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协助追查湖北省武汉市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责任者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0月18日】据不完全统计,1999年7.20以来的四年中,通过民间途径传出消息的证实已有800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案例分布在全中国3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到目前为止湖北省武汉市有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他们仅仅因为身心受益的功法和作好人的权利而被迫害致死在自己热爱的家乡,他们中有大学教师,有工人和普通市民,还有母亲和儿子因为修炼真善忍而双双被迫害致死实例。以下仅举数例,希望有心人通过各自方便的渠道协助追查湖北省武汉市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责任者。

一、被残酷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1.付晓云,女,50多岁,湖北省武汉市大法弟子。2002年6月份付晓云被江汉区洗脑班绑架,她绝食抵制迫害,洗脑班不法之徒继续对她施加迫害,直到付晓云生命垂危之际洗脑班才将她送回。付晓云于同年8月6日含冤去世。付晓云在此前曾多次被劫持在610洗脑班和拘留所,并被关在精神病院里达一个多月。

迫害责任单位: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洗脑班

2.田宝珍,女,四十余岁,住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岳家嘴湖北纺织设计院家属区内。2000年11月份与几位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被无理抓走。并遭受北京公安严刑拷打。田宝珍以绝食相抗争,遭到灌食、提审和继续殴打。十几天后,田宝珍被河南公安领走。到河南后,田宝珍告诉对方,自己不是河南人。这时田宝珍因绝食和被野蛮殴打已十分虚弱,奄奄一息。河南警方见状,将田宝珍释放。田宝珍以惊人的毅力搭上了开往武汉的列车,到武昌火车站后,田宝珍几乎走不了路了。几天后,2000年12月11日晚她在家中溘然去世。去世时两手臂被公安用鞋踩过的青紫伤痕仍十分触目惊心。

3.李长军,男,1968年出生,湖北省随州市人。1991年7月毕业于葛洲坝水电工程学院,毕业后分配到枣阳市卷烟厂做电工5年。后又就读于华中理工大学计算机应用技术学科,获研究生学位。

99年7月至今,他先后在北京、随州、武汉等地多次被非法关押。2001年5月16日李长军在武汉与其他大法弟子在一起做真相资料被警察非法抓走。并被武汉公安机关非法关押,遭到非人虐待和迫害,遂绝食以示抗议。经过40多天的摧残和折磨,李长军于6月27日晚10点零8分离开了人间。

其亲人见到的遗体骨瘦如柴,双脸青紫,脖子紫黑,双拳紧握,牙齿变形,相貌变形,后背像烫熟了一样,惨不忍睹。

4.彭敏,男,湖北省武汉大法弟子。于2001年4月6日被迫害致死。彭敏因进京为法轮功上访和制作真相资料,被非法逮捕,在武昌青菱看守所关押期间,因坚持学法炼功并向同监的犯人洪法,被邪恶暴打,身上伤痕累累,2001年1月9日被迫害致脊椎第五块骨头粉碎性骨折、颈椎压缩骨折,并因此导致全身瘫痪。

其母得知该消息后,将彭敏接回在家休养。在家休养期间,正当彭敏因此而精神和身体稍有起色之时,却被市公安局防暴大队派来三十余名警察强行绑架至武汉市第七医院进行所谓的“治疗”。在医院期间,院方在610办公室及市公安局的指使下,公然对危在旦夕的彭敏不闻不问。并对其家人宣称,要想出院,除非等彭敏死后,彭敏一天不死就一天不能出院!这时的彭敏头部以下的身体已经完全失去知觉,其背部因在看守所受到的迫害而溃烂了一个大洞!彭家五人全部是大法弟子,99年7月22日后,全家人进京上访,彭敏的父亲,妹妹及兄弟都多次被无理关押迫害。

