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如同纳粹集中营(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月13日】

北京市团河劳教所现任副所长李爱民(主管管教)是个凶残、毒辣到极点的歹徒。表面上看,他戴着眼镜,佯装温和;但谁又会联想到,多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令人发指的兽行,就是他一手策划的。2001年11月,在来到团河以前,他任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的副处长。

【背景介绍: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是将从看守所被判处劳教的人员(包括法轮功学员和普通劳教人员)集中临时关押,长则两个月,短则半个月,进行丧失人性的“入所规范教育”。然后,男性转到团河劳教所,女性转到天堂河劳教所。调遣处始建于2000年6月,当时有四个中队(四排破平房),每中队四个班,每班约30余人。四中队为女队,一、二、三中队为男队,高墙上全为电网。2001年夏,在操场上又建了三排平房,关押学员。2001年12月调遣处迁址,入住新楼】
 
特别是2000年6月至2001年6月,整个调遣处被凶犯李爱民变成了极其恐怖的集中营。
 
从分局看守所送来的学员刚走进大铁门1,铁门马上自动关闭。两排恶警约二十个,每人手里一根噼叭作响的电棍,全副武装,把学员夹在中间。有恶警厉声喝斥:“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一名劳教人员!”接着便叫喊着命令:站立、行走不许抬头,必须低头看脚尖,两手放于腹前;蹲要“搂(音阴平)着”,即双手手指交叉抱后脑勺下蹲,两肘放于两大腿里侧,绝不许抬头。如果有人稍敢不从,这群恶警便上来疯狂电击、踹打学员。一次,有一女大法弟子不低头,被一名夜叉似的女恶警冲上来,当胸猛踹,踢倒在地,拽着弟子的头发拖出十几米,手里揪下大把的头发,边拖边打……有个叫李长所的暴徒(男)手段极狠,对于不低头的大法弟子经常被他用“脖切”(即双掌猛砍学员的颈部)打得昏死在地上……
 
这是第一项,对法轮功学员还有一项,就是写“保证书”,每个学员必须得写。恶警指使班长(普教)从班里拿来一把儿童椅,(在北京,劳教人员全坐儿童椅)高声叫骂着逼学员趴在椅子上写保证,如果谁不写,马上拳打脚踢,随即,恶警便手持电棍肆无忌惮地猛电学员,再不服就捆到床板上、椅子上电击,摁着手写……
 
除此之外,还要穿一身红的囚服;进班前须扯破嗓子喊多少遍“报告”等等。刚进去的不炼法轮功的一般劳教人员,看到调遣处的恐怖,没有不胆战心惊的,有的甚至吓得尿了裤子,瘫倒在地。放眼调遣处,你会猛然惊心:哪儿是地狱?这儿就是!满耳朵听到的都是噼叭作响的电棍、厉声的叫骂和一声声凄惨的哀号,还时不时地有因声音小而被恶警强令成百遍地高吼“报告是,报告是……”“报告队长,我是X中队劳教人员XXX……”“谢谢队长,谢谢队长……”;满眼看的都是一队队穿着砖红的囚服的人,深低着头,跺着紧促的小步,没完没了练队列的,而恶警们人手一根电棍,为所欲为……什么人权?什么人格?什么尊严?男女老幼?老弱病残?统统都没有了,只有两个字“暴力”。
 
人间负的因素为所谓考验大法徒而被旧势力放纵操控,竟邪恶到如此不可想象的地步!而以上所述,仅仅是进调遣处的第一天,也就是刚刚开始。可怕的是,对调遣处而言,却是每天如此。这就是江氏流氓政治集团所说的“人权最好时期”上演的希特勒式的“奥斯维新集中营”的恐怖,四周高墙电网,铁门紧闭,外人根本不得而知。甚至在2001年3,4月间,国外记者采访团河劳教所前,从所里到队里一致强令团河被关押人员,绝不容许向记者透露有调遣处这个地方。

(未完待续)

希望广大从团河、天堂河出来的各地大法弟子,走出阴影,抹去眼泪,拿起笔,把那段惨无人道的被迫害经历公之于天下,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北京市团河劳教所、北京市新安女子劳教所(2002年3月15日迁到北京市天堂河女子劳教所)、北京市天堂河法制培训中心在国际社会现出其真实的邪恶面目、揭穿其欺骗全世界舆论的弥天大谎!

所有这些不法警察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当年以色列人走遍天涯海角追捕纳粹党徒,你们将来绝对无法逃脱正义之剑。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