蝗灾与人祸(图)

【明慧网2002年6月27日】自1999年中国镇压以“真、善、忍”为准则的法轮功修炼者以来,中国大地上旱灾、洪水、沙尘暴多是“几十年不遇”,“灾情每每加剧”。而在每年的夏季,中国的农民还要遭受年年如期而至的蝗虫的袭击。由今年四月开始,蝗虫大灾又再次以铺天盖地之势席卷神州大地。下面请看来自中国大陆的综合报道。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中国农业部蝗灾防治指挥部发言人6月19日说,由于中国北方地区近年来连年干旱,生态环境恶化,加上去年秋残蝗基数大,致使目前中国夏季东亚飞蝗的发生面积约2200万亩,涉及津、冀、晋、辽、吉、苏、皖、鲁、豫、琼、川、藏、陕、新14个省区市,比去年扩大400万亩。今年飞蝗主要分布在环渤海湾沿海湖库区、黄河下游部分滩区、微山湖区及沿淮部分地区。农区土蝗在黑龙江、内蒙古、新疆、山东、河北、山西、湖北、四川等省区及东北、华北、西北农牧交错区偏重发生;草原蝗虫在西北、东北、华北、西南的部分地区偏重发生,在内蒙古部分草原大发生。据了解,在灾区,蝗虫密度一般在每平方公尺100头到500头,但在灾情极为严重的地方已高达平方公尺3千头到1万头,超过30到100倍。所以今年的蝗灾又是个大发生年。

图1:被蝗虫压弯的芦苇图2:漫天飞舞的蝗虫


其实这场令农民欲哭无泪的蝗虫大灾,已经持续不止一年了。在前年──2000年飞蝗发生涉及12个省区市160个县,发生总面积超过3000万亩次。而在2001年夏蝗发生区域涉及山东、河南、河北、天津、安徽、江苏、山西、陕西、海南、西藏、新疆等11个省市自治区,涵盖160多个市县区。除了东亚飞煌之外,属于非迁移性的蝗虫也在内蒙古、新疆、辽宁等省区大肆啃食农作物,农区土蝗发生面积7000万亩左右,其中重发生区更是高达3000万亩。

在重庆市璧山县,当地农民在去年遭受了罕见的蝗虫灾害,铺天盖地的蝗虫象收割机一样把当地近千亩的农作物和果树林蚕食得面目全非,数年心血转眼化为泡影。当地人民曾向外界发出求助:要求支援20万只青蛙、2万只麻雀和5000条蛇用以灭蝗。

在黄淮海地区去年夏蝗发生尤其严重,河北安新、黄骅,河南开封、兰考,山东无棣、沾化等30个县出现高密度蝗蝻片,最高密度达每平方米3000头以上。

在河南省,原阳、封丘、长垣三县的部分黄河滩区在2001年出现高密度秋蝗群体,郑州市蝗虫发生面积达41.4万亩。该市蝗虫发生地区平均密度比2000年高出一倍还多。在封丘县司庄蝗区出现高密度蝗片,最高密度每平方米达到1800头。此外,原阳县桥北乡、长垣县恼里镇也都相继出现了高密度蝗群。

在辽宁省,2001年其省会沈阳市遭遇有纪录以来,百年不遇的旱灾,由于旱灾又引发了大规模的蝗灾,在抚顺市新宾满族自治县、清原满族自治县和抚顺县三县部分地区爆发蝗灾。抚顺县蝗灾最重的地方每平方米竟有近千只蝗虫,受灾面积近2万亩。

在新疆地区,150种蝗虫在2001年吞噬了北部塔城、伊犁、博尔塔拉、阿勒泰、哈密等地州近二千万亩农地。

在四川、湖南两地,蝗虫更越省集结汇流,形成声势更为浩大,对农业的破坏力更是无法估计。

今年5月中旬以来,据内蒙古植保站提供的资料,内蒙古的呼伦贝尔市、兴安盟、赤峰市、乌盟、呼和浩特市、通辽市、锡盟等盟市相继发生蝗虫灾害,面积达到3000多万亩,随著夏秋蝗虫的陆续发生,蝗灾面积还会继续扩大,危害将进一步加重。


