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劳教二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部分事实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7月30日】甘肃省安宁区劳教二所女子大队为了迫害大法弟子,一刻也不让她们闲着,强迫参加劳教所非法私营的各种苦力劳动。去冬今春,恶警们让大法弟子在寒冷的冬天坐到院子里数一次性筷子、扎把子、打包、装卸车。进入春季后,随着市场上筷子用量的加大,大法弟子们做筷子的数量越来越多,时间也越来越长。自春节过后,就再也没有过星期天、节假日。从早上开始能看清筷子的时候到晚上在灯光下不停地数,不停地扎,从原来的每天4袋子增加到7袋子,(每袋大约4250双筷子)到时完不成任务的还要罚着晚上值班。63岁的大法弟子古玉玲,无论怎么干,任务总是落在后面,值班的吸毒犯还不准别的大法弟子帮她,就罚她夜里值班(陪吸毒犯在号室地上来回走动2小时才准上床睡觉)。从早到晚十几个小时大法弟子累得腰都直不起来,手指僵直得握不到一起。而且最重要的是筷子老板提供的消毒药水,没有生产厂家、配方,有的人一接触到这个气味,就头晕恶心、眼睛流泪,时间一长,连头发、眉毛也被熏成了黄色,手只要挨上还没晒干的筷子,立刻被烧伤。几个月下来,大法弟子的身体都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自从劳教二所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以来,里面的恶警对大法弟子千方百计进行迫害。首先对关进去的大法弟子进行24小时言行控制。不准随便说话,更不准和别的大法弟子说话;不准自由走动;并指定一至三名犯人监控大法弟子,就连上厕所也要请示值班员,值班员同意后才行,但必须由恶警指定的所谓“一家人”陪同(监视)才能上厕所,在来回的路上必须跑步,限制时间,有时到厕所没有空位,拉肚子回来较晚,就要受罚(轻则辱骂,重则被罚站)。如果哪个大法弟子喊了“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的口号,马上就有恶警指使犯人上来捂嘴,然后戴手铐,关禁闭。武威大法弟子乌兰芳,在邪恶迫害大法时第一个站出来喊了“法轮大法好”的口号,就被关了禁闭。

庆阳地区大法弟子范俊草(一个60多岁的老人),被非法关进劳教二所女子大队后,为了维护大法,抵制邪恶,一进去就不背邪恶制定的“守则”,就被罚站。每天晚上都被罚站到12点才准上床睡觉,还暗地里指使犯人殴打她。其中31岁的吸毒犯李玉萍(家住安宁区工商局家属院)是当时所谓的大治(管全中队的值班员、组长和学员),多次在背地里对范俊草进行毒打,逼她背“守则”。每次范俊草喊了正法口号和炼了功,邪恶之徒都要给她戴手铐,用电警棍拷打,有时悬空吊挂,使全身的重量全部集中在手腕上,铐子被卡到肉里,痛得她发出令人揪心的惨叫声,连吸毒犯都听得难受的无法入睡。由于吊挂太久,老人的双脚肿得像馒头,穿不上鞋,上厕所时无力跨上厕所的站台,两手不能解下自己的裤带,每次上厕所都由监控的吸毒犯帮她解裤带。有时她喊了真相口号,邪恶之徒把她按在地上蹲着,然后把两手从单人床两个最边缘的空档里硬拉过来,然后用铐子铐在一起,站不起来,也不准坐到地上,难受时越动,铐子卡得越紧,最后就卡到肉里去了。这就是甘肃省安宁区劳教二所所谓的“教育、感化、挽救”。

