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大法弟子丁立红的正法历程


【明慧网2003年1月13日】听到丁立红走了,我们无法想象,那个一直面带微笑、祥和、纯善的他仿佛依然浮现在我们眼前;他一向平静如水,他坚定、美好的言谈还依然回荡在脑海。他对大法和师父的正念正信坚如磐石,他曾说:“我永远也不会背叛大法、背叛师父。”那是一种觉者的气势。他还曾说:“哪有自己啊,一切都是大法赋予的,只有在维护大法中才有自己的存在。”以下是他助师正法的经过。

丁立红曾经四次进京证实大法,多次被非法关押。

99年12月8日丁立红第二次进京上访,在信访办大门外面恶警层层设岗,很多同修在那里被抓捕,他顺利地进到信访办,填了上访表,高高兴兴地反映了情况。回来后被关在石家庄北焦拘留所,当时一本《转法轮》被抄,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集体绝食,邪恶被震慑了,匆忙把大法弟子转到各县看守所,丁立红被转到深泽县看守所,直至拘留期满。事后他说绝食很难受,即便是死也没人会选择这种方式,是对大法的正信使他撑了过来。

2000年2月4日,绝食后身体还没完全恢复,他和爱人(大法弟子)要参加集体炼功被父母知道看管起来,他们用智慧下了楼,立刻跑了起来,他很快上了一辆出租车,到了炼功地点,后来被恶警以“准备集体炼功”为由非法抓捕,在藁城县被拘留15天。那次坚定的正念使邪恶没敢动他一下,连提审都没进行。

2000年3月“两会”期间,被单位(石家庄铁路机务段)非法拘禁15天,并被强行剥夺开车权利,在单位打扫卫生、打杂,停发工资6个月,一次竟只发给他3块3毛9分钱,即便如此他仍然任劳任怨地工作。

2000年5月13日他又到天安门广场打坐证实大法,在广场上一恶人想举报他,并大喊:“法轮功……”,结果一帮便衣、警察冲上来开始打此恶人,打了半天才知道怎么回事。这次他被单位接回,被石家庄裕东派出所非法拘禁13天,并非法抄家、勒索罚款1500元,后又被单位非法拘禁10天。

2000年7月20日,他再次来到天安门广场,在国旗的正中央喊出“法轮大法好”,那次又被裕东派出所非法拘留15天。

2000年9月以后直至被邪恶迫害致死,他曾做了大量讲清真相的大法工作。

2001年8月底,丁立红当街被非法抓到刑警队,他拒报姓名,即使查出了他的个人情况,他仍然拒绝承认,一直绝食绝水抵制邪恶的迫害。警察劝他吃饭,他说:“我只要出去,我就是要饭,我也吃,哪怕是捡地上的白菜帮我立刻就吃。因为我们修炼人的生命是可贵的,我们都很珍惜。在你们这里我决不吃,我抵制你们对我的非法关押。”在出来的最后一天他还在讲真相,那次他一共绝食绝水28天。最后犯人都非常佩服他;有个警察从来没给过犯人自己的饭,却想把最好的饭让给他。后来与同修交流时,他平静地说:“当想到自己时,是一种苦;当想到大法时,是一种殊胜。”

2002年春节期间,单位领导称他:“工作上没得挑,人品特别好。”就是这样的好人,仍被强行绑架他到洗脑中心,一进去他就说:“你们把我弄来,给你们自己找了大麻烦,你们转化不了我。”叛徒说他执著于时间,他说:“我就是一辈子修下去,我都修。活着不就是活着吗,有这个身体我就修下去。”两个多月生不如死的残酷折磨对他毫无作用,他对大法的正念正信坚不可摧(详见明慧网2002年5月10日发表的《河北省会洗脑中心的野蛮折磨无法动摇我的正信》)。他说:“我从没想过自己承受不了,决没有可能背叛师父与大法。”

他很少落泪,在洗脑班里,看到那些一时糊涂而邪悟的人,他落泪了,落着泪跟他们讲,事后他说:“想尽量帮助他们清醒。”

在洗脑班里面,他坚信自己能闯出去,4米多高的院墙和铁门在他心中形同虚设,虽然有两名“陪教”的24小时严密跟随,他经常能摆脱他们的监视,好几次都走到楼外。时机不成熟,他就回来向内找,每次都找到障碍的原因。最后一次他心态非常纯净,走到了院墙边,“坚信大法,我应该有这个能力。”他心想:“老师帮我”。心稳定后,一踏上墙边的一米高的台子就神奇地骑到4米多高的墙上去了,衣服上连一点土都没有。跳下去,刚穿好鞋,一辆出租车正好停在面前,他坐上车就又汇入到正法中。后来他对同修说,如果他没闯出来,他就会一绝到底(指绝食),这两种方式都是对邪恶的强大震慑,不管怎样大法弟子的未来是无限美好的。

从洗脑班闯出来是2002年4月27日,从那以后他就继续做大法工作,那段日子一些流离失所的同修接连出事,他建议相关同修转移资料点,他说:“这是对法负责,不是对某个同修相信不相信。”有个资料点很可能被邪恶盯梢,他和同修凭智慧和正念把里面的机器、物品都抢了出来,减少了损失。由于发生了一些误入歧途者出卖同修的事,同修对从洗脑班妥协后出来的谨慎了起来,有些甚至不敢接触,而他,只要有条件的他都去帮。什么时候同修需要帮助他都去,即使有危险,他也会理智地去帮他们,他说:“不能为了保全自己而抛弃同修。”不管是对常人还是同修他能帮就去帮,在单位时同事们都愿意和他搭班;他站到对方的角度、心态替别人着想,他都是从法上帮助同修,没有过分的指责。同修摔倒了他帮同修站起来,同修过不去关了他帮一把再精进起来,所以很多同修都很信赖他,有事都喜欢找他说。

2002年10月底,山西有同修被抓,丁立红听说其他同修还没有转移,他非常担心,就只身去山西同修住地,从此一去不返,随后听到的就是他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他没留下什么,有一个心愿还没了,他的家人和同事尤其是父母还被邪恶谎言蒙蔽着,父母曾受邪恶的石家庄“610”欺骗和唆使,协同单位绑架他到洗脑班,他一直希望他们能明白真相,可邪恶的迫害使他无法回家,甚至有一次徘徊在家门口也没进去。他还曾谈到他很想给自己的同学讲真相,可流离失所在外做大法的工作,没有机会去,这一直也是他的一个遗憾。

建议全世界的大法弟子打电话或写信给丁立红的家人及单位讲真相。

丁立红父母丁同舟、张树楼,家庭住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建明小区12#-1-303(邮政编码:050031)
或寄信到:河北省纺织建筑设计院,程亚平转丁同舟、张树楼(邮政编码:050000)宅电:0311-5063140

丁立红单位:石家庄铁路机务段
段长 王少平 电话:0311-7922213
书记 郑 明 电话:0311-7922293
副书记 李革新 电话:0311-7922693
工会主席 耿褒扬 电话:0311-7924363
保卫科科长 安全君 电话:0311-7922783
运转车间主任 张建考 电话:0311-7924243
运转车间总支书记 郭瑞江 电话:0311-7922043
石家庄铁路分局机务段地址:
石家庄市胜利北大街党委办公室(邮编050000):0311-6032405办公室:6034962财务科:6083714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