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 迄今已有 70857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2002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过后,许多同修都以不同的方式在向世人讲清真相,我也向世人和政府领导讲清真相。在2000年被公安局抓了起来,他们想改变我的思想是不可能的,最后又把我放回家。在过后的一年多中我不断的学法修炼,发现自己还有许多执著没有放下。在讲清真相的时候,发现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怕心逐渐地强烈了。于是今年初,在发传单时不小心被邪恶带走。我知道发生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就是因为我有执著,才被邪恶钻了我的空子。过了几天,在家人和亲情的带动下,我向邪恶低了头,写了决不应该写的一个什么“保证”。现在我知道我为什么走了弯路了,在修炼过程中,决不能有一点人的思想杂念,要把一切执著都得放下,才能过好每一关,我再次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今天我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的有损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我对不起我尊敬的师父和所有的同修,我一定在以后的修炼过程中,走好自己的路,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一定能做到金刚不动。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余美平 2002年6月7日


严正声明

我95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身体病痛消失了、不良的习惯改掉了。99.7.20以后我被非法拘禁,在邪恶的高压下被迫写了“悔过书”,违背了大法的原则。事后痛悔不已,于是同年11月为挽回自己造成的影响,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进京上访。我要把法轮大法教人向善、使修炼人身体健康的真实情况反映到中央。然而我这种善良的愿望,竟被以所谓的“扰乱社会秩序罪”非法劳动教养二年。到劳教所后,由于环境恶劣、邪恶的迫害,在毫无人性的对待下含泪写下了“悔过书”。可慈悲伟大的师父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一次又一次的点化使我猛醒,于是我写了声明作废。

2001年我从劳教所回到家,由于学法少,不能站在法上认识法而写下了“保证不进京”等。通过学法和交流。使我清醒过来。因此,我现在严正声明:自1999年7.20以来所有向邪恶妥协的所说所写和有关“悔过、保证”等材料全部声明作废。我要坚定地修炼下去,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加倍弥补自己的过错,为讲清真相、救度众生、铲除邪恶因素。真正成为大法弟子,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

大法弟子:赵志刚 2002年7月10日


声明

我曾三次进京为法轮功上访,后被非法刑事拘留三次。2001年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由于我听信了已接受洗脑的人的话,以及邪恶制作的骗人的光盘资料等等,加上长达半年之久在看守所的非法关押,使我精神不堪承受,再加上心存执著,正念不足,于是在邪恶的逼迫利诱下,写了所谓的“保证书”、“悔过书”,做了一个大法粒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时至今日,我彻底清醒了。

现在我郑重声明:被非法劳教期间,我在不理智状态下写的所谓“三书”全部作废。并用我今后的正念正行挽回以往我对大法的不严肃、对师尊的不敬,洗刷自己的污点,重新归正自己的修炼之路。用一个真正大法弟子的所为,汇入洪大的千古不遇的正法之势中去,尽力讲清真相,让世上更多的受骗人明白真相。学法修炼是人生的最大幸运,修炼人无罪,法轮大法是正法,李老师用尽苦心,慈悲度人出苦海。师恩浩荡明我心,大法重新照我路。今后我要听师父的话,以法为师,做一名完全符合“真、善、忍”的真修弟子。

肖振同 2002年7月25日


严正声明

今年4月份去北京正法后顺利返回,回到家中受到了来自家人的重重压力,一位在公安部门工作并且平时我很敬重的长辈知道后把我叫去,在他家中对我进行了3天的所谓的说服教育,这位长辈利用了他几十年工作中积累的经验,利用家庭、亲情、单位等等所有能想的到的,几乎对我所有的执著心进行了全面的检验,妻子在旁边哭哭啼啼的要离婚,这位长辈见我坚定修炼的心不动,转而又退一步让我保证只在家学和炼,只要不出去正法就行,我知道这也决不能接受的,但在几个人不断的软缠硬磨下,加上自己想找借口走脱,(当时我作好了出去以后在外流浪的打算)这种情况下我说了一句妥协的话。虽然是违心的,但毕竟那句话已出口,我深知自己很多方面还是有漏,比起许多从更艰险境地中走过来的大法弟子相差太远,在此严正声明原先说过的那句话作废。以后要进一步严格要求自己,言行一致,在学法和正法上勇猛精进,以弥补自己以前的过失,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刘军 2002年7月23日


