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东山区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9月15日】广州市天麓湖疗养院是东山区洗脑班“法制教育学校”所在地,那里长期非法关押大法弟子,那里的保安、恶警对大法弟子经常打骂体罚。

保安行恶,为所欲为

这个洗脑班本身约有5个保安,陈镜生、谭志强等4人是从东山看守所旁的机动大队调来的,有几次,陈、谭和主任李波三人把大法弟子邓芳留在课室,有时是从房间强行把她拉到课室,关上门,拍桌子大骂。陈、谭二人用手猛凿邓芳的太阳穴前额处,把她的头从这边凿过去,又从那边凿过来,非常凶狠,骂得唾沫四溅,拍桌子拍的很大声,震得小小的课室砰砰直响。他们知道邓芳受不了烟味,就故意把窗关上,再把烟对着她喷,把整个课室熏得乌烟瘴气的。谭甚至拿起拖鞋,凶恶地说要打,而且还威胁说不给吃饭,陈有一次就在课室里打了邓芳的背。这些事李波在旁边阴笑着看着他们这样做,并且和陈、谭等人一起大声骂邓芳。后来学员们跟政委崔X谈过有关情况,他不但不主持公道,反而袒护他们。

有一段时间,大法弟子王惠敏、余玮明、林颖怡、梁婷婷和邓芳5个学员被关在一个房间,阳台门始终锁着,学员们多次要求开都不让。6、7月天气很闷热,余玮明有时站在门口走廊的窗口处乘凉,一天早上,姓杜的保安值班,他很凶恶地不准余玮明出门口,余玮明就走进房,在里面来回踱步,踱到门口往回转时,杜保安马上走过来,嘴里骂着,眼露凶光,一手拿起放在门口的四脚铁架圆凳,高高举起,狠毒地说:“看我不打死你!”几个学员走过来讲了几句,他才放下凳子骂骂咧咧地走了。

6月17日,大法弟子蔡船早上洗漱回来,保安陈镜生说她用的时间长了,两人说了几句,陈就打她的手,在房里都听到打得“啪啪”响的一连三、四下打人的声音,学员在门口问陈为什么打人,他还抵赖不承认,说:“我没有打,谁打她了?谁看见了?”学员说听见了,而且蔡的手背很明显地红了一块,陈这才理屈词穷地走开了。

这些流氓保安在洗脑班里为所欲为,而负责这里的政委知道这些情况不但不去制止批评,反而为他们开脱解释。这一切反映出这个洗脑班的非法性,让人清楚地看到它的真实面目。

警察无故打人

5月19日,邓芳坐在阳台的凳子上,警察刘少伟走进来说她炼功,邓芳明确告诉他自己没有炼功,从来就没有不盘腿就这样坐在椅子上炼功的。刘气急败坏地狠狠地打她的脸,打完后又找到一根衣叉,举起来要打,邓芳站起来架住,刘猛力地把衣叉向后扯,由于用力过猛,把阳台门玻璃都撞碎了。在拉扯衣叉时刘大声叫:“我打你怎么了?你去告我呀!没有人看见!”值班的焦保安走过来,站在旁边看,邓芳说:“保安不是保护安全吗?看见打人你怎么不管?”他邪恶地说:“谁保护你的安全?你是什么东西!”刘恼怒的把棍子折断,恶狠狠地说:“下次我要看见你练功,我XX的不打死你!”林颖怡学员与邓芳住一房间,就以为是刘把棍子都打断了,她跟这里负责的崔政委说:“刘少伟打邓芳把棍子都打断了”,崔政委居然恶毒地说:“打得好,再打断一根!”6月中旬,刘又打王惠敏的头,打完后他还嚣张地说:“上次我就在阳台打了邓芳。”

体罚、不让学员睡觉,并且往地上撒水、学员身上倒水。

东山区洗脑班里腾空了206房间,专门用来体罚学员,不给坐、不给睡觉。邓芳被关在这个房间里5天5夜,王惠敏是连续被关了9天7夜,除此之外,还有大法学员从晚上10:30到凌晨1点被叫到课室反复看诋毁法轮功的光碟,直至凌晨3点才让回房,或者是叫学员一直在空房里呆到凌晨3点,共计约20多个晚上,到后期为了不让学员睡觉,就在广播里大声反复放诋毁法轮功的内容,当作噪音来干扰学员,为了不让学员在地上坐,就把阳台门锁起来,在地上倒很厚一层水。

王惠敏第一天晚上被体罚时,他们在房间里倒水并关上门播放录音并且故意把声音开得极大,住在201房的学员都听到震得“嗡嗡”的声音,后来王惠敏承受不了,流眼泪、流鼻涕,到后来甚至恶心吐出粘液来,王惠敏告诉值班的人说她身体承受不了了,叫他去报告一下,值班的人居然说:“我不管”,也不去报告,就这样播放了一通宵,第二天她的精神状态很不好,学员们强烈提意见,他们才不再给王放这么大的声音了。

6月6日晚上体罚邓芳时,他们往地上倒很多水,邓芳站得累了,只得坐在水里,刘少伟为了不让她坐后来就去接了一满桶水,对她从头到脚淋下来,淋完之后又去接满一桶水,又对她从头倒下半桶水,并叫嚣:“以后我每过5分钟来淋你一次!” 5月21晚冯潢与罗颂文学员也曾经被刘在房间里从头到脚淋水,在水里坐了一个通宵。

冯、罗二人被淋水后,学员就找崔政委谈,指出这种往人身上倒水的流氓行为必须要禁止,崔政委却还为他辩解,真是连一般的是非观念都没有。

区政法委书记亲自上阵,体罚学员

5月28日晚约9:30,区政法委书记张X突然走进邓芳房间,后面跟着警察、保安等7、8个人,邓芳刚好半躺在床上,因为连续几天的体罚,刚好又来例假,身体有些疲倦,张书记看邓芳躺在床上,顿时很生气,一把扯下她的被子,嚷到:“看你睡得这么舒服,下次叫你睡水床!”后来叫邓芳到空房,摆一张桌子一张椅子,张书记说如果她写悔过书才准坐,不写就不准坐,一直站,什么时候写什么时候才准坐,而且现在光写了还不行,要认错。否则写了也不算。就这样她被罚一直站着,从晚上约9:30站了一个通宵,又一直站到第二天中午。

现在东山区学习班的情况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了,保安等人的态度更加恶劣,做了更多不好的事,使那里的学员遭到了更多的伤害。

我们正告那些策划迫害大法弟子的610办公室人员,和对法轮大法学员行恶的警察、保安和其他帮凶,“善恶有报”是天理,如果你们再不停止这些罪恶的行径,你们的所作所为将得到应有的报应。不要以所谓的“工作”为借口而迫害好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