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影幢幢的网吧大火(续四)


【明慧网2002年7月14日】(八)网吧大火燎上天,贾庆林头上的“党中央领导”是幕后大佬


匿名人士拍摄的照片之一,6月16日凌晨2点56分拍摄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委员会委员贾庆林同志辛苦了。从凌晨开始就在学院路火焰和尸臭中指挥火灾(小石头:不知他是指挥救火还是指挥放火,只好说“指挥火灾”,行文不通顺之处请读者务必见谅),根据中新网的说法,凌晨5点15分,火灾完全扑灭,“楼前一溜排开20余具装在白色塑料袋里的尸体”。到了早上9点,贾庆林同志已经兴冲冲地拿到了“党中央、国务院领导”的“重要批示”,召集手下人开会了。

凌晨5点15分刚刚抬出“20余具尸体”,情况汇总怎么也得5点30分才能到咱们“党中央、国务院领导”手头吧,这还是往早说;贾庆林早上9点召集手下人开会,怎么也得8点30分就拿到“批示”吧?也就是说,凌晨5点半到8点半三个小时之内,这个批示就出来了。

贾庆林同志官拜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已经是板上钉钉的“党中央领导”了,可还有人领导着咱贾庆林同志,而且还给了“批示”,而且还能让我们贾大人刚刚顶着一脑袋花子烟火、尸臭从死人堆里回来,又在3个小时之内听取指示、“吃透”精神、召开“紧急会议”。

看来这把火的火苗真的是燎上天了。看来这把大火的背后还有操纵贾庆林的手。

谁能让我们贾大人象碎催一般冒烟突火的,冲出死人堆,扎进凶手堆?这位“党中央领导”可不一般──他能是谁呢?当然就是那个“心黑肚大嘴皮薄,遇上洋人唱又跳;植发拉皮合不拢嘴,见了法轮死翘翘”的江总书记呀!有江总书记背后督着,他贾庆林敢不卖命吗?贾庆林在“远华”大案中贪的八百亿,要不是老江护着,早叫尉健行毙了多少回了!在道儿上混就得讲究个投桃报李,不然岂不是坏了帮里的规矩?

回过头来,咱们再看看这个批示。这个批示内容是什么小石头不知道,但是根据这个批示作出的会议决议有三部分。光第二部分就是五条:1、市文化局、市公安局、市工商局、市政府法制办以后要更“严格地限制网吧”;2、市有关部门和各区县政府要“逐个检查网吧”;3、市文化局、公安、工商等部门和各区县政府要“迅速行动,集中力量严厉打击黑网吧”;4、网吧要符合防火规定(小石头:“白网吧”也要小心了,说你不符合放火规定,你就是“黑网吧”);5、各区县政府、街道办事处、乡镇政府,要进行“拉网式”检查“黑网吧”。

“严格限制”、“逐个检查”、“迅速行动,集中力量严厉打击”、“拉网式检查”──在凌晨3个小时中,就作出这么严密的打压网吧计划,看来这杀气腾腾的批示是早就拟好的,单等预谋中的一把大火大功告成之后,拿出来严厉镇压网吧。要不然,怎么那五条里面只有半条和“防火”相关,其他全是封网吧呢?

(九)关键照片全是匿名发表

所有火灾现场照片中,有两张非常引人注意。一张是上面提到的那张照片,另外一张,是3点09分拍摄的火灾现场,都是新华社提供的。哪里引人注意呢?在这次火灾报道中,所有的照片都是配上拍摄者姓名的。唯独这两张照片没有拍摄者姓名而仅仅是──“新华社发”。


匿名人士拍摄的照片之二,3点09分拍摄

经验告诉我们,凡是新华社匿名发表的任何东西,文章也好、评论也好、照片也好,只要是匿名发表的,一定是主子们又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此时,神秘的新华社“匿名人士”就会再现江湖。

(十)“天安门焚人”、“傅怡彬杀人”、“石家庄爆炸案”的老班底组成“特混舰队”联袂出手

再让我们看看这次网吧焚人案中,大大小小的官员是个什么背景;给这场纵火定调子、找“凶手”,替这些官员吹喇叭抬轿子的记者是个什么背景。

先从记者说起。

如上文提到的,进入6月份以来,直到6月16日,平均每小时就有一次火灾警报,偏偏这次网吧火警惊动了那几位“政治上极其过硬”的新华社记者。

新华社记者在一个小时一次的火灾警报中,是怎么嗅出来这个火灾将是“群死群伤最多的一次”?是谁指使他们去采访这次火灾的?在得知伤亡之前,象这样一起的纵火案,充其量是《北京晚报》、《北京晨报》的记者前去采访,怎么会惊动了新华社的大腕?

