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五常市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6月26日】
卞维香:

我是98年11月开始修炼大法的。自99年7.20后,恶警曾经闯进我家进行非法大搜捕,把我家小卖部的门给踢碎了,饼干给扔了一地,然后就翻书,共翻走大法书十几本。

在2000年10月我去北京正法,打着横幅喊“法轮大法好”被警察抓进前门派出所。它们先问我是哪来的。我没告诉它们,因为我说了会给当地派出所找麻烦。后来警察把我叫到一边说,你法也正了,回去吧,就把我放了。回家后,我继续正法。

可是2001年春节前夕,派出所负责人又去我家骚扰,把我带到派出所后,我写了春节不去北京的保证书,还给它们3000元的保金,就这样我在那里呆了两天后被放回家。之后在2001年大学生运动会,警察又去我家中强迫写“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我不写,便将我带到派出所,非写不可。我当时由于主意识不强就写了,后来我悟到做错了,已经写了严正声明,声明以前写的“保证”作废。

在2002年春节期间恶警又将我抓去派出所,威胁要送我进劳教所。我在派出所呆了一天,我发正念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晚8点钟跑出来在外边呆了20多天才回家,家人又用1000元现金担保。其实警察时刻都在监视着我,电话也被监控。在2002年4月12日,派出所又将我送进了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直到现在接近两个多月。在此期间,因为炼功,恶警将我戴脚镣手铐在屋中间,大小便都由别人帮助。

陈春兰:

五常市拉林镇人。99年7.22我去省政府证实大法,被公安局送到双城后,晚12点又送到五常关押,一天后就放了。从那以后,每到节假日,公安局就威胁说谁去北京就劳教、判刑。

99年11月我又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送回五常市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被勒索了5000元左右后放回。2000年11月13日我去北京证实大法,被恶警搜去170多元钱,17日被送回拘留所非法关押50多天,最后绝食抗议7天后,被迫交款4000元,家里又交4000元左右,共8000元。由于邪恶迫害,被迫流离失所10个多月。2002年4月14日,我在同修家中被邪恶之徒绑架,又被送进五常第二看守所。在市公安局“610”的指示下,所里不许学法炼功。我因坚持炼功被戴上脚镣折磨10天。

高金玲:

女,37岁,家住卫国保家村,在五常租房子住。2002年4月22日中午,前进派出所以查户口为名,将我戴上手铐绑架到派出所后,又返回抄书。它们非法抄去的书共16本,新录音机一台,还有炼功带。回来后又逼迫我骂人,我不配合,它们就打我。现仍被非法关押。

赵清海:

家住五常市兴盛乡。我曾因进京证实大法而被非法关押。出来后恶警经常去家中骚扰,无奈只好卖房,流离失所。被非法关押时由于睡在潮湿的水泥地上,身上长疥长达4个多月警察也不管。至今仍被非法关押。

孟凡忠:

五常市向阳镇人,2002年3月6日被向阳派出所带走,抢走人民币11000元整,价值5000元摩托车一台,后被送进五常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刘会琴:

98年10月开始修炼。2000年1月5日去北京证实大法,在京被搜去50元钱,被带回送进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绝食抗议10天,警察强迫家属写“不上访保证”、罚款4300元后放回家。

2000年11月21日早晨,恶警又闯入家骗说和局长谈话,将我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3个多月进行强迫洗脑。我绝食要求无罪释放,被强迫灌食三次,后交钱2350元才释放。

2001年1月15日又被警察骗到分局,说是取材料,又送进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这期间绝食抗议20多天要求释放,被戴上脚镣子折磨4天也没放,后因炼功被戴上脚镣折磨10天。

闽证国:

2002年4月27日五常团结派出所到我家说查户口,结果把我家给抄了,拿走了所有大法书,一部影碟机,一部功放机和一个小CD机,还有讲法带。后恶警将我送进五常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张冬华:

女,41岁,2002年3月15日晚,我因发真相资料被恶警跟踪,第二天上班后,就带公安局的人去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拿走讲法带,《转法轮》。现被非法关押在五常市第二看守所。

邹志远:

