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酷刑种种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0月17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都遭受了肉体和精神折磨,其中,老虎凳、关小号等是双合劳教所最常使用的酷刑。下面是知情大法弟子讲述的双合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真实情况。

一踏进双合劳教所的大门,就传来铁锁声、铁链声、恶警们的叱责声、叫骂声。气氛阴森。步入大厅,我们先面对的是强行剪辫子,紧接着就是搜经文,翻行李、衣服、被子等,连卫生纸都不放过。搜身时,连裤头都要被扒下来……,然后送入小号隔离,强行所谓的转化。

关小号

小号条件非常艰苦,几平方米的小屋,同时住着五、六个人,经常三人挤两张床。小号设在阴暗潮湿、无阳光的阴面。冬季寒冷,暖气根本不热,褥子底下都发霉了,象尿湿了一样,铺的海棉垫子能拧出水来;夏季闷热不通风,蚊子叮咬,墙壁、地面浮有一层层的蚊子,洗衣、洗澡都在寝室里,都用冷水。坚定的大法弟子没有室外活动,没有接见日,不允许和任何人见面,对门互相都见不着面。

她们给我们吃的是麸子做成的馒头,黑黑的,外边人是不吃这种东西的。恶警称,“包米面多贵呀。”吃这么廉价的东西,恶警们还说我们浪费粮食,盐水汤里只能见几片菜叶,没有一滴油,菜农送一毛四分钱一斤的茄子,恶警还说:“送这么好的菜干啥,不烂就行。”什么菜最便宜,就给我们吃什么,而且单调不换样,一样菜吃起来就是一个季节。

恶警规定一天定点上两次卫生间。卫生间设在走廊里。小号七、八个屋,四、五十个人共用一个,卫生间只有三个蹲坑,寝室设有尿桶和垃圾桶。夏天尿桶发酵了,释放一种难闻的气味,冬天窗户上冻得开不开,门外又给上锁,空气不流通,味也很大。不是定点放便时间,谁要敲门上厕所,恶警就会厉声厉色地喊:放便时间干啥了,不放?恶警不给开门,就只得在屋里大小便,由于味太大,怕影响别人,有些大法学员就憋着,但是,到放便时就便不出来了。恶警有意让我们自己熏自己。

记得有一次一个同修肚子痛,敲门要上厕所,恶警喊:在桶里上。冬天门窗紧闭,怕影响别人,于是她又敲门,有个叫赵丽娟的恶警一把把她扯出去说:你以为出来,就让你上呀。接着就是一顿打骂,赵还威胁说:下回再这样就给弄到老虎凳子上去。别人都能在屋上,你有什么特殊。她手下的恶警朱洪宇在这方面干的坏事最多,她值班时,从来没有痛快的让大法弟子上过厕所,对大法弟子的态度极蛮横,说话就是喊叫。在她值班时,早晨刚一起床,有人就敲门上厕所,她不但不正常按顺序给开,还故意让最后上厕所,要等到最后得一个小时。

有一回,一个大法弟子因证实大法,被锁入老虎凳上长达33天之久,已经十多天没上大号了,她不仅恶言恶语,还让刑事犯上去拉扯,幸亏那天那位同修铐着的手铐松一些,能把手拿出来,用手纸垫着便在正在坐着的老虎凳上……

酷刑转化——坐老虎凳

在所谓转化方面,双合劳教所采取的是哄骗和强制相结合的手段,达到让修炼人放弃信仰的目的。新楼盖好后,她们往往先把坚定的大法弟子骗出去,过去再打行李,由几个人悄悄地抱着行李过去。几个人抬一个铁制的老虎凳,共抬出去几个,一起挪到新楼里去了。到新楼里,三、四个人围攻一个人,中间摆一张书桌,大法弟子被迫坐在小凳上,从早晨起来,一直到深夜12点以后才让上床休息。如果不写“决裂书”她们就天天用谎言给大法弟子洗脑,并经常传播诬蔑、诋毁法轮大法的宣传品——都是不堪入耳的谎言,造谣、中伤。坚定的大法弟子令恶警们气急败坏。她们将有的同修强行锁在老虎凳上,有很多同修在酷刑折磨下都疼晕过去了。双合劳教所坚定的大法弟子几乎人人都被上过刑,一坐就是很长时间,最长的有坐40多天的才被放下来。

