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大连市开发区大法弟子陈勇


【明慧网2003年1月28日】大法弟子陈勇,男,37岁,原大连开发区农业银行职员。为人忠厚诚实善良,平易近人,身体健康。曾患胃病,学了法轮大法胃病好了;在单位里工作积极肯干,连续五年获奖,评为单位先进分子,是个好职工,深得领导信任、同事们的好评。与邻里相处和睦,认识他的人都喜欢他,在家里他是个好儿子、好爸爸,好丈夫。94年得法,走上修炼之路。在炼功点任辅导员。

99年7.20以前,陈勇在炼功点是个辅导员,对炼功点上的事积极主动去做,他用自己的1000多元钱买了两台收音机,供炼功点用,每天早上拿收音机到炼功点上炼功,在集体洪法时,挂条幅。在挂条幅时被公安偷偷录了像。

99年9月底进京上访,他坚定维护大法,被北京恶警非法抓捕,送回原籍。在大连开发区第三看守所关押。公安局610在整理材料时,硬给陈勇安了一个“片长”的头衔。

单位领导找陈勇谈话,领导说:“我不用你写保证书,只要口头上向我保证,与法轮功决裂就可以上班。”陈勇选择了不做任何妥协,坚定修炼法轮功。单位把他除名了。陈勇放下了常人所不能放下的名、利。失去了工作,他在正法路上继续勇猛精进。

2000年6月底,大连610在戒毒所办了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四处抓大法弟子,陈勇在家中被当地派出所非法带走,送到大连戒毒所洗脑班二个月,每月费用2000元自己付。在洗脑班里,法轮功学员被关在四层楼、六层楼。四层楼上的大法弟子是坚定的不写“转化书”的。五层楼处于四层与六层楼之间,六层楼是写了保证准备放回家的。陈勇在四层楼,他坚修大法,在戒毒所洗脑班里,管教所使出的招数对陈勇都不起作用,管教叫他石头人。后来有人告诉陈勇:“别人都写材料了,你不写说你态度不好,你就按你的想法写吧。”检察院的检察官说他看见陈勇写的材料了,有人问检察官陈勇写些什么,检察官说:陈勇写的是“真、善、忍”。9月底洗脑班结束,610把他绑架到第三看守所。

2000年11月在大连开发区公安局辛副局长,政经保处苗副处长(女)610赵谦策划下,以莫须有的罪名:“扰乱社会治安”将陈勇送到大连教养院非法劳教,在教养院里不让家人接见、不让写信、没有人权、遭到毒打。

2001年3月19日,大连教养院接到上级的通知对大法弟子强行转化。不转化就毒打,陈勇因坚修大法,不肯转化,被打得不省人事。

有天夜里11点多钟,恶警队长“乔威”带人对大法弟子突然检查,是冲着陈勇来的,把陈勇的褥子、被子都拆开想寻找什么进一步迫害的借口,结果什么也没翻着。

2001年5月份恶警王军带领一班刑事犯,把陈勇单独带到一个空房间,王军令刑事犯刘勇(金州人,现已释放在家)对陈勇下毒手,叫声惨烈,他们怕其他人听见,用肮脏的拖布堵住陈勇的嘴,用电棍毒打陈勇,原来健康的身体被打得伤痕累累病痛难忍,茶饭不思。

在教养院里,陈勇被传染上了疥疮。在教养院里不让学法、炼功,疥疮越来越重,腿上烂了鸡蛋那么大的坑两个,奇痒难忍,每天只能睡两个小时觉。在大连教养院里陈勇承受着常人难以想像的精神、肉体的折磨。

陈勇对法轮大法有一颗坚定的、纯洁的心。在教养院如此恶劣的环境下,他心里想的是法轮大法、想着师父,完全放下了生死,写下了为法轮大法平反、为李洪志师父恢复名誉的材料上交给管教李学军。恶警李学军受到极大的震惊,慌忙把材料上报给教养院的领导,教养院把材料报到辽宁省公安局610办公室,他们把陈勇列为坚定修炼法轮功的一类大法弟子,放到严管班。

2001年8月大连劳动教养院在想尽了招数也不能使这些坚修大法的大法弟子改变他们修炼的金子般的心,就又想出了毒招,把陈勇等20名坚定的大法弟子送到了辽宁省最边远的小县昌图县关山教养院。这个教养院条件很差,教养院利用犯人打人是出了名的,县里老百姓都知道。20个人中有四个人被送到铁岭砖厂劳教所。由于关山教养院对大法弟子严管,严密封锁消息,使残忍迫害的消息无法曝光,陈勇就是在昌图关山教养院惨遭迫害而死,2002年1月30日,至今快一年了。

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天理不容,谁干是谁的罪,逃脱不了天理的严惩。这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无辜法轮大法学员的又一血的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8/435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