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五原劳教所恶警残害大法弟子的案例

更新: 2017年03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月16日】内蒙古五原劳教所自2000年9月开始集中非法关押来自内蒙古中西部的法轮功学员。在江氏流氓集团的教唆下,这里的干警为了邀功请赏、加功进禄,逼迫大法弟子写“保证书、悔过书”,两三年的残酷迫害,恶警犯下重罪。

2000年9月,大法弟子赵立志被以谈话为由被叫到办公室,遭受了长达4个小时轮番毒打逼供。参与者:区劳教局教育科长柴建中,副所长穆建峰,生卫科长沙慧明,办公室主任温×,教育科长刘宝华,四队队长魏玉智。这些不法官员的直接参与为以后其他恶警的疯狂迫害树立了样本。

2000年9月,大法弟子徐奋高遭到魏玉智、刘思哲两恶警连续三天的毒打,被多条警棍同时电击。在其被禁闭期间,恶警只给他吃猪饲料充饥。

2000年12月末,正直北方最冰冷的日子。恶警为完成年底洗脑指标,在一大队,四大队大法弟子马英巨、崔小佳被无故在室外罚站,整日整夜冻了十多天。大法弟子对大法坚不可摧的正念最终使干警退缩。期间大法弟子曹峰因给崔小佳送出棉帽、棉鞋亦被罚站。

2001年2月23日至28日,一大队、三大队在副所长穆建峰的指挥下,管、教两科级各队的歹徒对大法弟子马英巨、陈占国进行长达5天的毒打,强行洗脑转化。这次丧心病狂的摧残导致陈大小便失禁,头颅变形肿大,四肢浮肿,精神伤害严重。

2001年6月,三大恶警杜向阳,王金彪,杨扬,刘军等恶毒殴打新入所的法轮功学员梁宝池、桂志宇、吕玉学,冯天治。此次迫害导致吕玉学大小便失禁,数月出厕时不能下蹲。

2001年7月前后迫害全面升级,各科室恶警倾巢出动,对大法弟子进行洗脑,同时采取一系列高压政策。三大队大法弟子被迫绕操场罚跑80圈,恶警还唆使劳教犯人协助迫害,有时拒绝供水。大法弟子稍有微词就会遭到拳脚殴打或警棍电击。四大队大法弟子冯天治、张岩、靳海涛无故遭到恶警魏玉治、赵乃东、刘思哲的殴打。

2001年7月19日,三大队恶警王金彪毒打入所仅一天的大法弟子陈刚,致使陈失血过多昏迷。

2001年12月6日,凶犯穆建峰再次坐阵指挥,纠集各科室的张铁峰、“王眼睛”(外号)、张前、沙慧明、张大虎、及三大队王徒刚、杜向阳、王金彪、杨扬、刘军等暴徒对大法弟子梁宝池、桂志宇、赵宗友、杨振齐、温勇、张瑞童、张长林等七人进行了一次最为恶毒的毒打。这七人先被集中在一楼干警宿舍,然后这群恶徒蜂拥而上,用高压警棍猛烈电击,用皮带疯狂抽打,拳打脚踢。这次迫害造成张瑞童腿部骨折,脊神经及内脏严重损伤,全身瘫痪近一个月。梁宝池被打成重伤,其余5人被打得浑身是血、面目全非、惨不忍睹。为推卸责任,在这七名大法弟子被放回宿舍后,这群暴徒又指使劳教犯人对他们进行轮番殴打,之后七名大法弟子集体绝食对这次暴行进行抗议,有的绝食长达43天。

2002年2月,大法弟子马英巨、李振江、崔小佳再次遭受电打并被关禁闭,各队大法弟子得到消息后纷纷绝食以示抗议。恶警将为此事仗义执言的杨凤玉关禁闭室,带着背铐、不准大小便,不给衣物,不让睡觉。还指使劳教犯人用铁器、玻璃制造刺耳噪音对杨实施精神折磨。数天后,在杨神志恍惚,二大队恶警刘兵用布堵住杨凤玉的嘴,与另一恶警钟志远对杨疯狂殴打,导致杨几次昏迷,一颗牙被打断。大法弟子吕玉学、郭炳强也因此事仗义执言而遭受这两名恶警的电打,郭炳强大小便失禁,几个月不能恢复。2002年9月,大法弟子张岩等再次被关禁闭,遭受了数天惨无人道的迫害。

这里的恶警经常以“减期奖励” 为诱饵,授意一些吸毒犯或有黑社会性质的劳教犯人虐待大法弟子,对大法弟子实行24小时监控,不准相互说一句话,往来信件几乎全被扣押。大法弟子没有任何自由、人权可言。在过去的数百个血雨腥风的日日夜夜,所内几十名大法弟子面对百般凌辱,仍然坚定对真善忍大法的信仰,体现着大法弟子特有的大善大忍的胸襟。

我们揭露这一切暴行,就是要告知世人:劳教所为追求所谓“转化率”,采取一切卑鄙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而大陆媒体的报导却冠之以“教育、感化、挽救”,以图蒙蔽世人,并时常栽赃诋毁陷害法轮功以引发世人的仇视。敬请世人擦亮自己的双眼、明辨是非善恶,不要再受谣言的蛊惑。希望我们的正念正行能够唤醒那些至今仇视大法的无知者泯灭已久的良知,不要再助纣为虐。同时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对中国大陆所有受迫害的大法弟子给予援助,早日制止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