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常德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实纪录


【明慧网2002年7月30日】我的母亲名叫宋浙梓,常德市东区供销社退休职工。是98年11月得法的。得法前因身体不好有内风湿,夏天不能喝冷开水,腿脚麻木、静脉曲张,连上楼都吃力。学过多种气功、试过多种民间偏方、信过许多小道治疗方法、也到过许多医院检查(医院居然说我母亲没病),可就是治不好。以前我母亲脾气很暴躁,喜欢骂人。自从学了法轮大法后,身心得到了很大的受益。也使我和我姐走上了修炼的道路。可是这么好的功法却被取缔了,我们都感到不解。于是2000年4月我母亲去北京上访。

常德的“610”办知道了我母亲上访的事后,就要我母亲单位的领导去北京找人,我母亲因没找到信访办就回来了。知道我母亲回来后,常德的“610”强行把她抓到常德市城东派出所关了2天,家人担保才准回家,并罚款4000元,说是到北京找人的路费由我们出。

同年9月29日我母亲与当地的功友二十多人一起去北京再次上访,在郑州被截后关押在常德市第二看守所,因她是第二次上访就把她判了一年半的劳教,送株洲因血压太高被送回来,第二看守所把情况汇报给省里,省里批示解除劳教放人回家,可邪恶的“610”骗说放人回家,却直接送到市拘留所,搞转化洗脑班,每个月还要向拘留所交340元的伙食费。如不交伙食费就不准家属探望,交了钱也只能在交钱的时候看一次,你想下次再看它们又向你要钱。一起骗去的有二十多位功友。每天给她们吃的都是一个菜——水煮烂白菜叶。一年四季喝的、洗的全是自来水,还时不时对她们拳打脚踢、精神虐待,逼着她们写“三书”保证书、转化书、揭批书,说写了才准放人。

拘留所专门设有“转化室”,他们想要“转化”我母亲,我母亲不肯,他们就找来二十多人强行把我母亲拖到转化室,把她一个人关在里面,还弄伤了她的脚,24小时轮番对她进行精神虐待,不让她睡觉,折磨了二十多天,看我母亲仍然坚持炼法轮功,他们后悔说该不把我母亲弄出来,阻碍了他们“转化”后面的大法弟子,就这样他们的邪恶计划破产了。

2002年4月我母亲和其他坚定的功友陆续绝食,6天后她们用正念闯出了魔窟。我母亲被关押了18个月之久。放出来的功友每个都派有专人监视和跟踪。我母亲只在家中呆了8天,就又被邪恶的“610”、武陵区委、城东派出所、居委会、区供销社领导一行三十多人强行带走了。理由是有人打了三个匿名电话说我母亲会去北京自焚,这么荒唐的理由都找得出来。后来我们才知道是我母亲单位上政保科的李开政报的。因我母亲去买菜没向他“汇报”,那天他问我们,我们不仅没告诉他,还严厉的说了他一顿,希望他别助纣为虐。谁知他记恨报复(因他在看守我母亲期间经常打被关押的功友,我母亲出来后把他的恶行告诉别人)。被抓走后又直接送入拘留所,我母亲坚决不配合邪恶继续绝食,绝食第五天时,我们去向他们要人,他们竟然向我们勒索一万六千元钱,我们不答应,他们又把价码降到八千元,我们不给,五千也不干,他们的目的就是诈钱,我们说要出了什么事所有的责任由他们全部负责,他们害怕了,最后通过家人的多方努力终于在绝食六天后把我母亲放了出来。

可邪恶迫害我母亲还没有结束,2002年7月12日,我母亲又被邪恶在光天化日之下,四五个人强行把我母亲抬上车,为了阻止他们的这种恶行,他们把我的手臂都弄紫了。他们没有任何理由,践踏人权,乱抓无辜。我母亲在车中一路高呼着“法轮大法好”。后来打听送到了“610”新办的裕园宾馆转化班。听说这次全市大量乱抓无辜是因为7月11日常德市市长陈军文在常德电视台公开说“对法轮功的人绝不手软”。

我姐已于一个半月前因发短信息讲清真相被人告发被迫流离失所了。听说他们也要抓我,正四处打听我是否去上过网,我母亲抓走后第三天我也离家出走了,我不希望向我母亲那样被邪恶强行带走,因为他们对法轮功的人是不讲法律、不讲人权的,随时都可以到处乱抓人。至今发稿日期止我母亲已经绝食十八天了(被抓的那天就开始绝食以抵制邪恶对她的迫害)都没放出来,还不准任何人去探望。望各界人士能伸出援助之手,停止邪恶集团对善良百姓的迫害。

同时希望看到此消息的大法弟子齐发正念帮助大陆所有在狱中受迫害的同修,让他们都能正念闯出魔窟,早日汇入正法洪流中来,更好的讲清真相,救度被谎言毒害的世人。

湖南省常德市迫害法轮功的人员——
常德市市长: 陈军文 (值班室电话:0736 7224200转市长办公室 )
常德市武陵区委“610”书记 : 戴羲 (直拨电话 :0736 610)
常德市武陵区公安局政保大队队长: 朱学毅 (办公室电话:0736 7225594)
2001年1月至2002年4月期间常德市拘留所办转化班的负责人: 杨昌武
常德市武陵区政法委书记: 郭宏民(书记办公室电话:0736 7258428)
办事人员 :李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