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中来的(译文)

——一位前基督教牧师的修炼体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5月10日】我是在2000年11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那时,我也经历了师父为我净化身体的过程。

就在我生日当天,我的女儿吉娜带我到公园开始了我的第一次炼功。那并非计划好的,而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其实,我并不觉得我修炼得够好能在这里与大家分享心得,因为有太多人比我修炼得好;但从另一方面来说,我确信我的心性标准确实通过修炼得到了提升。虽然这样的心性还不到我预期的标准,但我知道这已经比我刚开始修炼时要高得多。这样的体会,就是让我持续修炼的原因,并让我了解到法轮大法是真实的,而且是要严肃对待的事情。

当在心性提升方面遭遇困难时,师父的帮助与给予提示是很有好处的,会让事情按计划顺利地进行。举例说,近期我曾感觉状态不大好(当然啦,感觉算不上什么),我就将《转法轮》翻开到我上次读的地方,我接下来要读的小节标题是“心一定要正”;读完后,泪水湿润了我的双眼,因为我知道,就连我学法的进度都与我所遭遇到的一些小疑虑相联系着,它让我看到我修炼的真实面,我也不禁赞叹着我所经历的种种奇迹。我总是有些不是很严重的小疑虑不时从脑中冒出,但师父总提示了一个线索或解答,让我知道我仍在正确的修炼道路上,并还是个精进实修者。我猜想这些小疑虑冒出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我从我的女儿吉娜那儿知道了法轮大法。她曾在她的一生中的心灵层面经历了许多事情,所以对我而言,她会在三年多前找到一位气功师父并不令人惊讶。我不会去探究其中的细节,因为她除了是我的女儿之外,我也早已充分知道她是很特别的。两年来,她作为我们家中唯一的大法弟子是不容易的。我当时并没有接受法轮大法,并觉得她有点太投入了。但她总保持着和善的态度,并尝试为我的每个质疑做出完善的解答。在我要去度个小假的前一天,吉娜给了我一本《转法轮》并要我读。事实上,她已经建议过我读《转法轮》好多次了;即使我有再多的批评与质疑,她仍建议我读《转法轮》,但我几个月来总是拒绝她。就在这个夏日假期,我在吉娜的要求下带着《转法轮》去度假。为了不让她失望,我在她的动员之下读了这本书。

在湖边的房子里,我在一个美好安静的环境中全心读了这本书。我大概只读了前五十页,但我的思想改变了。我赞叹着我读到的全新观念与真理。为了充分了解这个全新的观察人生和宇宙的方法,每个句子我至少读了三遍,但由于多年前我曾是基督教牧师,我仍无法完全接受它。所以当我回家后,我决定完整地读一遍《转法轮》以确实了解它的教导。我大概花了三星期将它从头读到尾,但我再次将多数句子慢慢读了至少三次,因为这些概念对我实在十分新颖。中华文化与中文是十分不易了解的,而且直到我了解佛家卍字符的真实涵义之前,它也是我的一大障碍。

我也重新审视了我以前在教堂中,所学的作为基督教牧师的教导。那是一段难熬的日子,因为要放弃自己一生所积累的信仰是很难的。我早已离开教堂多年,因为受够了那种言行不一,以及渴望寻找一个遵循高尚原则生活的团体,却又一直找不到的处境。所以,当我读完《转法轮》并发现他完美无缺时,我知道这就是我一生中所要找的。我曾梦想着在自家后院盖一个打坐用的小地方,想了好多年但从未实行过,因为我不知道如何去做。我现在知道这个梦想是怎么回事了。我现在做的就是在实现这个梦想;对我而言,这就是宿命的证实,还有其他发生在我的、吉娜的以及我父母的一生中的种种事情,让我相信宿命的存在。

同时也有学员给了吉娜一套英文录音带。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我反覆听了一遍又一遍,李老师的讲法听来简单,但总是让人想一听再听。当我将录音带还给那位学员时,他早忘了这件事了。在听完讲法录音带与阅读《转法轮》后,我的身体出现不适的状态,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本来感觉很好,保持着良好的状态阅读《转法轮》,但一小时后我喉咙开始发痒并且流鼻水。但我仍感觉很好,因此这必然是李老师在为我净化身体了。到了第二天,我仍在流鼻水(但按常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当时我的身体状况很好,并且没有吃任何会流鼻水的食物)。当天晚上我在床上强烈地打着冷颤,并开始思考法轮大法究竟是不是真理,并希望看到真相。我认为修炼人是不该得病的,那我为什么得病了?我打开《转法轮》,并在第二讲的结尾迅速地找到了答案:“从今天开始,有的人会感到全身发冷,象得了重感冒一样,可能骨头都得疼。大多数人会感觉到局部不舒服,腿疼、头晕。”由此,师父再一次让我明白我的修炼中发生了什么事。那不是生病,而是净化身体,我确实经历了师父讲过的情况。这个经验很美好,也挺有意思的。我曾有过几次相似的经验,就是遇到困难并直接在《转法轮》中找到答案。这让我在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上坚定了我的信仰。

此外,我发现在我的两眉间的皮肤聚出了一个小圆圈,并感到头上有压力存在。我猜想这大概与开天目有关,但我几乎没看过什么。不过这倒无所谓。我也曾有过几次调整身体的经验,虽然不大舒服,但我哭了出来,因为我知道这是一种给予我、为我而来的外在力量。

当我修炼后,另一件自然发生的事情就是我不再去健身房了,并基本上停止打高尔夫球了。我打了40年的高尔夫了,并且它是我最爱的嗜好。即使上了年纪,我还经常对自己能将高尔夫球打出篱笆而感到自豪,但现在这已经对我没有任何意义了。我现在唯一的嗜好是法轮大法,但这不只是个嗜好,他是我的人生学习与向往,是一件十分严肃的事情。我曾在健身房中有着良好的进步,从事健身与举重运动有两年的时间。后来我因为听了李老师对气功与体育锻练的剖析而停止了健身运动。但这是不容易的,因为我对这方面的成就有着相当的自傲。但现在这对我而言也不代表什么了。

我太太还发现我每天早上能够早起了,而这是我过去做不到的。因为我从来都不是一个早起的人,所以我觉得是师父叫我起来的。我以前早上常打瞌睡,但虽然现在睡眠时间不长,我也不像过去那样容易打瞌睡了。我太太还说我对她的态度好多了,并且我对家务的帮忙也多了许多。

近来,我觉得李老师让我深刻感受并理解正法与讲清真相的重要性。师父让我看到并感受到正法的珍贵,换句话说,现在是脱离普通修炼那样舒适状态的时候了。藉由吉娜的帮助,我开始参与写信、西班牙文翻译以及在市政府和人际关系机构前演讲的工作,同时我也参与了一些新闻发布会与记者会。若没有师父的帮助,我都不可能去做这些的,因为我确信那种力量主要源自于他,而不是我;并且,发正念对我而言,变得更加真实与有效。

过去的种种迅速地消逝了,我总觉得我做得不足,但回头比较刚开始修炼的时候与现在,我看到了自己的进步。在师父为我安排的修炼道路上,我将对佛法有着更深的理解,并持续不懈地在正法进程中贡献自己的心力。

(2002年洛杉矶法会发言稿)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12/21908.html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