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玉田县恶警野蛮折磨大法弟子的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8月29日】自1999年4月25日以来,河北省玉田县政府不法官员、玉田县公安局、各镇派出所、洗脑班、玉田县看守所对玉田县大法弟子进行疯狂迫害,暴力实施江泽民的犯罪指令:经济上搞垮(代表了先进生产力),名誉上搞臭(代表了先进文化),肉体上消灭(代表了中国人民的利益)。

1999年4月25日以后,便衣警察就在晚上到炼功点,以无事随便看看为借口,骗走了炼功点上学员的姓名。有的镇政府不法官员还长期24小时全天监控学员的行为。政保科一名警察说他在98年底就开始监视法轮功了。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那天,所有学过法轮功的人都收到类似“传票”的东西,必须去村委会,在村委会里镇政府的人和村委会的人逼着写“保证书”,不写的立即被送往县里洗脑班。

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第一期洗脑班从99年7月20日后就开始了,班上有40多人。对于坚持说炼功的,公安局长刘万里就当众命令恶警将大法学员用绳捆起来,在高温烈日下曝晒几个小时。每天必须按他们要求的写,七天后才肯放人。

2000年3月7日在洗脑班里有四名大法弟子被警察电了一个下午,每隔半个小时电一次。后又有五名大法弟子被恶警用手铐吊在一根钢管上,脚尖着地整吊了八个小时,有大法弟子要上厕所警察也不许去。有的大法学员胳膊被吊得不能动了。在这种情况下,恶警们还用电棍电,有的大法学员脸被电出了大泡。长时间电完后又将大法弟子吊在那根钢管上,吊一天不给吃饭,不给水喝。晚上又吊在床的上铺上半夜。有的大法学员被吊得小便流血。恶警给大法弟子带自制的脚镣(和看守所的不一样),只要走路就会磨脚。就这样恶警还逼迫大法弟子出去跑步,有的大法弟子脚被磨得流出血来。就这样一直被关到2000年6月12日。

恶警田尚手拿一尺多长的四楞木头,用力击打学员的头顶、两腮、臀部,打得大法弟子口吐鲜血。恶警常宗辉还用打火机烧大法学员的下颌。

这一次班上共关了三十多人,上北京的大法弟子每人五千元罚款;被绑架进班的每人三千元罚款;没进班的也三千元罚款;另外每天还得交伙食费十元。有的家庭被罚款一万多元。

2000年6月24日洗脑班又抓了很多人,其中有五位是刚从洗脑班上放出去的,理由是他们收到了师父的新经文《走向圆满》。当天恶警便将其中五位大法弟子关进看守所。一个月后恶警常宗辉将其中一女大法弟子在看守所填了一张刑拘释放表格,而后又将她关进玉田公安局留置室四天,后来又把她关进洗脑班。恶警孟庆山把这位大法弟子用手铐铐在一颗大树上,当时正是盛夏,树上的很多蚂蚁都爬到她的身上咬她。

有很多大法弟子是无任何理由被从家中被抓走的。实习恶警孟庆山有意迫害,将一近60岁的女大法弟子用手铐吊在那个吊过五位大法弟子的钢管上只能脚尖着地。政保科科长蒋凡用电棍电被吊在铁管上的两位男大法弟子,一万五千伏的电棍直电大法弟子喉咙处,使大法弟子发出令人心痛的惨叫声。

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年大法弟子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妹妹被恶警用电棍电的悲惨情景,她气愤地说:电视上都说“教育转化”,“以情感人”,“以理服人”,这都是瞎说的,你们用这么恶毒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让我看到了你们卑鄙的行为和丑恶的嘴脸。邪恶之徒便灰溜溜地走了。

这些被绑架来的大法弟子最大的六十多岁。她们早晚各一个馒头、咸菜;中午两个馒头、白菜汤。渴了喝凉水,睡在水泥地的床铺上。每个人在释放时交罚款五千元、每天的伙食费十元。有的大法学员共计被勒索六千多元。

到十月中旬只放了一批。有的大法弟子一直被关到2001年5月;有的大法弟子被关长达一年零八个月。2001年1月5日玉田县洗脑班又非法从家中抓捕一女大法弟子,她有一个出生才八个月的儿子。公安局政保科的人将她关了八天,对她进行了肉体折磨。2000年11月政保科的恶警又将一名退休老人抓进洗脑班,此人在九七年就已经不炼了,只是家中有书,邪恶之徒就将他关了一个多月,在释放时还勒索了他二千多元。他的儿子气愤地说这是违法行为,声言要上告。