图3: 内蒙古大草原上,蝗虫正在破坏植被

在今年渤海湾的重灾区──天津市郊大港区一带平原,每平方米蝗虫密度达到4000至5000只,把芦苇都压弯了,受灾面积超过35万亩。飞机虽日夜在天空喷射杀虫水,但蝗虫大军仍以不可遏止之势,向北京城浩浩荡荡挺进。 汽车驶出天津市,道旁全是茂密的芦苇丛,野生芦苇一望无际。放眼望去,却不见青绿,反而是一片褐红。蝗虫扫荡之地,所有植物几乎都被啃个精光,人们眼中原是一片青绿的田野,往往经过一晚,便变成黄沙滚滚的荒地。


图4:天津市郊,蝗虫停留在河边的渔网上喘息。等待再一次的袭击。

至于当局在对付蝗虫的办法上,还只是以飞机洒药为主,但这方法一遇上大风,便无计可施。虽然一些农民想出把大批鸡、鸭放入田中吃虫,但面对数之不尽的蝗虫,仍是杯水车薪,辛苦耕种的农产品,也只能尽入虫腹。天津市的杀虫队队员,虽已疲惫不堪。但仍阻止不了蝗军日益壮大。他们告诉记者“这场人虫战争很难打,往往因为大风的缘故,药水发挥不到什么作用。现在正是六月,将有更多幼虫成长,到时候数目将更多。”

面对种种“自然灾害”,现代人总是想到环境问题,想到如何去预防。这都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病状有了暂时的缓解,真正的病因却没找到。中国的古人根据阴阳五行演绎出了一套天象与人间罪恶关系的规律,六月飞雪,楚地大旱,其实所有的天灾都是天怒,都是天对世人所犯罪恶的警告。东汉蔡邕说,“有了蝗虫,是因为皇帝与官员们都贪婪、残暴”(蝗者,在上贪苛之所致也)。翻开中国历史,更可以看出,每朝每代的蝗灾几乎都伴随着当权者的倒行逆施,残害百姓。仅以晋书中的记载为例:

公元222年七月,孙权归顺皇帝,皇帝却派兵围剿,以致冀州大蝗,人饥。

公元274年六月,荀、贾在朝中当权,残害忠臣,所以又出现了蝗灾。

公元310年五月,出现了大的蝗灾,许多地方草木和牛马的毛都被吃光了。当时,天下兵乱四起,当权者都无度地残害百姓。

公元318年六月,兰陵合乡出现蝗虫,危害庄稼。接着,东莞蝗虫遍布三百里,危害庄稼。七月,东海、彭城、下邳、临淮四郡蝗虫危害豆苗。八月,冀、青、徐三州的蝗虫把草都吃光。第二年,当时中州沦丧,天下乱象四起。 第二年五月,淮陵、临淮、淮南、安丰、庐江等五郡蝗虫吃秋麦。后来,徐州及扬州江西几个郡出现蝗虫,吴郡百姓饿死了许多。这一年,王敦占领荆州,十分残暴。

公元390年八月,慕容氏进逼河南,强行征兵,兗州出现蝗虫。第二年五月,飞蝗从南方来,聚集在堂邑县,危害庄稼。当年春天,派到江州兵营的士兵有二千人,家属六七千,后全部死亡。边疆又不断征兵,所以有了这场灾难。

中国六十年代的三年自然大灾害,七十年代的唐山地震,被老百姓视为对当权者在华夏大地上逆天行事的报应。

在今天,少数当权者动用庞大的国家机器对法轮功这样一个手无寸铁的气功团体进行卑鄙惨烈、史无前例的镇压,又致使神州大地上自1999年以来天灾人祸不断。南方大水;北方大旱;沙尘暴的袭击频繁而来。而蝗祸14省区市,据农业部估计近一亿亩地受灾,导致以农立国的经济命脉大为损伤,而尤为值得注意的是,上面所报道的蝗虫重灾区几乎都是紧跟少数当权者,迫害法轮功学员极为残酷的地区。

超过四百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上千人被非法关进精神病院,上万人被非法劳教,而这一切只不过是因为他们想做好人。上天在降下大水,大旱,沙尘暴之后,又以蝗灾警示天下,聪明的人不难看见:凡是不遗余力地充当镇压法轮功的帮凶者,不论是谁,不论在哪儿,都正在逐一遭报应。 “善恶到头终有报”,“天灾人祸共始终”的古训正在向亵渎神明的人们展示它的威严。

(资料来源: 光明日报,人民网,扬子晚报,CCTV新闻联播,明报,壹周刊,经济日报,北京晚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6/27/蝗灾与人祸-图--323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