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参与社区活动,多渠道向华人洪法讲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0月1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去年6月15日我有幸得法。得法之前我是个基督徒,因为不愿在世俗中随波逐流,90年一来到澳洲,就在基督教里慕道,想在宗教中找块净土,并于七年前受了洗礼,然而,多年的上下求索并没有使我内心得到平静,反而让我产生了越来越多的疑惑和不解。认真读完一遍《转法轮》之后,被书中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折服,兴奋、激动了好几天,第二周同修又让我看了《转法轮(卷二)》,就这样,一下子解开了我对人生及信仰中所有的疑惑,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大法,并积极投入到正法的行列之中。

起初,牧师还经常打电话提醒我去做礼拜,我就和牧师在电话里向他介绍法轮功和自己修炼后身、心上的变化。可能牧师也感到新奇,就和牧师娘以及教会的长老来我家探访,我们交谈了两个多小时,最后牧师娘对我说,“我向你保证回去一定看《转法轮》,可你也要保证要看圣经啊。”牧师对我说:“我相信李洪志先生能在短短的十年中让这么多的人相信,一定有他的道理和方法。”

今年元宵节牧师邀请我参加教会的聚餐晚会,我想这是一个洪法机会,就欣然接受邀请,并在征求他的同意后,带去了“大唐的记忆”这个舞蹈。报幕时,我首先代表昆士兰的大法弟子向他们拜了晚年。谁知我这拜年的话一出,一下子全场鸦雀无声,几秒钟后,又听到全场的窃窃私语声,我感到了他们的惊讶和不理解。这时,牧师赶紧过来对我说,“不要提法轮功,我没对他们说过,他们会误会”。我答应了他,接着介绍了这个舞蹈的创作意图和唐朝的优秀文化。晚会结束后,好几个人走过来对我们说:“你们的舞蹈太美了,很高兴你们来跟我们一起聚餐。”通过这件事,我看到布里斯本的华人社团中还有很多人对法轮功持有误解和偏见,并开始考虑如何跟他们沟通,帮助他们正确地认识法轮功。

这次活动不久,昆士兰澳中友协副主席打来电话,让我帮他为中国国家旅游局和这里的旅行社合办的旅游促进元宵晚会准备一台节目,我告诉同修如果有经济条件,最好参加,因为澳中友协这次邀请的大都是华人社团的领袖,可能大使馆参赞也会来,是一次很好的洪法机会。为此,一些黄金海岸的同修也赶来布里斯本参加活动。在帮他们筹备节目过程中,澳中友协让我来协调演员们的出场费。当他问到如何付法轮功演员的费用时,我告诉他我们不要费用,是义演。他很惊讶,说如今哪里还遇得到这样的好事?后来,他过意不去,就建议给演员们每人一个免费餐位。我说,一张餐券50元,也是钱,你就卖给其他人吧。其他演员每人要80元的出场费,外加两张餐券,有人还提出要带家属,而我们的演员什么都不要,相比之下让他非常感动。

在进餐中,学员们热情地和常人交谈,向他们介绍法轮功。这当中还发生了一段小插曲呢:我们的节目演完后,大家都知道有法轮功的人在会场,有些人因对法轮功有误解,看到有学员在给常人资料,就告诉了主持人。

澳中友协的主席十分生气,副主席也急忙走过来,让我去找正在向常人发资料的一位学员,说赶紧让她停止发资料,否则会让她离开会场,并让我俩到主席这边来。我们走过去时,我看到澳中友协的主席,(西人)满脸通红,气得浑身颤抖,一见那个学员就说:“这是我组织的会,不是发资料的场所,你若这样做,我会立刻让你离开。”我们的学员友善地说:“我并没有发资料,是他们看到我别的这个法轮徽章主动向我询问的,而且那个人也是我的朋友,以前是我儿子的英文家教。”

听了解释以后,主席的气消了许多。散会后,我看见他和这位学员又交谈了很长时间,以后又听说,他还主动邀请这位学员去饮茶。那位副主席也两次打电话给我表示抱歉。他还告诉我说他们想成立一个接待处,接待中国官方来的代表团和访问团,并想请我做接待员,问我自己的生意是否能跑得开。我心想,上那去找这么好的机会讲真相啊!这不是天赐良机吗?当即愉快地答应说,没问题。

