉我送的东西。(因管教不给我钱,我就一直靠喝白菜汤维持生命)在我最需要营养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是别人,而不是我自己,这就是大法赋予我的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高尚品德。管教和班里的人都被感动了,管教把这些东西和家人寄给我的钱送到我的面前。

通过我的经历证明了邪恶势力在宇宙大法面前注定是要被灭尽的。因为师尊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邪恶的丑行被揭露出来之时,也就是它们奉行的假、恶、暴及国家恐怖主义被埋葬的开始。

大陆大法弟子 梅花
二零零二年三月一十二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