五常市山和镇人,2001年元旦因上访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23日取保候审,同年7月3日因在家中被搜去资料和大法书而被公安局绑架,8月8日取保候审,9日以事实不清为由再次被五常市公安局非法拘留至今。经济损失万余元,在此期间曾被恶警刑讯逼供,受到严重的精神摧残。

张猛:

五常市兴盛乡人。2000年秋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带回当地关押4个多月。2001年4月去哈市通过同修找点活干,又被抓进哈市看守所关押1个月后送回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3个多月。2002年3月7日因发真相资料被五常市民意派出所非法拘留,在押送途中多次被恶警殴打,身上、面部严重受伤,曾被打昏迷十几分钟,第二次提审又被刑讯逼供,追问资料来源,后因无所获不再追问。被非法关押至今。曾被恶警带背铐,手臂一个多月失去知觉。一辆价值7千余元的摩托车被没收。

徐长青:

五常安家镇人。99年4月25日去北京证实大法,到锦州被截回。99年7月22日去哈尔滨省政府证实大法。99年10月29日又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带回当地,送进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五个半月,在这期间因炼功被恶警戴上脚镣子折磨五天,这次经济损失一万余元。2000年6月18日又被警察骗去送进拘留所非法关押一个月,被勒索1400元放回。从这以后,恶警经常去我家骚扰,使孩子和丈夫整天提心吊胆、怕被抓,最后孩子不幸夭折。2001年11月6日再次去北京证实大法,被抓回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在这期间,被打、骂成了家常便饭。我绝食抗议20多天要求无罪释放,也没被放。后因炼功被恶警带上脚镣折磨10天,而且恶警还逼迫我丈夫同我离婚,否则就停止工作。

姜淑芳:

五常市拉林镇人。99年7.22去哈尔滨省政府证实大法,被公安局送到双城,晚12点返回五常,非法关押一周、并罚款500元后放回。从那以后,每逢节假日恶警就去家骚扰。2000年11月13日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北京被搜去180元钱,后被抓回无常拘留所非法关押47天,绝食抗议5天、交500元后被放,同时家里又被罚款830元。2001年10月1日,我去同修家回来途中被恶警发现,又被抓进五常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家里12岁孩子和老人无人照顾,老人有病,走路都困难,儿媳(大法弟子)也被非法送劳教。

刘芳:

是98年2月得开始修炼。99年7月20日后的十几天,当地派出所长闯进家中搜书,对我拳打脚踢之后将我带进派出所,它们又一次去家中取大法书。随之将我关进五常第二看守所。在此期间我的肋骨被打折,我被关了一个多月、交了500元罚款被放回。2000年10月去北京证实大法,在途中被警察截回关进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交1700元钱,强迫写“三书”,没写被放回。

2001年2月又去北京正法,结果在沈阳被便衣警察发现,当时在沈阳车站打横幅证实大法,被警察带到沈阳派出所后被五常公安局接回非法关进五常第一看守所。我绝食要求释放,10天后交了1000多元钱被放回。就这样我始终被恶警监视着,后来我又被迫流离失所在外。

高亚玲:

是99年3月6日开始修炼的。在2000年11月19日去北京证实大法,当进天安门广场西侧中间时就被便衣警察截住条幅,没等我高举就被抢去并把我们拖上警车送进前门派出所。到所后,兜里仅有的180元也被恶警搜去,还有两支钢笔。在京被关押了两宿又被当地派出所送进五常市金山拘留所。到所后我们绝食要求无罪释放,可是警察不放,还给我们强制灌食,用塑料管往鼻孔里插,10天后又把我们送进医院点滴,回所后还是不放。我们又进行第二次绝食抗议,8天后警察看此情况,只好强迫家属来写“不上访保证书”就放,而且还要交2000元现金。现在还被非法关押。

吕志凡:因发真相资料被非法劳教。

孙国权:因贴标语被抓,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数日被非法劳教。

李景成:因恶警在家搜去真相资料被非法劳教。

佟少志:原因不明地被非法劳教。

宋金奎:原因不明地被非法劳教。

(截至2002年5月9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