严正声明

在劳教所邪恶的环境中,我没有经得起干扰,自己倒向了邪悟,写了不该写的东西。过了一段时间,发现自己悟得不对,简短的经文都背了上句忘了下句,才知道自己整个状态不对,又返回大法修炼中来了。现在我声明以前我在被非法劳教期间所写、所说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一律作废。坚定地维护大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聂新民 2002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当大法遭到迫害时,我下决心去北京正法。2001年11月30号上午9点,我们在天安门金水桥上打出了两米长的横幅,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迫害大法天地不容!”由于自己的显示心,回来后,在发真相资料时被当地恶警抓去,在县看守所里,由于自己的情太重,被求安逸心带动写下了“保证书”。出来后,我真是万分痛恨自己,整天闷闷不乐。正在这时,我读到了《明慧网》上“加倍弥补,挽回损失”一文,同修们的心得体会,我一下明白了,这是师父对我们又一次的度化,是最大的慈悲。现在我严正声明,我在看守所里写的“保证书”一律作废。从今后好好学法,耐心向世人讲清真相,多发正念,做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助师世间行。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陆大法弟子:屈保荣、李长清 2002年6月15日


声明

1999年7月20日邪恶之徒造谣、迫害法轮功,因此,我去北京上访,去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邪恶之徒把我押回后,非法将我送派出所拘留。在家属的哭闹、邪恶之徒的强迫下,我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回家后,我看到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中说:“因此一些学员在被迫害的痛苦中承受不住,干了作为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也绝对不能干的事。这是对大法的侮辱。” 之后,我感到自己做得不对,不应该向邪恶之徒们保证什么。所以现在我声明以前我所写、所说的违背大法的一切作废。今后我要讲清真相,证实大法,发正念,救度众生,助师世间行。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范彩云 2002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认识不深,不能在法上认识法,根本执著未去,在劳教所邪恶诱逼下,被逼接受洗脑,做了作为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也绝对不能做的事,愧对大法、愧对师父。现严正声明在劳教所所写的“决裂书,保证书,悔过书”等一切邪悟的东西全部作废。只有在大法中修炼,生命才真正的有了意义。我要重新全身心投入正法修炼中来,在正法中以行动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王志 2002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后,看到那么多的大法弟子被迫害,使我受到很大的震动,同时悟到我作为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所以我必须走出去,向世人讲清真相。2000年6月进京上访,后来很快被恶警送回当地,在强制和欺骗下写了“悔过书”,做了一个修炼人不应该做的。现在我声明由于高压迫害使我写的“悔过书和保证书”一律作废。坚定修炼大法,要精进实修,洗刷我修炼道路上的污点。

大法弟子:韩清全 2001年2月8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0年11月8日被派出所警察从家无故抓走刑事拘留,2001年元月5日恶警将我迫害得不行了,他们怕我死在看守所就把我放了。之后他们几次抓我,我被迫流离失所。他们抓不到我,便威胁说如果我不去公安局就要开除我儿子的工作,最后由于没有放下情,怕影响儿子的工作就去了公安局,原来他们骗我去公安局叫我写保证,不知什么时候我还上了电视镜头。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本来就不是发自内心的,现严正声明全部作废。讲清真象,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管桂兰 2002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97年初开始学炼法轮功,7.20前后二次进京上访,在邪恶采取栽赃陷害、造谣等流氓手段的威逼、欺骗的高压下,被迫写下了“保证书”和违心地按照邪恶的要求写下了攻击大法和老师的邪恶言论。这不是我内心真实的表现,是不情愿的,也是由于自己不能在法上认识邪恶迫害的目的和自己的根本“私”的执著没放,被邪恶钻了空子,做了一个修炼者不该做的事。我现在严正声明:在那时被谎言欺骗和高压威逼下所写的一切“保证书”之类的东西统统作废。我坚决一修到底。甩下包袱,紧跟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在修炼的道路上理智、清醒的一步步走向成熟,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声明人:张连荣 2002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主意识不强,在压力和邪悟者误导下,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在同修的帮助下,通过学法,彻底醒悟过来了,在法理上真正认识到了自己的罪错。现特此声明在邪悟和压力下所说、所写的违背大法的一切言行作废!坚定地走好今后的路,弥补过去的不足,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邓朝罡 2002年7月20日


