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记一位大陆大法弟子二三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4月7日】赵志坚(化名),男,二十八岁,东北某市人,大学毕业后在某大学任教。曾是虔诚的佛教徒,每到佛教胜地必五体投地,一步一拜。后炼了法轮功。

99年6月,虽然江泽民集团还未正式开始陷害法轮功,但已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了,赵志坚他们在公园的炼功点经常有警察在一边转悠。
一天,警察说:“你们炼功可以,但不许在树上挂横幅、旗帜等。”
赵志坚说,为什么不许挂横幅?不让往树上挂,我们弄个竹竿插到地上,我专门管扶竹竿。出了问题我负责。他和其他两个法轮功学员找了竹竿将法轮图形、横幅等挂好。

旗帜挂出后第一天,正当他们手扶竹竿看着其他学员炼功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惊呼:“快来看呀!法轮真的在转!”

惊呼的是过路的常人。他这么一叫,很多人跑过来看。

所有的人都用肉眼看见了,旗帜上的法轮正转九圈、反转九圈地旋转着,真真切切。不但如此,另一条写有“法轮大法”四个字的横幅上也出现了奇迹:只见“法轮大法”四个字每个字的四周都又分别生出四个小字,就象法轮图形中的大卍字符四周有四个小卍字符一样,中间的“法轮大法”四个大字带动着他们周围的十六个小字象法轮一样地旋转着。

另一面写有功法八大特点的旗帜上的字则变成了立体的,很明显地突兀了出来。

从那以后,只要他们一开始炼功,旗帜上的法轮图形、“法轮大法”这四个字就带着四周的小字开始旋转,任何人都能看见。

这个炼功点很快成了公园里的一个景点,很远的人都骑着自行车来看。
两个星期之内,原来只有二百多人的炼功点就发展到七、八百个人。新来的人太多了,教功的辅导员忙都忙不过来。

99年7月20日,赵志坚听说了全国许多法轮功辅导员同时被抓的消息,便和许多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到省政府门口请愿,请求释放无故被抓的法轮功辅导员。
省政府调来了防暴警察,将请愿群众强行驱散,打了许多老人和孩子。他指着打人的警察怒斥道:“你们这还叫人吗?这些人只是老人和孩子! ”警察不理会,绕开他继续对付他身后的人,后来他才知道因他是请愿谈判代表之一,公安早就内定要单独抓他,所以当时才放他一马。

7月22日上午,他被带到公安局。警察说:“你就在这儿呆着吧,下午就会有重大新闻,法轮功要被取缔!到时候你就老实了!”他将双手一举说:“那我麻烦你现在就将我铐起来,否则消息一公布我马上就去北京上访!”

7月26日,他只身一人坐上了南下的火车,真的去了北京。

他是该省、该市第一个“顶风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他的“胆大妄为”吓坏了当局。

被抓回原籍后,省长、市委书记亲自过问他的“案子”,对他家属说要将他当成“现行反革命”枪决。他母亲当场昏了过去,吃了十八粒“速效救心丹”才抢救过来;他的父亲天天去找他的妻子“拚命”,怪她没有阻拦他去北京,要她赔他儿子一命;他的妻子十三天内体重减少了二十多斤。这些,不都是江泽民犯罪集团的迫害一手造成的吗?

在拘留所,他是第一个被关进来的法轮功学员。强烈的孤独曾是他最大的敌人。
看到他周围形形色色或仗势欺人、或奴颜谄媚的犯人,他想起了师父说过的“到了一定时期,人不如狗。”他决定要教给他们什么是做人的尊严。

他严于律己,善待他人,该自己做的事认认真真做好,但决不当“滥好人”,随意让牢头欺压,并跟他们讲法轮功中的道理。

慢慢地,犯人们开始叫他“赵老师”,对他说,“赵老师,我们这里这么多人,只有你是做好人进来的。你要炼功就炼吧,我们替你看着警察。”

一直欺压他人的犯杀人罪的牢头被调走后,犯人们对他说:“赵老师,牢头杀过人,业力肯定特别大,我们不敢在他睡过的地方睡。能不能麻烦你先睡在那里,把他的业力给睡没了,我们再去睡?”

拘留所每天都不给他吃菜,他顿顿只能吃白饭,其他的犯人看不过去了,要将自己的菜给他吃。他虽然非常想吃点咸东西,但还是婉言拒绝了他们的好意。

有一天一个犯人即将被送走,临行前最后一餐,几乎含着哭腔求他说:“赵老师,我明天就要走了,你就不能赏脸吃我一口菜吗?你是瞧不起我吗?”就这样,他吃了在拘留所唯一的一口菜。

“上头”特别重视他的“案子”,派了两个级别很高、年岁很大的警察专门“审”他。他们开着车把他弄到不同的地方去“审问”。“审”来“审”去也没“审”出个名堂来。他对警察说:“你看,我只是个普通法轮功学员,连个辅导员都不是,也没人支使我干什么,我也不知道什么秘密。这么大热的天,您二位为了我这个小人物一趟一趟怪辛苦的,国家还浪费好多汽油。其实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就是自己想去的,您二位就别再累了。”

两个老警察一口一口抽着烟,被感动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后来“上头”想他是大学生,就派了个有大学文凭的警察来“劝导”他。这个警察“劝导”了他一天之后,突然问他道:“哎,你看我这人要修炼的话根基如何?”

又有一天,他被带到警察办公室里,一个警察唾沫横飞地骂着法轮功气势汹汹地朝他走过来,一副要对他大打出手的架式。

他静静地坐在那儿看着那个警察,警察走到离他一米多远的地方突然觉得被一股什么力量挡住了,怎么跳着脚也无法再接近他半步,只好气急败坏指着他道:“你小子是不是发功呢?好!好!你发吧,你发功我也要骂完!”

他静静地一笑,说:“我不会发功,我们法轮功不讲发功。不过我劝你别骂了。”

警察嘴里一边嘟哝着“你发功我也要骂”,一边却不由自主象霜打了的茄子似的蔫蔫地转身走开了。

他做了被长期关押的思想准备,却没想到半个月后就被释放了。

99年10月底,江泽民对法轮功诽谤定性,他决定再次进京。

这一次他的妻子也决定同去。临行前她辞去了证券公司薪金优厚的工作,写了一份为什么要辞职的公开信,放到了公司内部网上;把一岁半的儿子托付给母亲;将一条手巾一分为二,自己留一半,给丈夫一半,说此去可能就是永诀,互相留个念想吧;然后找出结婚时穿过的大红棉袄穿在身上,说为大法去上访是高兴的事,要高高兴兴、漂漂亮亮地去。

到北京后赵志坚被当地学员留下交流,他妻子上访被捕,现情况不明。

与北京学员交流后赵志坚决定暂不上访,要回去帮助更多的人。

他回到家乡,召集了几次大型心得交流会,再次被抓捕。关押情况不详。

2000年底他再次出现在北京,与当地学员一起制作和散发法轮功真相材料。在流离失所中,他们的经济状况很窘迫。某男士在99年底曾跟他炼法轮功的妻子一起见过赵志坚。这时他的妻子被劳教了,他一人独立抚养着孩子、赡养着老人。他知道赵志坚的情况后慷慨解囊,拿出自己的钱支援他们做资料,还介绍他们认识了一位仗义的做生意的朋友。

2001年4月那位仗义的朋友接到一个法轮功学员的电话,告诉他赵志坚及另几名法轮功学员再次被抓,请他小心。这位仗义的生意人说:“我这人专爱打个抱不平。这点事怕什么,公安找我我就说……”

赵志坚现下落不明。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15/20990.html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