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教养院酷刑:棒子捅阴道、灌辣椒水、开水烫肢体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0月13日】大连教养院迫害法轮功的女子大队自2000年10月成立以来没有一天停止过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那里有漂亮的大楼与操场,却掩盖不了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累累血债。

女队的墙上贴满的,喇叭高分贝响着的,电视里高音播放的,都是诽谤师父与大法的话。有学员炼功或学法,他们就拳打脚踢,用电棍等酷刑。有一名学员绝食几个月身体非常虚弱,他们不放人,导致这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2001年3月19日,他们为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让所有法轮功学员双手抱腿对墙撅着一天一夜,一动就用电棍电。大法弟子把所有食物都呕出来了,双腿又紫又肿。只要一倒下,他们就拿来笔让写所谓的“保证”。有些学员在高压下违心的写了,可他们清醒后马上就写了声明作废。第二天,他们叫嚷,只要不写“保证”就接着撅。逼得两名学员一死一伤,恶警才不得不收敛。但为了达到强制转化的目的,他们并没有停止用各种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他们还叫来“马三家”所谓“转化”的来散布谎言,一些学员被迷惑。有不听他们的就每天24小时遭到毒打,拖布把、凳子腿都打断了。

2001年6月一个大法弟子被几个做“转化”的用装满水的塑料瓶子活活打死。接着又传来男队大法弟子陈家富与刘永来被迫害致死的消息。

2002年初,一大批弟子集体绝食,张敏等几个大法弟子正念冲出了牢笼,也有的遭到了严重的迫害。他们利用刑事犯对绝食的大法弟子下毒手,给她们上了丧尽天良的大刑“劈跨”,将人的双手与双脚都水平吊起,用棒子往阴道捅、罐辣椒水、毒打等残忍手段,还有用开水烫肢体、不让睡觉,成宿罚站、冬天里开窗户让学员光脚站、把胃管下到胃里不拔出、站不了就铐在床上等等。有个外号叫“刺儿”(姓张)的刑事犯在当时非常邪恶,专门在小号迫害法轮功学员(有消息说,她现在又回到教养院继续犯罪)。她从前没到小号时,并不如此凶残,是被教养院培养成冷血打手的,而这样的人可以减期出去,可见在教养院刑事犯不是被改造,而被纵容无度的行恶。其打手还有孙波、郭铃、王欣、葛红等,曾用上述残忍手段强制“转化”大法弟子。但是,就连这些没有人性的都对坚如磐石的大法弟子极其佩服,其中王力军、孙燕、满春蓉等被上过几次大刑都坚定的走过来了。2003年,她又在小号被迫害,以致双脚严重损伤,走路非常困难。孙燕曾、满春蓉因为绝食或不配合邪恶多次遭到严重迫害,但始终经受住考验,他们最邪恶的招数也使尽了。

刚被绑架的学员都先在刑事犯队遭到非法严管,要求背所谓的“三十”和什么“文明礼貌”,有的学员不配合,就被在小号毒打,然后被迫遭受洗脑。

2003年恶警利用刑事犯“严管”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在二中队,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强体力劳动,干不完不让吃饭、睡觉,而他们“明文规定”的劳动时间早就作废了。平时不准学员之间说话,队长也被要求不得与坚定的学员谈法轮功的事。还经常让法轮功学员脱光衣服,搜经文。只要发现,大多被送到小号迫害。他们为达到所谓的转化率经常使用强制的手段,很多学员清醒后写了声明,他们也不理会,邪恶的目的就是让你写那些东西就觉得达到目的了。希望里面的同修们坚定正念、破除邪恶,真正的放下生死从魔难中走出来。

大连教养院女队的主凶院长张×× 、大队长韩××、万×× 、中队长杨××等都动手毒打过学员,院长张××一次魔性大发,说“你们不说邪恶吗,我就是邪恶。”还有中队长段慧贤和其他队长有很多是大学毕业的,还有的曾是律师。

在此奉劝你们,不要再做这种执法犯法、助纣为虐的事情了,停止对善良的大法弟子犯罪。你们想到没有吗?你们拿的是人民的俸禄(其中也有大法弟子的血汗),本应是维护公正的司法人员,应叫真正的罪犯改邪归正,可你的所为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如果你们还有良知,就及早回头,否则等待你们只有历史的审判与最可悲的下场!现在全球都要公审邪恶的头子,善恶到头终有报。

呼吁所有正义的力量来关注、援助那些在教养院、监狱被迫害的大法弟子, 同时强烈声讨江××政治流氓集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