5.李莹秀,湖北省武汉市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彭敏的母亲。李莹秀于2001年5月被迫害致死在七医院。其丈夫老彭从何湾劳教所戴着手铐去七医院看了她的遗体最后一眼,当看到李莹秀的脑袋上有斑斑血迹,身上累累伤痕时,老彭悲愤的质问在场的公安和医务人员:李莹秀到底是怎么死的?!虽然在场的医生伪善的解释说:李莹秀的死因是因为脑溢血导致死亡,脑袋上的血迹是由于解剖时做脑穿刺时留下的。但老彭知道李莹秀根本没有与脑溢血有关的病史。彭敏死后,其母李莹秀和其兄彭亮被秘密送至武昌青菱红霞学习班强行转化。迫害致死责任单位:武汉市公安局一处武汉市武昌公安分局一科武昌区610办公室,武昌区粮道街派出所武昌原红霞转化班

6.彭顺安,男,53岁,大法弟子,家住湖北武汉市汉阳区二桥轿车村10号。2001年12月被关押到汉阳劳教所,二十几天后,于2002年1月8日就被折磨致死。迫害责任单位:湖北武汉市汉阳劳教所

7.夏刚,男,32岁,湖北武汉大法弟子。夏刚在参与做大法真相资料时,被武汉市公安局一处的恶警绑架。并非法关押。2001年3月6日转至武汉市公安局七处二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转至其它地方秘密关押,2001年4月30日转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在辗转关押期间,夏刚身体被迫害致极度衰弱,于2001年6月以“保外就医”被放回。2001年10月16日终因身体已极度衰竭,含冤离开人世,年仅32岁。迫害直接责任单位:湖北武汉市公安局,湖北武汉市公安局一处,武汉市公安局七处二所,湖北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严管班

二、湖北武汉610恐怖组织私设集中营酷刑及迫害事实

湖北省610恐怖组织迫害大法弟子所采取的手段阴险狡猾,对大法弟子进行野蛮的精神和肉体折磨,武汉市610的陈康燕还给各区下了硬任务,那些为权为利的败类就不遗余力地野蛮洗脑。

在武汉市武昌区余家头江堤旁,一围墙上布满铁丝网,墙内有一主楼呈钙槽铁型,附体楼呈一字型,皆面朝江堤,主体楼的走廊和房间门窗都用粗钢筋加密设栏,围墙的大铁门终日紧闭,墙内阴森恐怖,这就是路人皆知的“武昌610洗脑班”。在这里我们看到电视台等媒体上报道的“春风细雨”完全是欺骗世人的谎言。

这是一个纳粹式的集中营。在主体楼两头墙壁上的污蔑攻击大法的黑标语中,还恬不知耻地写着“团结教育挽救”的字句,欺骗世人。“洗脑班”公然违反国家法规法纪,无限期非法劫持大法弟子。有一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因拒绝妥协,一年多被劫持在这里至今不放人。区610头目扬言:不转化关10年、20年!

请看亲历此狱的大法弟子对不法人员暴行的揭露:

1、终日囚禁,不能放风,不见天日。每天有两小时放风时间,而这里的法轮功学员24小时不能见阳光,有的法轮功学员(包括60多岁的老太太)一个漫长的冬季都没见过阳光,时间长的达一年6个月之久。

2、恶警及工作人员任意毒打侮辱、谩骂法轮功学员。学员们被任意戴手铐、关禁闭,脱下衣裤搜身,被处罚,从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摧残法轮功学员。武昌区610因迫害“有功”、受到省市“奖赏”而引来一批批外地区的人员前来“学习”其犯罪经验。

3、残暴殴打、毫无人性。2002年春节期间,一法轮功学员与另一个学员讲话,警察说是闹事,把他们关在禁闭室暴打,后又铐上几个小时。第二天,该法轮功学员因不屈服于邪恶的淫威,接着讲,三名警察和三名工作人员就将他监室门窗紧闭,把他一只手铐住,两名警察动手打,隔壁法轮功学员听见声音,纷纷喊“不许打人!”工作人员--潘春梅,竟无人性地扯谎说没有打人,一警察还狂言“老子在红道黑道都是那个事,打死你。”骂骂咧咧扬长而去。

