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历史上的因果故事在告诉人们什么(十)


【明慧网2002年5月24日】
赵 安

蜀时有个人叫郭景章,是个强横的人。因为喝醉了,用酒壶打贫民赵安,酒壶嘴进入脑袋里而死去。赵安有一个儿子,郭景章就送给他很多钱,随后隐瞒了这件事,没有人知道。后来景章脑袋上忽然生了疮,深有三四分,能看见骨头,流脓流血不断,有的时候看见赵安,直到疮透过喉口,就死了。(出《儆诫录》)

王简易

唐朝洪州司马王简易,曾得急病,腹中有个块状的东西很大,随着呼吸上下,敲击着内脏。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一天晚上,那个块状物向上捣心,一下子昏迷过去,过了几刻钟王简易才明白过来,就对自己的妻子说:当初我梦见一个鬼使,自称叫丁郢。他手里拿着冥府的公文说:“我奉城隍神的命令来追王简易。”我就随着使者走,大约走了十多里,才到城隍庙。庙门前边的人看看我说:“王君在人世做了很多好事,不应该身亡,为什么竟到这地方来了呢?”不一会儿见到城隍神,我告诉他说:“我还不应该死。”并且乞求放我回来。城隍神命左右的人拿生死簿书来,检看完毕,对简易说:“还应该活五年,暂且放回去。”

到了五年以后,腹内的块状物又上去捣心,徘徊一会儿王简易醒了,说:“刚才到冥府,被小奴告了,看言词和脸色是不能解开仇冤了。”简易的妻子问小奴是什么人。简易说:“我过去用的僮仆,正青少年时期,偶尔因为我管教他,就导致死亡,现在我腹中的块状东西,就是小奴作的鬼。刚才又看见前任州牧钟初,戴着大铁枷,穿着黄布衫,手脚倒戴着刑具,冥司正在审问他无理杀人的事,每个条款都追问得急迫。”妻子又追问他说;“小奴是个庸下的人,怎么敢这样?”简易说:“人世间是分贵贱的,冥府里全都一样。”妻子又问阴间什么罪最重。简易说:“没有比杀人更重的了。”说完就死了。(出《报应录》)

李彦光

李彦光当了秦内外都指挥使,是主帅中书令李崇委任他的。李彦光专事生杀,酷毒暴虐,而贪污贿赂,遭到他屈害的人很多。他的部将有个姓樊的,有一匹很骏的骡子,彦光就派人传达他想要那匹骡子的意思。樊很吝惜不给,因此积蓄了怨恨。李彦光凭别的事陷害囚禁了樊某。伪造了一些罪状,趁主帅酒醉时呈上,主帅也没有再详细调查。李彦光就假托主帅的命令斩樊。樊临刑时说:“死了如果没有感觉则算罢了,死了如果还有感觉,我就该马上报复。”等他死还未到十多天,李彦光就得病了,樊就现了形,昼夜都不离去,或者从屋上来,或者从墙壁里来,拿着棍子上前,亲自鞭打。左右的人不管长幼都四散奔逃,这时就听到判决罪行的声音,不能忍受。李彦光只是称死罪。这样过了一个多月才死。从这以后持权的人很多都以这件事作为警戒。(出《玉堂闲话》)

侯 温

梁朝与河北互相对峙的时候,有一个偏将叫侯温,军中号称饶勇将军。当时贺瑰是统帅,他专断独行而又嫉妒贤能,找事害了侯温。以后贺瑰得病卧床,在要死的时候,他的侍从们只听到他一连几天呼叫侯九,有很多祈祷请求的话,狠狠地苛责自己,有一个侍者见到一个男人从墙里出来,把贺瑰拽到地上,侍者惊呼,左右的侍从们都来看,但贺瑰已死了。当年汉朝的窦婴、灌夫都被武安侯田鼢陷害而死,等到鼢得了病,巫师见了鬼,见窦、灌二人夹着打他。鼢竟被打死。事情与此相类似。(出《玉堂闲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5/24/307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