看来这次网吧纵火,普通记者是信不过了,非得是咱们心腹体己人去,才能办好此事。要是其他记者,一看见烧得这么惨,万一他良心一发现,把领导上的“战略部署”泄漏那么一星半点,那当权者岂不是“偷鸡不着蚀把米”?

不行,还非得咱们久经考验的、“政治上极其过硬的”、良心完全叫狗吃光舔净的、栽赃诬陷案底极深的、想悔过自新也不可能的新华社大腕出手,领导上才能完全放心。

大家都知道,在中国共产党治下要是出了什么上不得台盘的事,第一要务就是“捂盖子”。君不见山西繁峙金矿大爆炸,光尸体就至少搬出46具之多,可繁峙县党委一边派当地公安组织人马挖尸、埋尸、抛尸、焚尸,一边愣是敢跟上头汇报说“死2人,伤4人”。记者被恐吓:“出不了繁峙地界”。在北京这块地盘上,那就更是芝麻大的小事都不能随便乱报道。比如说,前一段一个建筑工地二层简易板房倒塌,《北京青年报》的记者就被死死拦在门外。

可是这次网吧大火,在119刚刚接到报警之后十三分钟之内,新华社记者已经在现场拍下第一张照片,当天各大报纸都报道了这次火灾。如果不是事先和贾庆林通同勾结,新华社记者这样做,就是不给领导留面子,这还了得!

“捂盖子”变“揭盖子”,任你新华社记者再大的来头,也不敢这样“破坏组织纪律”。看来,新华社记者早已通过不低于贾庆林级别的人物事先得到了这次纵火的指示,并且在“大人物”的指使下,拿出事先拟好的报道。

这次网吧焚人案中的主要记者,也就是给出整个故事轮廓和给网吧大火定调子的记者主要是这三个人:牛爱民、李煦、宗焕平。其中宗焕平在此次网吧焚人案之前,只是个小角色,报道报道“北京绿化成果”啦,“财政金融政策”啦,等等。

提起这个牛爱民、李煦,那就是大名鼎鼎的文字杀手了。其中牛爱民,是“天安门焚人案”的主要写手,大量的造谣文章出自他的手。从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以来,始终冲在镇压法轮功的第一线。而李煦,也是从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以来,大量制造假新闻的老手。这两个人在“天安门焚人案”、“傅怡彬杀人案”、“抛尸案”等等震惊全国的大诬陷、大栽赃中,负责了假新闻的制造。看来这回领导上准备让牛爱民和李煦带带宗焕平这个小兄弟,再培养出一个文字杀手。

再看看火灾现场出现的官员。

先说说这个公安部副部长杨焕宁。这个名字大家可能不是很熟,但是一提人人皆知的“石家庄爆炸案”,大家都不会陌生。这个杨焕宁就是处理“石家庄爆炸案”的主要负责人。在杨副部长的“细致入微”的调查处理后,石家庄惊天爆炸案被生生栽到哑巴靳如超头上。因为真凶漏网,石家庄爆炸案受害者家属因此上访而被劳教。这就是杨焕宁的“光辉业绩”。

再说说这个北京市委副书记杜德印。他是北京通县西集公社杜店大队农民出身,一直在农业口干。2002年5月22日,刚刚升任北京市委副书记,算是挤进了北京市的权力中心。说起来贾庆林也真是够黑的,叫杜德印抓网络信息安全──这不是赶着鸭子上架嘛!干好了是贾书记领导的好;干不好,嘿嘿,我贾庆林叫你埋死人你就得乖乖地给我抡铁锹──这不,上任不到一个月,三更半夜被贾书记拎到学院路督导火烧活人。

说到北京市委副书记强卫,那就是臭名昭著了。他是2001年“天安门焚人案”的主要策划者和执行者。他1999年3月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那时他还只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正值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他头上的顶子可以说全是法轮功学员的血染红的。一年中光给北京刑警买“桑塔纳”轿车,就花了3000多万元。北京警察对无辜百姓杀戮、强奸、酷刑折磨,都是在他的授意和安排下执行的。“天安门焚人案”之后的1个月,他的杀戮暴行得到江泽民奖赏,由“中央批准”,他挤进北京市的权力中心,升任北京市委副书记。在“天安门焚人”、“傅怡彬杀人”等所有的惊天血案中,都有他的一份。

贾庆林、刘淇,大家都是知道的了。贾庆林是江泽民的亲信;刘淇,在美国被法轮功学员以“反人类罪、实施酷刑罪”被起诉,到现在不敢踏入美国领土一步。

天安门放火专家、杀人酷刑强奸专家、栽赃陷害专家、文字杀手、互联网信息封堵头目这样一群人在凌晨的雨夜麇集一处,绝对是非奸即盗,更何况其背后还有那几只半隐半现的“党中央、国务院领导”的黑手。

那么,是什么让他们出此跳墙之计,不惜毁灭25条生命来达到封锁网络的目的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