得法前我是昆士兰中国人协会的理事,这个协会是一个非营利、非政治及非宗教性质的社区团体,主要由有中国血统并认同中华文化的人士组成。自从我得法之后,就想劝学员们入会,因为我体会到,融入华人社团让常人了解我们,再向他们讲真相,就比素不相识地告诉他真相容易得多。我向他们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那是前年底,中国大使馆调换新大使,新大使要来昆士兰慰问华人,由我们协会负责安排接待。一天晚上,理事们就开会讨论确定欢迎会的事宜、确定出席人员和文艺节目等,快完会时,主席十分紧张和严肃地说“还要告诉大家一件事情,我先检讨是我的大意,我把会议的通知在网上发出去了,刚点击了SEND这个键马上想到:糟了,法轮功也会看到这条消息,到时他们一定会来冲击会场,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把他们拦在场外,千万不能让他们进来。”他边说边显示出一派坐立不安的样子。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和见到人们对法轮功的惧怕心理,之前我曾从一位顾客那里知道法轮功在中国被打压,从照片上看十分残酷,可当时并不知道法轮功究竟是什么?只是有一种同情感,认为无论法轮功怎么样,政府也不应该采取法西斯的手段。

那天,在理事会上看到人们对法轮功的恐惧,不由得引起我的好奇,同时也跟着紧张起来,心想:为什么人们一听到法轮功就这么害怕?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欢迎会上,我在门口负责宾客的签到和接待工作,当各个社团的负责人出席地差不多时,突然,听见一位理事紧张地说,“快!快出去!法轮功来了。”我赶紧放下手中的工作,和他们一起站到楼梯口,想堵住法轮功学员冲入会场的路。当时被他这一喊,我心里紧张得怦怦直跳,感到手脚冰凉,两腿发颤。但当时还以为自己是在做一件无私无畏的大事情,就强装镇定。

这时只看见两位法轮功学员站在楼梯上,一个西人,一个华人,再看看他们后面,并没有跟什么大队人马。当时脑子里一闪,怎么法轮功里还有西人呢?双方交谈了一会儿,我感到他们态度祥和,通情达理,丝毫不可怕。他们说明来历后就下楼回去了。这件事让我对法轮功的印象有了180度的转变。

说完这个故事,我对一些学员说:“我感觉咱们和华人社团的联系不够,才使得他们不[容易直接]了解我们。我们应该多参与他们的活动,多跟他们沟通,这样才能更好地向他们洪法”。

在以后的洪法活动中我们就组织一部分人员,给各社团、宗教团体及会计、律师、牙医、移民代理、旅行社、餐馆等各阶层人士发信,告诉他们我们为什么要组织反对香港23条立法的大游行,为什么要举行7.20大游行,还上门和他们交谈,讲清真相,起到的效果也是很好的。

由于我积极参与正法活动,中国人协会感到了压力。他们讨论想让我自己提出退出理事会,我就借此机会进一步向他们讲真相,我发现他们当中的一些人不是不知情,而是为了个人的利益随波逐流,有的劝我要识时务,说:“胳膊拧不过大腿,何必呢?”我对协会主席说:“我不会自动退出,当初是你们请我作理事,现在只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功,就受到你们的歧视和排挤。我堂堂正正做人,热心为华人社区服务,无愧良心,你们这样做,难道不怕其他会员批评你们从根本上违反了建会的宗旨吗?”

