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机场三小时 经历难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7月4日】六月底,我决定前往香港与世界各国的功友一起进行和平请愿,抗议中国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28日和29日,两位先我出发的新加坡学员相继被香港入境处无理遣返,我也从网上了解到其他国家的功友被拒入境的情况,我的心里有些不平静,因为我上次参加香港法会即在机场被无理扣压两小时,我会不会也上了黑名单呢?如果无法参加请愿活动多么可惜!脑子里总是出现这些顾虑,我知道自己的心态已经不对了,不是一个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种种的执著和隐藏的怕心都起来了。和几位功友交流时,他们都鼓励我,不要想太多,要加强正念,重在正法的过程。另外,我从明慧网上看到那些被遣返的弟子们做得都很好,平和又坚定地向警察讲真相,大多数警察都被感动了,这就是在救度众生。渐渐地,我稳定了心态,收拾好行李,请先期到达的功友帮我订下酒店,登上了飞机。

6月30日星期日中午,飞机准时抵达。我在过海关时被身着白制服的特殊人员请到一边,他从入境处检查员那里拿走了我的机票和护照,带着我走进了不远处的一个房间。推开磨砂玻璃门,我首先看到了一群穿着深蓝制服的警察,门口的工作台后还有十多个入境处管理官员,中间的排椅上坐着大约二十多个被扣的乘客,有好几个是我认识的海外弟子,其中一位澳大利亚学员正在发正念。我找了个位子坐下来,心想:我要不要表现出是炼法轮功的?如果保持沉默还有可能出境吗?这时,快到一点半了,一位同修轻声说:‘发正念’,有五六个功友马上盘腿结印,我也静下来结印,很快我们同时立掌发正念。在立掌的那一瞬间,我从心里感到一种殊胜,我是大法弟子。与此同时,十多名警察在一旁一字排开注视着我们。房间里的气氛是紧张的,可是我的心平静了,紧张和不安消失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应该立掌除恶,应该坦坦荡荡地发正念,这不是我来的目的吗?

一会儿,一位女警官叫我进去问话。我问她为什么把我扣在这里,她说:“我们会帮你办手续,每一个旅客我们都要了解情况。”我说:“可并不是每个旅客都要被扣在这里这样了解情况。”她问我来香港的目的,我说:“两个目的。一个是参加法轮功的活动,呼吁停止镇压法轮功,因为大陆江集团搞的残酷镇压是错的。另外我也会在闲时观光购物。”她还问到我在香港朋友的名字和地址,我说不能告诉你们,因为你们无理地把我扣在这里。她说好吧。谈话很短,最后我说:“小姐,希望你有时间了解一下法轮功,法轮功是很好的。”

房间里人来人往,二十来名入境处的警官忙着填表、查行李、联系航班,我在一旁看着觉得他们好可怜,他们在执行着违背良心的任务,平添了这么大的工作量来对付一群平和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此时的行为会给他们的未来带来什么呢?

被扣押的旅客中据说有的人是因为名字和法轮功学员一样,有的是因为与学员同机或同团也被强行剥夺了暂时的自由,他们有人向警察气愤地抱怨,有的人高声聊起天来。而法轮功学员这边却是宁静镇定。

警察对待学员的程序是一样的,先没收证件然后问话,为我们每个人填一份表,再接下去就是去联系机位,尽早地将学员遣返。当机位办妥,警察就会来让你在拒绝入境表上签字,然后检查行李,押上飞机,不走就拉,再不行就抬,甚至捆上装入袋中。所以,房间里不时会进来一队警察,强行‘押送’某位学员上飞机返回所在国家,经常是十来个警察送一个手无寸铁的炼功人。

我到了没多久,就看到一位同修被这样送走,他个子不高,被夹在一群蓝制服当中,一群人拥着他向外走。这时,几名学员一边目送他离去一边开始背诵经文“正神”:“正念正行 精进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坐在一旁发正念的我看到这一幕,听着学员们坚定低沉的声音不禁流下泪来。旁边的警察大多都不敢正视我们,有的显示出无奈的痛楚。在常人这个空间,我们似乎处于弱势,我们暂时失去了自由,并受到罪犯一样的对待。可是,我们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我们要配得上大法弟子的称号。接着大家一起背诵“论语”。自此以后,我们就开始集体学法,半小时发一次正念。我在功友中间,感到的是祥和与正信,我真高兴在这种环境下能够与功友一起堂堂正正地学法发正念。

