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声明:一国两制的试金石(译文)

【明慧网2002年8月8日】我们呼吁全体香港居民、所有在香港经商的人们、所有关心香港未来的人们,都来关注这场起诉──因为这个起诉是对香港自由传统、司法公正、以及所谓的“一国两制”政策的试金石。

这场检控的性质

◇ 对无辜、善良人们的攻击

2002年3月,紧随着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下令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杀无赦”之后的两周内,警方在长春市逮捕了超过5000名法轮功学员。

四名瑞士法轮功学员为此计划到北京和平请愿。当他们发现进入大陆的签证被取消时,他们决定利用自己的时间自费在距离中国大陆最近的地方──香港进行请愿。他们是出于他们自己的善良心愿为在中国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呼吁。

2002年3月14日,这四位瑞士人在中联办门前安静地开始了为期三天的静坐和绝食抗议,随后又有十二位香港本地人加入进来。现场录像和静止镜头明确显示出,这些学员们是在和平地请愿,没有构成任何威胁,并且为过往行人留下了足够的空间。

然而,他们却被控“阻街”和“袭警”,并受到起诉。

◇ 违背事实的指控

与指控完全相反,证人提供的所有证据以及现场录像镜头全都明确地显示出,是香港警察在阻街和袭击无辜的民众。

◇ 与全世界所有善良人民的立场相对立

法轮功是和平的身心修炼功法,遵循普世原则:真善忍。这是一个寻求个人达到自我提高的修炼活动,没有任何政治意向或兴趣。他为世界各地千百万人和家庭带来了健康、宁静与和谐,在五十多个国家都可以自由修炼。

但是,1999年7月,江泽民出于对法轮功广受欢迎的极端嫉妒之心,决定禁止法轮功并开始了一场邪恶的镇压运动。在过去的三年里,数千万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受到了迫害,至少数十万人被监禁或送入劳教所和精神病院,数千人被迫害致死。这场迫害至今仍在继续。

这场迫害受到了全世界所有善良人们的谴责。当迫害不断加剧和江XX的“杀无赦”密令曝光之后,学员们及其支持者们在世界各地的中国使领馆/政府大厦前举行了请愿活动。在任何地方举行的请愿都是和平、诚挚、发自内心的,正如在香港举行的那次请愿一样;在任何地方举行的请愿都得到了各国的官员和民众强有力的支持。唯独在香港──这些和平、充满善心的请愿者却受到了诬告,并被送上了法庭。

是这些施加迫害者应该受到指控和起诉,而非请愿者。

◇ 没有迫害,就没有请愿

如果这些和平呼吁真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不便的话,那么首先遭受这些不便的就是数千万法轮功学员。而所有这些不便的起因就是江泽民及其恐怖集团所制造的这场迫害。所以,第一个应受指控和治罪的人就是江泽民,和他的恐怖机构“610办公室”及其在中联办的帮凶。否则,哪里还有法律与司法系统所赖以存在的基础──正义与公道?

目前在这场审判中受到考验的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的权利,而且是香港的未来。

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从一开始就是非法的。它粗暴地违反了中国自己的宪法以及国际公约。它实际上不仅攻击了中国的法轮功学员,而且攻击了所有信仰和追求真善忍的人们。这是对人类正义良知的严重践踏。

各地的法轮功学员都在竭尽全力让全世界的人们了解法轮功的真相和这场迫害的性质和恶劣程度,呼吁善良人们共同制止这场迫害。

通过和平静坐的方式呼吁制止这场迫害是不是犯罪呢?绝对不是!恰恰相反,这是最有益于世界人民的事情,因为道德、正义和真理是我们社会幸福的基石,而幸福的基石需要我们自己来维护,这包括你、我、还有全世界的所有人。

对请愿者的逮捕和审判根本就不应该发生──这是对香港法律和国际法律的侵犯。法治的丧失带来的将是社会的不稳定、投资的转移和繁荣的消失。把江泽民的迫害运动通过这次审判邀请到香港,势必会给香港的历史留下卑污的一页,也势必会损害香港的国际形象。而受害者也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还有所有认为理所当然拥有自由和民主的民众,尤其是香港人民。

香港的审判结果将会产生巨大而深远的回响。在这次审判中受到考验的不是法轮功学员,而是香港的未来。维护真、善、忍就是维护所有人的美好未来。

历史上有很多政治强权迫害无辜好人的例子,在每一个例子中,随之而来的是整个地区乃至世界付出巨大的代价。我们希望香港不要成为这样一个例子。

对于任何有良知和理智的人,是非对错不言自明。

对于所有香港公民,保护法轮功学员免于政治迫害就是在保护香港所有人的利益。如果我们对江泽民集团为迫害法轮功而切割香港的自由和公正表示沉默,那么最终受到伤害的将是整个香港社会。

对于世界上所有善良的人,保护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权利就是保护人类未来的福祉。

我们呼吁全体人民都采取正确的行动。

* * * * * * * * * * * *

背景资料:

2002年3月14日,16名法轮功学员在中联办外请愿。就在该次请愿开始不久,驻港中联办官员为阻止这次请愿,给西区警局打了五次电话。警方迫于中联办的压力,派出大批警员到场,并在法轮功学员周围地域设置路障,对人行道进行全面堵塞,把来往人流推至街上。几个小时后,数十名警察开始使用过度武力,把学员们拖入警车,他们采取勒脖子、掐敏感穴位的手段,导致九名学员受伤。

由于江泽民集团不断加大压力,警方把学员们送上了法庭,指控他们“阻街”和“袭警”。提交法庭的证据显示,学员们实际上没有妨碍任何人,反而是警察阻障了整个人行道,并进行了非法而且暴力的逮捕行动。在审判过程中,公诉人无法提供一个第三方目击证人。同时,还屡次提出与本案完全无关的问题,而法官竟允许公诉人继续下去。这位法官被指有偏袒行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8/8/344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