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臧殿龙在阿城被迫害致死目击实录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7月29日】在揭露邪恶迫害的同时,我们想借一位大陆大法弟子写给同修的话作为编者按:“我知道有许许多多的大法弟子为证实法受尽肉体的摧残而矢志不移;还有很多很多的大法弟子为证实大法而被邪恶势力夺去生命。我觉得他们真伟大。有的同修说:‘大不了,这一百多斤扔给它们,脱了这个身体,死也不背离法!’我觉得大法弟子真伟大,但这句话中却可能包含了常人之心——常人勇士之心。为什么要准备随时丢弃肉身呢?大法弟子要是都离开这个空间了,谁最高兴?魔和旧势力最高兴吧。有了这样的认识,我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用坚定的正念破除邪恶势力的安排,绝不允许邪恶势力夺走我们宝贵的人身。”——摘自《绝不允许邪恶势力夺走我们宝贵的人身》一文,作者:大陆大法弟子
* * * * * *

2002年7月8日晚7点多钟,黑龙江省阿城市清真小区6号楼楼下及附近聚集了大量警察和围观群众。从停放的众多车辆中可以分辨出有“110”的、“120”的,还有消防车,有扛着摄像机录像的。看样子警察的此次行动是有备而来,精心布置好了的。此时,所有的视觉焦点都集中在4单元603住户的外窗台那名中年男子身上。

该男子名叫臧殿龙(黑龙江省双城市人,38岁),不断地向楼下的人群叙说自己的情况:双城市人,因修炼法轮功遭当地警察监视、搜捕,抓其本人奖赏3万元,抓其爱人奖赏2万元。为躲避恶人的迫害,来到阿城市寻找安身之处,暂住清真小区。没想到在阿城同样失去了公民应有的权利,爱人被抓走,两个孩子因炼功被学校开除,现在自己和孩子又遭到恶警们的非法抓捕。臧殿龙在窗台上表示,宁肯死,也不会让警察带走。

双方在对峙中天色越来越暗。臧殿龙的两个孩子从窗户伸出头,向围观的群众喊:“叔叔阿姨,我们是被迫害的,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们师父清白!”楼下的警察也对周围人说:“你们都听见了吧,连他家小孩儿都炼!”

6号楼顶上去不少警察和民工,楼下还有4个民工抻着一个大约1平方米的网,象征性地来回走动,在警察的授意下,向围观的老百姓表演,意思是你们看看,我是要救他,我们正在接他。

警察不断用言语刺激该男子。围观的群众见警察如此没有人性,纷纷议论起来。有个人大胆地说:“不就是一个炼功的吗?你们抓人家才要跳楼,你们撤走了,他就不跳了,为什么非得把人逼跳楼呢?乐意炼就炼呗!”警察听后对这人吼道:“你是干啥的?是不是也是炼功的?啊?”此人说:“我不是炼功的,就说这事!”警察没好气地说:“没你的事儿,离远点儿,赶紧回家去得了!”那人回答说:“我上哪儿去呀?我家就在这儿 。”

看明白事儿的人互相议论;这是逼着人往下跳啊,还录像呢!明天电视又得说,法轮功为了圆满跳楼自杀了,他们不说是自己逼人跳的。看来“天安门自焚”就是这样编排导演出来的,以后电视说的那些可不能相信了,都是造谣骗人。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楼顶的警察也更多了。看架势,非得把人抓住或把人逼着跳下去才算完。终于,警察从703室的阳台翻入603室该男子的阳台进入屋里,把门打开,涌进众多警察。就听屋里小孩子的喊声:“爸爸,你快跑啊,警察都进屋了!”

悲剧,活生生展现在上千人眼前的悲剧。随着臧殿龙的纵身一跃,整个事件达到最悲壮的一幕。只听“咚”的一声,人摔在地上,鲜血流淌了一地。在他落地的瞬间,又触及了一名民工,该民工也倒地受伤。人们简直不敢相信,就在眼前,眼睁睁目睹警察把一个几秒钟前还活着的好人给逼死了,死得那么壮烈,一个生命就此消失。到底是谁没有人性?谁在杀人?不昭然若揭吗?!

臧殿龙曝尸地上十多分钟才被装上车拉走,他的两个年幼的孩子在悲痛中也被带入警车,去向不明,下落不明,生死不明。围观的群众久久不散。整个事件持续了2个小时。

据了解,那个被砸伤的民工在医院伤情较重。其家属找到涉及此事的警察,要求警方出钱看病。警方的回答是:我们既然是花了30元钱雇佣的,出了任何事概不负责。

此次非法抓捕行动中的警察是哈市、双城、阿城三家联合进行的。如此明目张胆地抓人,映射了国家权力机关无视人权的可耻行径。臧殿龙的死是继鞠亚军之死的另一个被迫害致死的铁证。据公安内部消息:臧殿龙的妻子徐永芹及两个孩子(15岁的臧浩然、13岁的臧浩童)现被关押在双城市看守所。在同一天双城市又有几位大法弟子被非法绑架,他们是:臧殿文、陈俊波、高佩奉、闫淑芬及女儿和闫淑芬的妹妹等。

就在要发稿时,又有一名家住阿城市白酒厂家属楼叫李洪斌的男子因炼法轮功被两次非法劳教,在长林子劳教所因抗议非法关押而绝食期间被管教强行灌食,导致死亡,年仅43岁。在这短短9个月的时间里,阿城市已被证实的就有3名男子因炼法轮功,被江XX政治流氓集团残酷迫害,夺去了宝贵的生命。天理不容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