后来,警察开始检查一位台湾男学员的行李,我们知道要送他走了。他被带到一个小房间,一群警察把他围在中间,另有警察站在我们前面挡住去路。这位学员不同意上飞机,并且开始讲真相,忽然一下子他被六七个警察抬了起来往门外抬去。学员们都不约而同地大声说:“不可以这样对待他。他是个好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们有什么理由把我们扣在这里?”我们被警察拦住,无法向前,大家便开始讲真相。两位澳大利亚的男学员面对监视我们的警察,入境处的警官以及前排的非修炼者义正辞严地揭露江集团镇压法轮功的邪恶,并劝告他们不要昧着良心执行命令。另一位功友拿出了“见证”画册,向香港警察展示国内迫害法轮功的铁证。挡住我们的警察表现出无奈,有的说他是为了工作生活不得已,学员就说良心正义比工作更重要。一位女警官说:“不要说了,我好烦。”学员们说:“不是我们让你烦,不是我们为难你们,是你们为难我们,是江泽民在为难你们。”

在接下来的学法交流中,有一位功友提出:“我们不应该承认邪恶的安排,我们不应配合警察回国,应该尽可能地坚持到第二天邪恶之首到达近距离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控邪恶之首的邪魔。(当时我们尚不知邪恶之首即在当天下午抵港)我们应该知道自己是来做什么的。”我听到这里,陷入深思,他们说得对,为什么我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在这之前我一直准备轮到我就走,我却没有想到不能主动地配合这种安排。我感到惭愧,学法多年,在考验面前却胆胆突突,甚至不明确自己应该做什么。

我们又继续学法,这时,警察来找我了,他给我看了一下我的护照,说:‘这是你吧?’我说是。他说:‘我们已经安排好了,一会儿就送你回新加坡。’又有警察拿来一张小纸,是拒绝入境单,让我签字。我坚决拒绝,说:‘我不同意你们无理拒绝我入境,我不签。’警察说:‘随便你。’就把单子拿走了。这时,警察多起来了,几名入境处人员把我围住,说:‘来,请你到这边来。’我说我不去,我们在学法。他们就过来说“要走了,已经安排好送你上四点十分的飞机,这是最早的。”我说:‘我不走,这不是我订的飞机,我为什么要中午才到现在就走?我已经订了酒店。我要见你们的上级。’由于我的‘不合作’,警察们的态度变坏了,几名男女上来抢走了我的背包,开始把我从座位上往起拉,一边厉声说:“你走哇,走哇。自己走。”拉拽中,我倒在地上,裤子也破了,场面很乱。我大声地说:‘你们这是什么警察?你们做错了。’最后,两名女警一边一个架着我,后面跟着八九个警察一起向门口走,前排的被扣旅客都吃惊地看着我们,我趁机说:“因为我们炼法轮功被扣在这里。法轮大法好,中国的镇压是错的。”到了门外,一个早就等在那里的警察展开了帆布袋向我示意,我说:‘不用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对法轮功学员使用这个袋子。’他不敢看我。警察们架着我走过特殊通道,我一面走一面对他们说:“我知道你们在执行命令,可是你们把我们强行送回家,江泽民就听不到我们的声音。我们留在这里非常重要。为什么我们要不顾一切地来香港?你们知道中国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在受折磨吗?你们可以用不同的态度和方式来完成工作。”警察们的态度完全变了个样,两个刚才还大叫的女警官轻拍着我说:‘冷静一点儿吧,没事了。’我一面说一面走到了机舱门,到了这里,警察架着我的手才放开,这时才把护照还给我。我向他们说:‘法轮功是好的,请你们多了解一下。’

坐在飞机上,又向新加坡飞回去,我思绪万千。刚才的环境是严酷的,但我知道,这和中国大陆同修们所经历与面对的严酷是无法相比的。大多香港警察是出于无奈,与迫害弟子的邪恶有本质的不同。我体会到作为弟子能否真正地维护大法需要对法的深入理解和坚定的正念才能做到。正如师父所说:“考验面前见真性”。

在拘留室里,我常常想到师父的经文:《正念正行》


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虽然只在香港停留了三个多小时,这段经历给我带来了深深的震撼。回顾此行的前前后后,我认识到自己在修炼上的差距。我为自己能够讲出真相感到高兴,感到了努力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急迫,也意识到了自己在关键时刻的考验面前,正念还是不够强大,并没有从一开始就在法上认识到自己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短暂的香港之行是自己在正法期间走过的又一段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