2001年6—7月份,天气炎热,二所及女子大队的邪恶之徒为了逼大法弟子们向邪恶屈服,就叫我们到银滩大桥(在安宁区)那里平地、拉土、背土、拣石头,我们到工地之后,一刻也不准休息,连擦一把汗都被说成是偷懒、消极怠工、抗拒劳动,轻则收工后被罚站,重则扣分。大法弟子崔玉梅在有一天下午背土时实在背不动了,一个吸毒犯同情她,少装了一铣土,被恶警王永红(警号6223042)看见,罚她用大蛇皮袋子背土,装好后一个吸毒犯怎么也搬不动,她就叫两个吸毒犯把袋子抬起来放到她身上,结果当场把她压倒在地上爬不起来,恶警还说她装蒜,不使劲,还暗示值班的收工后对该大法弟子进行了罚站,而且当月给她扣了29分(等于延长劳教期限10天)。

大法弟子就在这样的高温下,一会儿铲土,一会儿背土,一会儿推车,一会儿拣石头,没有擦汗的工夫,也没有伸腰的工夫,更不许休息,然而每天中午收工回去,吸毒犯想吃多少打多少馒头,大法弟子只给半个馒头,每晚收工回去都是夜幕降临,吸毒犯可以尽饱吃,大法弟子只能领到一铁勺(约二两汤面)。面对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同修刘文喻开始绝食抗议,几天过去了,恶警们想尽办法,哄刘文喻吃饭,她都做到了金刚不动,继续坚持绝食,直到出现生命危险时,劳教二所的领导才答应了刘文喻提出的条件:叫二中队的大法弟子吃饱饭,她就吃饭。大约半个月的“饥荒”在大法弟子的绝食抗议下结束了,可是她本人却只剩下了一副“皮包骨头”,同修们说:“现在能吃饱饭,是刘文渝拿命换来的呀。”

2001年6月的一天,大法弟子苏玉萍只因出队长办公室时没说“谢谢”,就被罚站到太阳底下曝晒了三天,人被晒得晕过去,恶警王艺欣(音)竟将苏玉萍用电警棍电醒,然后戴上手铐吊挂4个小时,放下后又铐在床架上七天七夜。

大法弟子李翠红被非法关进劳教所到第三天只因跟同号室的大法弟子说了一句话,就被邪恶之徒视为违反了所规队纪,就被戴上手铐挂了起来,至今手腕上还留着戴手铐卡下的肉棱子。

2002年元月8日,大法弟子王玉霞又一次被当地的恶警非法押送到了劳教所女子大队,为了她抗议拒绝下车,恶警们指示4个吸毒犯把她抬进号室后就戴上手铐挂了起来。寒冬腊月,连衣服也不让添加,上身只穿着一件毛衣,吊挂了八天八夜。

2001年8月4日,吸毒犯把打上后不想吃的面条装到袋子里让大法弟子往垃圾箱里倒,大法弟子不干,说是造孽,当晚打饭时,值班室就拒绝给该号室的3名大法弟子打饭,还把浪费饭菜的罪名反过来加在了大法弟子的身上,为了抗议邪恶这种无理迫害,该号室的3名大法弟子进行了绝食抗议,其中有一名大法弟子绝食时间长达十余天,绝食的时候,女子大队的恶警对她进行了软硬兼施,当着面说她们失职,没有及时了解情况,使她受了委屈,造成了今天全大队的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的情况。实际上恶警们把坚持绝食的大法弟子隔离,叫来劳教医院的狱医,指使七八个吸毒犯把她按在床上强行灌食,恶警卜琪还叫吸毒犯把隔离室仅有的一张床板去掉,让大法弟子睡在水泥地上,还把帮她洗衣服的一名吸毒犯(了解大法真相)训斥了一顿。该弟子绝食两个星期后身体极度虚弱,在这种情况下,给她强行灌食后,恶警卜琪不准人搀扶,让她自己从医务室走到隔离室。一次上厕所,她晕倒在半路,恶警不但不准吸毒犯搀扶,还恶狠狠地对她说:“这是你自找的,谁叫你不吃饭?”是因为大法弟子对邪恶的无理迫害进行了抵制,可是事情过后,邪恶竟给她扣了240分,记警告处分一次。而对导致这件事情发生的重要责任人“大治”李玉萍没做任何处理就按期释放了。

这就是他们所谓的“教育、感化、挽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