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井陉县政府不法人员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2年6月30日】一、 乡、镇、派出所

2001年4.25前夕,井陉县约有10多名大法学员进京证实法,随后各镇便对在家学员进行施压,强迫其写保证,不写保证的全被非法关押在各镇内。其中,微水镇男女不分,把学员关在一个屋里,只给他们一只马桶,吃喝拉撒全在里面,臭气冲天。秀林镇则把学员关在一阴暗潮湿的地窑中,许多学员开始拉肚子。而那些进京证实法后被接回的和在家中搜出大法资料的学员全被关进派出所内酷刑折磨。其中微水镇派出所恶警马占元用一寸粗的铁管子对罗庄村的大法弟子吴占明猛打,并随手抄起屋里的椅子没头没脸地对其狂砸,把椅子都打散架了。吴占明被打得几天便血不止。秀林镇派出所恶警王国强用拳猛击女学员乳房,脚穿皮鞋猛跺大法弟子范庆军的腿。而威州镇的恶人因魏瑞林家没钱,抄家时竟将她家的两大瓮麦子都挖走了。

二、 洗脑班

2001年6月1日,县里又在彪村的井陉县民兵训练基地建立洗脑班,由610办公室、公安局、大法弟子所属镇派出陪教人员组成,对各镇派出所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均转至此继续进行新一轮的迫害,采用的手段主要有体罚、威逼、毒打、恐吓、隔离、株连、不许睡觉、欺骗等。

体罚:早5:00起床、跑步、军训,其余时间则让他们坐在操场的土地上,不准随便活动,旁边有镇陪教员看守,直至23:00,一天坐十几小时,许多大法学员臀部磨褪了好几层皮。

威逼、毒打:首先强迫大法弟子听所谓的工作人员讲诽谤大法的内容与看栽赃大法的录相,因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的要求,610办公室的吕志强竟毫无人性地对一残疾人高保元(小腿以上至头部不能打弯)大打出手,夺其拐棍一下就将他擂倒在地,起也起不来,并用此棍狂扫其他学员。其次,不法人员强迫大法学员在造谣本上签名,驻班恶警贾慧民因范庆军拒签,将他拖拉出去就是一顿暴打,把一寸多粗的木棒都打断了。随后又拉出一65岁老太太李贵清罚站,直至其晕倒在地且大小便失禁。一次恶警刘平均仅因李贵清吃饭慢随手就是一耳光,有大法学员喊:不许打人。他反过头就打那位大法弟子。还有恶警于崇旺对那些在高压迫害下违心屈服后又声明重新修炼的大法学员扇耳光,其中栾顺生的一颗牙都被打掉了。

恐吓、隔离、株连:公安局先后两次将洗脑班里的14名大法学员送进石家庄市劳教所非法劳教。同时驻班恶警常威胁其他学员说:“这次转化是带有强制性的,不转化别想出去,你们不要给自己(劳教)凑材料。”到后来,他们把大法学员隔离开单独洗脑,并株连其家属来“陪教”,若不屈服就令其掏几千元钱送河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实为法西斯洗脑中心)去继续转化。

不准睡觉:2001年11月中旬,邪恶之徒开始整夜不许大法学员睡觉,由犹大刘力辉(明慧网上曾曝光)与从劳教所弄来的三名叛徒邓国云、高根荣、魏瑞林采取车轮战术对大法学员进行精神与肉体上的摧残。

欺骗:2001年底,驻班公安就对已违心妥协的人说因县财政困难要放人,可直至现在还有人被关押。警察同时欺骗劳教所接回的三名叛徒说等给她们办完手续就放了她们,但当她们积极主动地做恶之后,县公安局却以没办完手续为由又将其送回了劳教所。在此奉劝那些犹大,做叛徒没有好下场,赶快悬崖勒马,重新做人。

三、 大法弟子的正念

为了抵制没完没了的迫害,许根春与任燕珍于2002年在大年初一开始绝食抗议,半月后,在她们生命垂危之际,610恐怖组织怕出人命才决定在镇、村等的层层担保下将其暂时放回,驻班公安说等她们身体恢复后若不转化还要弄去迫害。范庆军也于2002年3月24日夜在慈悲师尊的加持下正念闯出牢房。

天理昭昭,善恶有报。在此正告那些直接参与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不法之徒,切莫为一时之利而助纣为虐,否则无生之门将为你们打开。

相关单位与责任人:
井陉县县委书记:郑广智
610办公室主任:王春书
610办公室:吕志强
公安局局长:王雪 副局长:李忠勇
政保科科长:王喜昌 副科长:贾慧民
治安科副科长:刘平均 于崇旺
秀林镇派出所所长:刘永斌
秀林镇派出所副所长:王计红
秀林镇派出所恶警:王国强
危州派出所所长:田永丰
微水镇派出所所长:张艳荣
微水镇派出所恶警:马占元
井陉县民兵训练基地电话:0311-2335163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17/24196.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6/30/河北省井陉县政府不法人员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325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