这些邪恶之徒就象强盗、恶霸,说大法好的人就抓,就往死里打,还非法判刑。多次到学员家骚扰,勒索钱物。

各镇派出所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虹桥镇派出所:2000年2月26日两位进京大法弟子被恶警残酷折磨。恶警将一女大法弟子用手铐在背后吊起来,直吊到口吐鲜血才将其放下。拳打脚踢就算平常了。她年仅十岁的儿子只因说了一句“我妈炼我就炼”,恶警就把孩子从家中抓到派出所,在那么冷的天将孩子用手铐铐在电线杆上一整天,又将母子二人分别在两个派出所的留置室关了九天,还将她家的粮食、柴油车没收顶替罚款。恶警还企图将孩子关进洗脑班,在家人强烈要求下没有得逞。有的大法弟子在家中被无故抓走,并进行肉体折磨,九天后有人在洗脑班上见到她们时,她们的脸仍青紫色,身上都青一块、紫一块的。而且每个大法弟子在留置室内被毫无理由地逼迫写450元的欠条。到现在恶警仍然多次上大法弟子家中骚扰企图迫害,并以有事调查为由多次叫大法学员去派出所、镇政府。

城关镇派出所:2000年2月28日城关镇派出所恶警将一名进京正法的弟子、二名在家中被抓的弟子关进留置室,将三位大法弟子两只手分别用手铐铐在铁槛上。留置室内没有床,没有任何东西,只能坐或站在水泥地上。派出所的恶警抄了一对大法弟子夫妇的家,拿走了电视机一台、音响、录音机各一台、金、银手饰各一套、汽油摩托车一辆、家中的三万多元的存折和现金几千元。由于孩子三月一日开学要交学费,在夫妻二人的强烈要求下,才留一百多元钱给孩子,并写了“欠条”。在离开留置室之前,每人被逼迫写450元钱的欠条。公安局局长刘万里(外号刘老狠)去派出所亲口说:把她(指进京证法的弟子)给我吊起来,吊她三天三夜。九天后,夫妻二人被分别送往洗脑班、看守所。

窝洛沽镇派出所:将三位大法学员从家中非法抓走,其所副所长用恶毒的语言污辱其中一未婚大法弟子,拳打脚踢,用电棍电。一年轻恶警打一名将近六十岁的大法弟子,该大法弟子将恶警的行为告诉副所长时,副所长却说:谁看见他打你了,你有证据吗?三位大法弟子在留置室被关了九天后,每人写450元钱的欠条,又被关进洗脑班。派出所多次到大法弟子家中无故骚扰,迫害抓人。

鸦鸿桥镇公安分局城南派出所:2000年2月28日非法将五名大法弟子从家中无故抓走,其中一位七十多岁,一位六十多岁。在留置室关了九天,被迫写了450元的欠条后又关进洗脑班。同年七月,一大法女弟子去北京正法,被当地派出所接回后(玉田公安局副局长、玉田看守所所长)玉田公安局副局长鸦鸿桥分局局长边永忠、分局副局长范保宗用电棍长时间电大法弟子的头顶、后背、腰、腿、脚趾。四个一万五千伏的电棍都电没电了。折磨了两次,长达四个小时,然后又送进玉田公安局留置室关了四天后送进玉田县看守所。到看守所时该大法弟子的眼角仍有瘀血,脸色青紫,嘴唇发紫,头顶上、浑身都是泡,几天后脱了一层皮。分局的非正式警察在检查女大法弟子衣服时,当着男犯人的面将女大法弟子的内裤扒下,无耻至极。

林南仓派出所:2000年2月28日留置室内关押去北京证实大法的大法弟子一名,从家中非法抓捕的几名。派出所恶警打大法弟子的两腮,不知打了多少下,使该大法弟子的脸被打得下宽上窄,在留置室的九天时间写欠条450元后被送进洗脑班、看守所。

玉田县公安局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2000年2月29日玉田县公安局恶警将依法进京上访的三名大法弟子关进玉田县公安局留置室,把一名女弟子用手铐铐在留置室的铁槛上,双脚几乎离地,吊了一夜,大法弟子的手呈青黑色,脸也紫青色,疼变形了。公安局还把她个人在银行存款三十多万元冻结。政保科的恶警常宗辉、孟庆山、孙玉霜(政保科教导员)用一万五千伏、二万伏的电棍电一个男大法学员,对学员进行非人折磨。