4、“不妥协,无限期关押”。这是干部公开宣布的。目前,这里还非法关押着20多名法轮功学员,有的长达18个多月。这其中,有的是被非法劳教期满后因不放弃修炼而直接劫持来的。有被非法刑拘,释放后又进行所谓的“监视居住”关在这里的。

5、离开此地要缴费,费高惊人。以前在红霞洗脑班,610强行向法轮功学员索要生活费每月2000元,现在是每月900元,不交生活费不准出去,家境困难的300-500元不等。凡此种种,不一而足。这就是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操纵下的610恐怖组织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遮盖不住,抵赖不掉。况且苍天有眼,早已记录在案,只待真相大显,报应分毫不爽。

6.武汉市江汉区610洗脑班禽兽暴行:烟头烧脸、电击乳房阴部

2002年上半年以来,湖北武汉市江汉区洗脑班,对长期被劫持在此的大法弟子进行侮辱和折磨,不让睡觉,站着不让动,昏倒了就单独关着,醒了又站,非打即骂。在何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杨振武被释放回家后,又被骗到江汉区洗脑班进行迫害。洗脑班的有些工作人员禽兽不如,有的大法弟子被电生殖器,女大法弟子乳房被电,一折磨就是大半天,致使大法弟子生不如死,痛苦呻吟。

三、劳教所、洗脑班、拘留所发生的酷刑迫害

武汉市的各个劳教所及610洗脑班禽兽暴行:烟头烧脸、电击乳房阴部,“洗脑班”雇养了一批说客及打手,强行洗脑灌输,每天强迫听造谣、诬蔑和诽谤的宣传。对坚决不写“保证”的学员就用电棍打,上刑,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打得伤痕累累,有的被逼得精神失常。酷刑中还包括:“夹包”拳打脚踢、体罚、上刑毒打,禁闭室,连续多日剥夺睡眠;多根高压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形形色色的手铐、脚镣、抽人的鞭子有皮的、蹲小号、坐铁椅子、惩罚性灌食、冬天往头上浇凉水、脱衣服在外面冻,数伏炎夏在太阳下曝晒;不让大小便;连续半月不让睡觉。注射和强迫大剂量服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超极限强度的电针摧残等等。

1.2002.12湖北武汉市狮子山戒毒所对法轮功学员实行24小时监控,由三个吸毒犯人“夹包”一个学员,动不动就拳打脚踢、体罚、上刑毒打。坚定的大法弟子被送到沙洋劳教所,劳教所对学员强行洗脑灌输,天天围攻。坚决不写“保证”的学员就用电棍打,很多学员被打得伤痕累累,有的被逼得精神失常。

2.法轮功学员刘灵在武汉一精神病院被打伤脊椎,又在何湾劳教所遭受了近一年时间的折磨,导致他双目失明,下肢瘫痪。知情人透露,刘灵在一精神病院被工作人员殴打,致使脊椎错位,后又被送到何湾劳教所。在劳教所期间,刘灵多次被警察唆使犯人毒打,曾被罚连续站立十多天、关小号一个月、冬天赤脚单衣立于风中、强行灌食和连续多日不让睡觉等,使得刘灵病情越来越严重。劳教所的警察称他是装病,不允许他到外就医,还称:死了算自杀

3.武汉市何湾劳教所的管教人员无道德、无人性、心狠手辣,特别是恶警张义、高君安两暴徒,犯下重罪。他们为了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在犯人中挑选五名身强体壮、学过拳脚的打手。第一名打手才斌,体重200多斤,此人没有半点人性,加上殷少刚、李奇忠、杨威、彭志伟,这五名打手是为了专门对付坚如磐石的大法弟子才挑选出来的,与张义、高君安一起犯罪。他们的口号是只要不打死掉,体内打得稀烂外面看不出来就行了,哪个想减刑期,那就要看他出不出力。