声明

在学法、正法的历史进程中,我在偏离了法后所写的一些所谓的“保证”与签名,无论什么原因,都是自身变异与不好的因素造成的,完全出自于一个私心及后天形成的观念。我今天郑重声明,做出的对不起师父与大法的邪悟言行,过去所写、所说所做的那些违背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跟上师父正法进程,“正念正行,精进不停”,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张银洲 2002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2001年5月,我在贴真象材料的过程中被抓。在看守所和洗脑班,由于执著心(尤其是怕心)的驱使下违心地做了一系列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事,在看守所写了“保证书”,在洗脑班写了“三书”。现严正声明,在邪恶迫害下,我的所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所为及“保证书”、“三书”全部作废。从新做一个堂堂正正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坚修大法紧随师。

吴凤妃、石岐 2002年7月23日


声明

由于我在劳教所被洗脑,听信了邪恶的谎言,站到了大法对立面,做出了对师父、对大法不好的事,我出来后才醒悟,自己完全辜负了师父的一片良苦用心,我对不起我们伟大的师父,我给师父和大法抹了黑,给我自己修炼染上了一个大污点,这是我的过错。我现声明,不管我在何时何地或给何人写的说的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东西一律作废。我要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法轮大法是正法。我要坚定不移的修炼大法,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廖大英 2002年4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因发真相资料被邪恶非法劳动教养。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没有正念与正信,对大法不坚定,又有对人的根本执著,在劳教所被伪善谎言所迷惑主动邪悟。现在特此声明:所写的“悔过书”、“保证书”及所说、所写、所做的有损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挽回给大法造成的负面影响,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正念清除邪恶。加强学法,排除思想业的干扰,重新证实大法,坚定修炼,不辱师父赋予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大法弟子:石桂芳 2002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们是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邪恶抓回送进看守所的,后来叫我们去洗脑班,在洗脑班上恶人强迫我们写了大法弟子不能写的、说了不能说的违心的话,我们现在意识到这是绝对错的,是我们学法不深造成的,是我们的污点,要洗刷这个污点。我们以后要多看书,多学法,按时发正念,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抵制邪恶,跟上正法进程。现严正声明,以前写的说的包括家人在我不知道时写的“保证”、对法不好的话全部作废。

刘清姗、刘妮 2002年7月25日


严正声明

在高压下,我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也不能做的事。我通过学法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要从根本上否定邪恶势力的干扰和迫害。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的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废。在今后的修炼中,我一定要珍惜这万载难逢的修炼机缘。以法为师、排除干扰,真正地起到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坚定地维护法,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大法粒子应该做的事,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王萍 2002年6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0年12月份被邪恶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于2001年3月份送进洗脑班。在高压迫害下我没有守住心性,被邪恶钻了自己执著心的空子,说了写了一些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话,给大法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给自己的修炼路抹了黑。在此我严正声明,在高压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不利大法的话通通作废。坚修大法,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熊金红 2002年7月16日


声明

2000年12月,我在被强行关押期间。迫于压力写了有损大法的话,2001年在劳教所由于自己的执著,配合了邪恶,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我在此严正声明,给邪恶所写的“三书”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周建峰 2002年7月21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把邪恶的迫害当作是人对人的迫害,没有履行正法弟子的责任,顺从了邪恶的安排,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现在我们特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的维护大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王玉苹、蔡勤山、张桂芝、王淑芹 2002年7月20日


声明

自99年7月22日以来,自己在压力面前,因为自己有执著心,讲了有损大法弟子形象的话。在劳教所期间,因被洗脑,违心的写了“三书”及其它有损大法的“材料”,声明一律统统作废。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的弟子:陈云龙 2002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邪恶的谎言欺骗下,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特严正声明,2001年2月至3月期间我在洗脑班所说、所写的一律作废。今后,我一定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廖月珍 2002年7月21日


声明

自1999年7月以来,本人曾在众多的压力下写下了“保证书”,现在声明作废。我要继续修炼法轮功。珍惜修炼机缘,坚修大法紧随师。

杨小红 2002年7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在劳教所严管大队被迫害期间,在折磨中主意识不清时所说、所写的全部声明作废。决定重归正途,加强正念,在正法时期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学员:赵举财 2002年2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9年7.20后,参加了市妇联、市总工会召开的“座谈会”上的“签名”,现严正声明作废!今后坚修大法,以法为师,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张胜利 2002年7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学法不深,在高压下配合了邪恶,给大法造成了损失,今日特此严肃声明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紧随师。

法轮大法学员:陈淑芬 2002年7月25日


严正声明

因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被强迫签的名全部作废。全面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坚决护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谢琼芳 2002年4月21日


严正声明

在1999年,被逼在“保证书”上签名。现在声明所说、所写、所做的有损大法的一切作废。以后坚修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邢平义 2002年7月3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