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大法弟子自述遭受迫害的经历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月3日】我今年53岁,在我没炼大法之前,我是有名的“药罐子”,曾经患过多种疾病:甲亢、风湿性关节炎、萎缩性胃炎加肠炎、妇科疾病,经常发烧,被病折磨的对生活失去信心。

1996年元月份,我有幸得了法轮大法,从此我对人生充满了信心。身心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李洪志师父的《转法轮》里明白了人生真正目的──返本归真。平时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按师父说的在任何环境中都得做个好人的要求去做。在工作岗位上,脏活累活抢着干,在利益面前不去争,只是奉献,不谋索取;同事邻里之间和谐相处;在家庭中做个好女儿、好妻子、好母亲。我身体的巨大变化也是有目共睹,厂子里的人都知道,我自修炼来没吃一粒药,没花一分钱,多种疾病一扫而光。

1999年7月22日,当权坏人迫害法轮功,我百思不得其解,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吗?李洪志师父无条件的为人们解除疾病的痛苦,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对社会百利而无一害。电视报纸歪曲事实,我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利用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上访,给我师父和大法讨个公道。

1999年12月22日,我找到国家信访局,在门口就被一帮公安拦截住,不让上访,还打了我好几个耳光、踢了我几脚。被潍坊驻京办非法搜去280元钱,强迫我半蹲的姿式折磨我。单位接回我后非法罚款5000元,扣押7天,并强迫写保证不去北京,才放我回家,否则就拘留我。

2000年10月2日,我又一次上北京。中途被博兴派出所非法扣押,强行搜去1800元钱。博兴派出所的恶警对大法弟子除了拳打脚踢之外,还强迫大法弟子跪在立着的单砖上,一跪就是一晚上;还强迫大法弟子踩在立着的单砖上,手举起来,谁要一动马上就用木棒打。

第二天我被送回了潍坊奎文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非法罚款1500元。我们60多个同修绝食抗议,恶警们就把我们绑在铁椅子上挨个灌食,不配合就打。姓王的所长打了我几个耳光,打的我眼前直冒金星。有一次恶警王所长要迫害一位张同修,我们屋里六个同修保护她,恶警王就叫了几个不明真相的人打我们,恶警王脱下皮鞋到处打,有的同修嘴被打破了,有的被打肿了。

从拘留所出来,在家呆了一天半,就又被单位骗去,一关就是2个多月,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一个人被锁在屋子里,不让和任何人接触。直到还差11天过春节,恶人逼我丈夫写了“保证”才放我回家。每天打电话骚扰我,单位派丈夫在家看着我,过了几天,没经过我与丈夫同意就派人住进了我家监视我。

2001年3月2日单位领导带了3、4个壮男子绑架我到华光宾馆,我对他们讲:“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他们说:“你不转化就这样对待你”。我用绝食来抗议他们的非法行为,他们就灌我。他们看我不屈服,就和我丈夫说:“叫她写个违心的也行。”我趁他们不注意跑了出来。他们就开始了大面搜捕,我娘家、妹妹家、亲家、同修家都去搜查过。还白天黑夜在我家门前监视着。从2001年3月12日,我开始了有家不能归的流离失所的生活。我的痛苦我知道,我的家人是多么的为我担心。就为了做个好人,恶徒们给我和我的家人造成了多大的痛苦啊!

2001年5月23日,我发放真相材料,被四平路派出所非法扣押2天,姓王的恶警和李所长把我反背着手用手铐铐在连椅上,李所长还用脚踢我,又送我去奎文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到期那天,单位又送我到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劳教所进行洗脑。在那里邪恶之徒一个星期不让睡觉,我一闭眼他们就用报纸戳我眼睛,我的腿和脚肿了起来,脚肿得穿不上鞋。在这里呆了18天,单位看我坚强不屈,又把我送潍坊工业干校洗脑班长达80天。我绝食抗议,他们就灌我,恶人沈一明找了几个不明真相的人把我按在床上,撕我的腮、扒我的嘴,腮被牙硌肿了,起了紫血泡,一颗牙去了一半,这是肉身上的摧残,精神上的摧残用语言无法表达。

2001年8月5日,暴徒们从工业干校把我送到山东第二女子劳动教养所。那时我刚刚绝完食(12天),身体还没有恢复,查体时血压高,邪恶之徒6天6夜不让我合一合眼。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