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到深处是缠绕 放下执著迷中醒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月4日】“十六大”要召开时,邪恶又在大陆刮起了疯狂抓捕大法弟子的风,做疯狂的挣扎。我与爱人被迫把刚刚三岁的儿子留给了孩子六十多岁的姥姥。我们到外地漂泊流离,边抵制邪恶迫害,边向亲人、朋友讲清真相。随着分别时间的增加,对儿子的思念与担心与日俱增。那份思念成了我心中一种隐隐的痛。

一天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仿佛在某一空间中。我毫无目的地偷拿了几根类似锥形的小木棒,刚走几步,有人焦急的大声喊道:“放下、放下!”好象我若把它们拿出一个界线之后,就会有很大很坏的事发生。可我不但没放还加快了脚步。眼看就要跑出那界线了,后边那人便拿出一样法器,对着我手中的木棒一照,我抱着的这些木棒瞬间变成了一个黑黢黢的龇牙咧嘴面目狰狞,双眼流着血,恶心恐怖至极的骷髅头。(同时我的心里还明白,这个肮脏丑陋的骷髅头就是这个境界中的“情”)惊恐之下,我慌忙把这个骷髅头扔在了一潭湖水中……。醒来后对那一刻我明白了在人间世人歌咏赞美、慨叹、追求的那个“情”为何物了。在三界内,不同空间的“情”都会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在某一境界也许就是那个形式。

一晃与儿子分离快一个月了。这还是儿子出生后头一次与我分开,而且这么长时间,孩子能行吗?闹不闹?一老一小孤单的住在一栋房子里,万一老人病了可怎么办?跟前又没有人。种种担心与猜测让我无法安心学法。经常走神。我多想看一眼孩子。看看他们生活得怎样?有没有事?晚上,我梦中回到了家。清晰得象真的一样。但梦中我知道我没回去。一进屋,孩子就张开小手死命的紧紧抱住我的大腿。委曲而又倔强的低头不看我。表情孤独,忧怨无助。什么也不说,只是无声的泪如泉涌。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蹲下身子把孩子抱在怀中,哭着说:“好宝贝儿,别哭了,妈妈一定带你走。”我母亲与我和孩子哭成一团……。我在哭声中醒来,仿佛这一切不是梦,就是活生生的刚刚发生过的现实。醒来后,我仍没有停止哭泣。甚至被我的哭声惊醒的爱人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时,我只是哭而无法诉说。

那一夜再也没睡。早晨起床做功时,师父的一段法跃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反复重复。“修炼就得在这磨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 ,“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这是《转法轮》中不在一页上的两句法,一个字都没差。不管我想与不想,这两句法都在我脑海中显现。整天反复重复。我知道这又是师父在帮我过关。爱人说:“因为你存在情这种不好的东西这就是有漏,旧势力容易利用它找到迫害的借口,也许是师父演化了这个梦给你,暴露出了这个执著,点化你去掉它。心中无谓地牵挂,没有用处,而且心也不能完全慈悲地去考虑救度他人。而事实上孩子和他姥姥生活得可能很好。你呀,是为情所困,空劳牵挂。”一天晚上我做了这样一个梦:我来到了一个穿着古装衣服的朝代,走到海边没有路了,情急之下,我喊道:“师父,师父”。这时身后出现一户人家。有一个院子,一个木栅栏的小门,我想进去,可那很轻的小栅栏门,我用尽全力也打不开。院内有一位老大爷和一位老太太,老太太过来很轻松的就把门打开了。我说:“这门怎么这么沉?”老太太说:“这门不沉,是你的情太重了。”我问老太太这是什么朝代,老太太写了个“曹”字,方方正正的。梦醒了,我知道这又是师父在点化我让我抓紧放下这个执著。

那几天,我整天学法,可有时我一想铲除那个丑陋的魔时,鼻子一酸,眼泪就围着眼圈转了,心里有一种东西觉得委曲,就想哭。我明白,这不是本性的真我,是那个魔在演绎这一切,让我痛苦的沉浸在每一个回忆里,不能自拔。去想每一个细节。孩子的小脸,迷人的表情,还有那因痛苦而不断流出的泪水,也是它不愿让我从这沉思中醒来,就让我去品味、享受、陶醉在那种痛苦中,越是这样,邪恶越是将它加强放大。这样邪恶就会得以保存自己,最终毁掉修炼人的意志,毁掉你。我忍着痛苦,读到师父的经文《真修》:

“……其实,你们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伤害而苦恼时,已经是常人的执著心放不下了。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

你们从圣洁而又无比美好的世界掉下来,是因为你们在那层次中有了执著的心。当掉到相比之下最肮脏的世界里,你们不快往回修,却又抓住肮脏世界里那些肮脏的东西不放,甚至损失一点还痛苦得不行。…… ”

读过无数遍的《真修》仿佛今天才明白(其实也只是自己这一境界的)。一天脑海中又整天反复浮现《洪吟》中的一首诗《圆满功成》:“修去名利情,圆满上苍穹, 慈悲看世界,方从迷中醒。”

随后几天,心渐渐平静,那种东西渐渐消失,我的心已不在因被情带动而无理智的牵挂了。那种割舍不了的情淡了,人轻松了。如卸重负,望窗外天高云淡。我清醒的知道了,有多大的执著就有多大的痛。修炼上就有多大的漏。所有的痛与魔难皆应心而生,应心而灭。但正法时期,我们又要坚决杜绝邪恶因我们有执著而借口迫害。正法弟子在大法中可修去一切执著。

没过多久,我们全家平安的团聚在另一座城市。看到儿子时,他比以前又白又胖,他姥姥说他可懂事了,一点也不闹。儿子趴在我耳边轻声的说:“妈妈呀,你一定要把大魔打死啊,你别怕啊。师父在你身边。”我宁静地微笑看望着这个大法小弟子,心里很是欣慰。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层次所限,文中不妥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以法为师。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