他们听后无言以对,只好说:“那这样吧,我们也不提劝你自动退出理事会的事了,咱们就慢慢淡化,等到下一次改选吧。”我知道他们受到来自中国使馆方面的压力,但我仍为他们这种行为感到可怜和难过。为了让所有的理事都知道事情的真相,我又写信给理事会和其他成员,不是想去说服他们什么,而是进一步向他们洪法,告诉他们“真、善、忍”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我还对他们说:“其实,我修炼法轮功与为社区服务并不矛盾,正相反,修炼法轮功后我的工作做得更好了。我知道造成这个矛盾不是你们的本意,因此协会今后任何时候需要我的帮助,我还会一如既往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完成,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功,我应该而且会比以前做得更好。”

由于我做生意时间比较长,认识的华人也较多,见一个朋友或熟悉的顾客就和他们谈自己修炼后切身体会和改变,解除了一些人对法轮功的误解。有时,我还有机会接触一些国内来的厅局级干部,同样也不放过这些帮助人们消除误解的机会。

一次北方某市厅局级访问团在结束对澳洲的访问去新西兰的前一天,市劳动局长在某公园参观时摔断了腿,住进了黄金海岸医院,要做接骨手术。因为团队其他人不能留下来照顾他,导游赶紧打电话让我赶去医院处理,我就找了当地的一位学员,一起帮他安排了手术和医药费的问题,还将自己的手机借给他用,便于他和国内家人联系。他很感激,但当他知道我们是法轮功学员时,就打电话向国内的外事办汇报,北京的办事处打电话对我发怒,让我不要再带法轮功的学员去照顾李局长,说这关系着李局长的前途!我也认真严肃地说;“那你就和外事办的人说,请他们火速派人来澳洲照顾李局长,因为在国外,除了法轮功学员,我找不到任何人可以这样毫无代价、义务帮忙了。”

放下电话我在想,两个小时前,外事办的王主任和我还在电话中一再表示谢意,十分客气,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全变了呢?这就是我讲真相的好机会吧。

我拨通了她留给我的电话,把法轮功学员如何帮助安排李局长治疗的原原本本都告诉了她。由于李局长没有医疗保险,当初医院坚持要李局长自负药费,后来是法轮功学员黄太她让公司的律师出面交涉,才解决了医药费的问题。在国外请律师按分钟付费,除了法轮功学员慈悲善良无私相助,谁会跟你非亲非故的每天两次去医院看望李局长?送汤送饭?你们非但不感谢,反而说法轮功不好,这是什么道理?

听了我这番话,王主任一再道歉,说是个误会,她会马上打电话去北京办事处告诉那里的人,最后还让我一定转达她对黄太的谢意,并请能继续帮忙照顾,还邀请我们去她那里做客。

结束了和她的电话,我想该找李局长去说了,赶去医院后和他提及这事,他很尴尬地说是国内的人对此事太敏感,没明白他的意思。我开玩笑地问他:“法轮功学员在照顾你,回国会不会有人借机找你的麻烦?”他说:“我才不会象他们那样敏感。”他还说他这次受伤可能也是有原因的,20多年来一帆风顺,没受过什么挫折就当上了今天的局长,也该早遭点儿罪了。大概住院这些天被学员无私的帮助感动,临走时,他认真地对我说:“咱们都经历过文化大革命,其实大家心里什么都明白。”

这一桩桩一件件事,让我感到,大法弟子的言行很多时候要比发真相资料更管用,做比说更能打动人心。随着自己不断地修炼,尤其是7月份美国DC之行,我感到,加入社团后再向他们洪法,是一种方式,但恐怕还是跟不上滚滚而来的正法洪势。师父说:“大法可以开启人的智慧,”还说:“其实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有能力的,”我们应该积极想办法,采用各种形式,和社团的领袖接触,向他们洪法,他们明白了真相,就可以影响一大片。当然,我们不是追求表面的结果,而是大法弟子在这个过程中以正念正行帮助他们消除对大法的误解与偏见,使他们能够为自己生命的永远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向华人社团讲真相,相对来说困难更大些,但正因为难,我们才有机会提高心性,才可以检查出自己修炼上的不足。师父在今年六月美中讲法中说:“你们个人修炼圆满的一切都贯穿在你们证实法中,所以大家一定要做好,也一定要把自己在正法中的不足找出来、克服它。”(《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我还要不断地找自己的不足,不断总结过去,积极地纠正,才能迅速提高,跟上师父正法的进程。最后,请让我以师父的《实修》一文与各位共勉:“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3年澳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