这种老虎凳子上面的门与凳体一合,再用大锁头锁上,双腿就动不了,整个下身都被锁定。有的凳子有靠背,有的没有。有靠背的,靠背上有两个铁圈,恶警把大法弟子的两只胳膊反背过去,分别插在两个圈子里,胳膊反背是最疼的,再用手铐铐住双手,整个身体就完全给固定住了。时间久了,能使双臂、双腿致残。现在,恶警觉得大法弟子这样坐着太舒服了,就使用了更残忍的招:她们把大法弟子的两臂向后吊起,过椅子的后背项端,再伸入圈里,用手铐铐上,再用绳子把胳膊和铁凳子腿使劲拉紧。这样就站站不起来,坐坐不下去,整个身体重量全部落在后背着的两个胳膊上,如同把人分开了一样,不一会功夫,人就会晕死过去,使人极度痛苦。

四楼是专门给大法弟子上刑的地方,摆满了铁椅子。里面还有很多小屋,每个小屋不到2平米,几乎只能放一把铁椅子,有多少大法弟子在此遭受痛苦的折磨没有人知道。年长者有五、六十岁的,年幼者才二十岁左右。坐老虎凳是双合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经常使用的酷刑,有些大法弟子不仅被强迫坐一次,有坐三、四次的,每一次都给固定好长时间。我见过一个人,坐一天一宿就残废了,瘫痪了。她现在还在小号里,由大法弟子侍候着。在坐老虎凳期间,一天只给两顿饭,量很少,吃饭时,只把手放开,坐在老虎凳子上吃,不给水喝,不让洗脸、刷牙,不给换衣服,不给拿棉衣,非常冷,晚上9点直到第二天上午9点才放一次便,而且放在桶里,来月经时,血直往下淌。手铐铐得非常紧,不一会,全身都浮肿起来,有的大法弟子被铐得浑身发黑了。恶警绑大法弟子的嘴用胶布粘上,不让出声音。人都要死了,几乎剩下一口气,才让下来。

双合劳教所到现在也没断了给大法弟子上刑,有些人都让它们给逼疯了,有些大法弟子双手被反铐着,锁在暖气管子底上,昼夜锁着,无枕头、无铺盖,锁在暖气管上面的站不起来,又蹲不下,手都丧失了自理能力,自己提不了裤子,拿不了筷子。就这样,恶警还不放过呢,恶警迫害大法弟子时还经常用电棍,拳脚相加,恶警给大法弟子上刑期间,大法弟子为反迫害而绝食,恶警就灌食,插管时象通下水道一样用力,现在双合劳教所一名参与灌食迫害的不法医生已经得了脑血栓,遭报应了。

部分个案

下面仅举两例,说明大法弟子受迫害的情况,挂一漏万:

双合劳教所被害人李静在被迫在小号干活期间,目睹男恶警打了一名大法弟子,她质问道:你为什么打人?这名男恶警一拳将她打倒,李静的头撞在门框上,被打后全身逐渐麻木,肌肉萎缩,最后不能行走,视力模糊……持续好几个月才有所恢复,上医院检查时,它们还制造假诊断,掩盖病情,李静现在还在双合劳教所被非法关押。

被害人盛义,反迫害绝食期间,被灌食。被折磨得经常是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咳嗽不停。现在盛义还在双合劳教所被非法关押。

双合劳教所恶警名单:

王岩、王玉晶、赵丽娟、付双艳、徐艳、孙宁、王慧、李亚萍、李玉铃、赵美娟、王秀莲、逯娟、王梅。
所长:白树森
还有姓董的、姓洪的副所长
教育科科长:姓李
管理科科长:呙莉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