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议权力之来源 兼谈江氏之末政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4月26日】“枪杆子里面出政权”?错了!是人心里面出政权。“权力”本是无形的东西。它源于人心,源于人心理上的承认和认可。司令“权力”大,但司令手里并不握枪,枪杆子握在士兵手里,为什么士兵听他的指挥?因为士兵心理上承认他是首长,对他的指挥,心理认可。而且,最重要的是,所有的士兵心理上都承认他是首长、认可他的指挥。“权力”源于民心,只要得民心,则事成矣,故孙子曰:“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下政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那么,这种众心一向的心理又源于何处呢?它源于天意。智者,承天意,顺民心,修己德。向人心要权,向上苍祈权,方成霸业,立千秋。挥兵操戈,耀武扬威,只是取权不得已而为之的举措,决不是立业的真机所在,经纶事务者若笃信此言,则误事甚矣。

中国自古就有“天时,地利,人和”的说法,怎么解释?“天的意愿,地要顺应,人要附和”。纵观古今中外,凡人间豪杰,无不上承天意,下呼民心,而立千古之业。至于说怎么叱咤风云,怎么纵横捭阖,那只不过是表面上的东西。知天意而举大事,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不是有这样的话嘛:“顺应历史潮流”、“逆历史潮流而动”。其实“历史潮流”就是天意嘛。它表现在人间形式就是万众的意愿。在天象的带动下,人们跟着动,才演绎出人间的太平盛世或者是群雄逐鹿。所以说,在浅层次上,“权力”源于人心,源于民心的认可,在深层次上,是天授“权”于人。是天意带动了人心的向背,通过“权力”的这种表现方式,来维持人们之间的秩序和关系,从而带动人类社会的变化。

治国者,必查民心,正法度,振朝纲,施德政,秉承天意,广布上苍洪恩于万民,方可无内忧,攘外患。天降瑞气于凡尘,风雨顺,良相佐。民则居乐业,知礼仪。山青水碧,万象生机,太平盛世。不然,毁神明,欺子民,败朝政,弛国法,靡无度,则必招天灾,致人祸,万物凋,人心背。臣私国腐,百姓离乱,乱世丛中遭末劫。钩史沉浮,兴衰荣辱,皆循此理。

且观今日当朝者如何呢?江氏,昏庸奢糜,乃祸国殃民之贼子。89年,开放的国门刚刚透入一缕清新的空气,人们向往着富裕的生活、自由的社会、透明的政策、开放的言论、民主的政治。这是民心所往,天意使然。结果,一场血腥的屠杀突然降临在请愿学生的头上,天安门广场,坦克辗着人体而过,国人木然,世界愕然。江氏在这场暴戾中扮演了一个重要的、极卑鄙的、不可告人的角色。它踏着青年学生的鲜血走进了中南海,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窃国之贼。这是它的一逆一暴。

92年,法轮大法如和煦的春风吹遍大江南北,吹遍长城内外。以他神奇的健身效果,博大精深的法理,在短短的七年间,拥有了上亿的信众,并同时洪传世界各地。这亦是民心所爱,天意使然。江氏,贼胆包天,公然叫嚣要消灭“真善忍”。这是对天理与良心的直接挑战。两年多,1600多无辜良民被害屈死,无数从善不移者,被迫坐牢,其它种种,罄竹难书。更有甚者,为欺人耳目,煽起仇恨,丧尽人性地导演了“天安门自焚”,又一次使看到真相的国人木然,世界愕然。这是它的二逆二暴。

其它诸如:出卖国土,纵子盗国,践踏国法,腐败朝政,独裁暴戾,漠视百姓,不施仁政,忤天逆民。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已遭天谴,必遭天弃。不是吗?江氏当政以来,有几年风调雨顺?大旱,百年大旱;大涝,百年大涝;沙尘暴,强沙尘暴,天灾人祸,连绵不断。当政不德,黎民遭殃。生态恶化,道德沦丧;贫淫盗抢剧增,黄赌毒贪遍地;歌功颂德,表面繁荣;民怨沸腾,背心离德。一派末政之萧煞景象。

天怒了,人怨了,江氏垮台不远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