2000年11月玉田县又开始了大批抓捕大法弟子,共非法抓捕将近二十名大法弟子,将散发传单的学员非法劳教五名。邪恶的政保科恶警将大法弟子按在地上几个电棍同时电身体各处,多次长期折磨。很多大法弟子都受过这种折磨。

2001年2月政保科又一次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在大法学员绝食抗议五天的情况下,将学员用手铐反铐起来,扒在地上,身体上面压个椅子,椅子上面再坐一个人,然后四、五个人用四、五个一万五千伏的电棍电学员的头顶、两只手的手心、两只脚的脚心(连袜子都脱掉)。将电棍伸进女大法弟子的衣服里电还说下流话。这种恶魔行为令人发指。有的学员被电得整个脸都肿起来了。有的大法弟子脚心被电糊了走路一瘸一拐。

2001年7月玉田县电视台播放学员被抓的镜头时,能清楚看到同修的眼眶、脸部都青紫色。据有关人员透露:近期迫害更严重,有目击者(公安人员)说:简直没法看。到现在已有100多名大法弟子170多次被抓,大法弟子家庭和单位被勒索达二十多万元。

玉田县看守所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1999年9月玉田县看守所女号关进了两个唐山籍的女大法弟子——一名是21的大学生,一名是22岁的模特。玉田县看守所恶警指使刑事犯人打她们,不许她们说有关法轮功的真相,并在关入监室的当天把她们的双手背过来用手铐铐上,铐了十多天。吃饭、睡觉、上厕所也不给开,吃饭、上厕所都需要犯人帮助,晚上睡觉不能脱衣服,而且只能趴着睡。在犯人的打骂下,有时一夜要站上几个小时,腿都站肿了,到后来手铐都进肉里去了。十多天后才给拿下来,却又带上了脚镣。

2000年2月关进几名唐山大法弟子,又给大法学员长期带脚镣。恶警指使犯人打大法弟子。2000年8月有三位大法弟子在监室炼功,恶警就用手铐把她们铐在门上吊到半夜。第二天看守所恶所长张×、恶警张×轮番打其中二位弟子,其中一女大法弟子当时被打得外侧眼角瘀血,内侧眼皮鼓起血泡,脸全青了,嘴唇紫了。并给这位大法弟子带看守所最重的刑具——25公斤的大铁砣。她每走一步,地面都发出咕咚咕咚的声响。恶警让另两名大法学员跪着,学员不跪他们就用脚踢,一跪就是几个小时。

2000年12月,去天安门依法上访的大法学员非常多,而且大法学员多数都不说从哪里来的,北京恶警就将大法学员分往各地,分给唐山公安局有很多人,其中有十一名女学员、两名大法男学员被分到玉田县看守所。玉田县公安局政保科多次提审大法学员,它们把学员的手背在身后用手铐铐住,然后按倒在地上,身上压上椅子,椅子上面再坐一个人,然后拿来一捆电棍,长的短的、粗的细的摆在地上。因为学员有的绝食抗议已经九天,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们见状就说:如果你想说你是从哪里来的,你就点头,你不想说你就摇头。就这样他们四五个人象恶鬼一样围着学员用电棍电。电一阵停下来问说不说,学员微笑着摇头,它们又开始电。就这样折磨了三个小时,到最后学员一直在微笑。有个警察说你别笑了,我都下不去手了。学员从看守所被提走的时候,还是很好的,可是回来的时候都摇摇晃晃、折磨得不成样子。她们有的手腕上被铐破了皮在出血,脸上的大泡很大,大泡上面还有小泡,头发被抓得很乱,有一缕缕的头发被拽掉。然而她们的脸上仍在微笑。其中有一位大法弟子被电得大便失禁。有两名大法弟子被折磨得失去了血压送进医院。监室的犯人亲眼目睹了大法弟子倍受折磨,她们都流下了同情的泪水。她们都知道大法好,大法弟子好,都说:“这个国家怎么了?这么好的人被折磨得这样了,这个国家当权者怎么正邪不分呢?放着小偷坏人不抓,专门打好人,做好人也犯法吗?它们为什么这么怕真善忍呢?”这些外地大法弟子最后由各地派出所接回。

据公安人员透露其中有一名男大法弟子被玉田县某镇派出所迫害致死。

2001年2月有四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恶警给学员灌食,其中一名大法弟子灌食的管上有血,还有一名大法弟子被堵住呼吸道,几乎被窒息。

邪恶的罪行仍在继续,这只是个人所知一、二,然而这些犯罪的事实,都是铁证如山,有目击者。正告邪恶之徒:悬崖勒马,否则你们的下场不堪设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