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讲真相遭受的绑架、折磨、和勒索


【明慧网2003年10月14日】我于98年3月得法。2000年11月19日,我们五人到外发真相传单,被不明真象的人举报。市公安局一科的邪恶科长李某某、恶警周某把我非法关押到T看守所进行折磨。然而公安局又给我的单位和我的儿女们施加压力,要他们阻止我修炼法轮功。我说办不到,我要坚信恩师,大法是正法,……。出了牢房,不法恶人还要强迫我的儿女们交3000元的“保证金”才放人。又要我给他们签字,我没配合。

回家后,由于江××的恶毒指令和指使,单位派人监视我的行动,并且多次围攻、谩骂我,诽谤大法。从监狱回家一个多月,2月15日,我正在家看《转法轮》,突然有人敲打我的门,我打开一看,是C派出所的公安。他们进房后,问我手上拿的是什么,我说是《转法轮》,他叫我拿给他,我说:“拿给你干什么?你是不是想没收我的书?”,他说:“这是我们的责任。”我说:“这部书是我的生命。”恶警们没敢收,这才保住了这本珍贵的书。随后他们又无故的迫使我上车,把我拖去洗脑。他们的洗脑时所用都是无耻的谎言,在灭绝人性的造谣诽谤我们的恩师。还强迫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放弃对大法的信仰,我们绝不配合邪恶。

一次,一女同修正在潮湿的地铺上午休,它们灭绝人性的用绳子将她捆出来,吊在树下。同时,恶警周某将另一男同修象踢皮球一样将他从牢房一路踢到球场上去,铐在篮球架下曝晒太阳,同修都按师父的教导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只是齐声喊:“公安不准打人!”恶警恼羞成怒,又将一近70岁的老太婆铐在铁柱上,用拳头打她,其余的被罚站在烈日下曝晒了六个小时。恶警为阻止我们修炼,用尽一切手段都无济于事,最后,把我们三个女同修弄来非法判了一年劳教,并扬言说,谁顽固到底,也是同样下场。

我给他们说我们修炼大法的好处,这部伟大的天书对人民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例如,修炼前我是一个有名的老病号,病魔缠身,经常卧床不起,体重才84斤,在住院期间,病危通知下了几次,而修炼了大法后,体重增加到了117斤,病魔全消。我质问恶人:“你们为什么要诬蔑大法?诬蔑我们的师尊?恩师教我们修真善忍,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如果人人都这样做,人人都身体健康,社会道德会回升,这不是给国家造福吗?为什么非要说大法的不是?”

我们抵制迫害,它们就把我们非法关押起来,我们就集体绝食抗议,恶警们害怕了,又把我们放出监室,把我们非法软禁在戒毒所长达六个月,目的是要我们“转化”,最后我们通过绝食才回到家中。

2002年1月12日,我上街讲真象、贴传单,被国安大队的恶人绑架,又一次送到监狱非法关押,并抄家。我在监牢里想,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讲真象、救度众生,因此决定绝食抗议。九天后,恶警放我回家。在监期间,恶人提审我时,不准我坐下,要我站起来,把手放在两旁,我不配合它们,周就打我的手,问我在街上贴的是什么?我说贴的是“法轮大法好”,他说好在哪里?我把我多年的病炼好的实情说了一遍,并表示我是不离开大法的。恶警胡某某叫我不停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当然要喊,我一声接一声的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不知什么时候停下来时,一看他们二人的脸色青紫,变得象菜叶子一样。我平静地对它们说:“你们要相信大法是正法才能得救。”奇怪的是,它们没有了刚才的凶相,变得温和起来。我悟到这是大法的威力。

我的孩子由于怕,又一次要我配合恶人,出去要签字,我拒绝了。恶人趁机勒索我的孩子,要他们交贰仟元的保证金,迫于压力,他们背着我悄悄给了保证金。国安大队按江泽民的指令,搞株连,给我的儿女施压:“如果下次再抓到你们母亲就判刑,”并要扣儿子的车子、三个女儿的工资。用这种方法在我家制造家庭矛盾。这全是江××的恶毒手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0/14/我因讲真相遭受的绑架、折磨、和勒索-588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