4.被非法关押在武汉何湾劳教所二大队的众多法轮功修炼者,相继开始绝食抵制迫害,而恶警为阻止法轮功学员继续绝食,采取各种手段进行折磨。插管时特意支走医生,让犯人强行将法轮功学员放倒在地上强行插管,并亲自把胃管往学员鼻孔猛插,有的被插出血至发炎。插完后灌2~3注射器水,然后让犯人扶着法轮功学员踱圈子,说是踱一踱“以助消化”。胃管在鼻孔中动来动去非常难受。

四、武汉大法弟子彭敏被迫害致死,中央电视台阴谋造谣

彭敏是武汉大法弟子,因到北京上访和制作真相资料,被非法逮捕,在武昌青菱看守所关押期间,因坚持学法炼功并向同监的犯人洪法,被邪恶暴打,身上伤痕累累,2001年1月9日邪恶将其迫害致脊椎第五块骨头粉碎性骨折、颈椎压缩骨折,并因此导致全身瘫痪。

其母得知该消息后,将彭敏接回中家休养。在家休养期间,其母每天放法轮功的音乐给他听,彭敏的精神和身体渐渐好起来,然而他却被市公安局防暴大队派来三十余名警察强行绑架至武汉市第七医院进行所谓的“治疗”。

到第七医院之后,警察协同市610特派员将彭敏隔离至该医院住院部二楼骨外科尽头的一间小屋内,外面用屏风挡住,并强迫其母和兄弟(彭亮)昼夜看护,不得离开,名为看护,实为隔离软禁,以免走漏风声。同时将武昌中南街派出所的警察安插在隔壁的房间内24小时监控,以防他们同外界接触。院方在610办公室及市公安局的指使下,公然对危在旦夕的彭敏不闻不问。并对其家人宣称,要想出院,除非等彭敏死后,彭敏一天不死就一天不能出院!这时的彭敏头部以下的身体已经完全失去知觉,其背部因在看守所受到的迫害而溃烂了一个大洞!

2001年3月9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摄制组与武汉电视台的人来到医院,对彭敏及其家人进行“采访”,这时院方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面对摄制镜头,一边帮彭敏上药,一边帮他翻身,并对采访人员说:他们用最好的医生、最先进的设备、最见成效的药对彭敏进行着治疗!彭敏及其家人当即就揭穿了院方的弥天大谎,同时彭敏还详细叙说了其受伤瘫痪的经过,他反复强调受伤瘫痪不是因为炼功,实为迫害至此!可中央电视台的采访人员却置之不理,一再问一些套话,空话进行遮掩,他们问彭敏的母亲:“你儿子搞成这样,你后不后悔?”其母义正辞严地回答:“不后悔!”事后其母告诉我们:她深知她的儿子是因为修炼而被迫害至此,她不后悔的是她的儿子选择了一条正路!彭敏于2001年4月6日被迫害致死。

五、法网恢恢,元凶江泽民正面临全球大审判

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是违反中国宪法,违反国际条约的,它实行的是先定罪,后立法及“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中国经济资源的四分之一被用于迫害法轮功,2001年2月27日,江××曾一次性拨发40亿元人民币在建筑物大厦安装大型的监视仪器监控法轮功学员;2001年12月,江××一次性投入42亿元人民币建立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中心或基地;仅天安门一地,搜捕法轮功学员的开销就达每天1百70万到2百50万人民币;从城市到边远的农村,地方警察、公安局、“610办公室”的官员到处搜捕法轮功学员,江为其迫害法轮功估计至少雇佣了数百万人为其效力,这些人的工资,奖金,加班费,补贴等加一块,这笔帐可达每年上千亿元人民币。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目前江泽民已经被多个国家告上了国际法庭。2003年日内瓦人权会期间,瑞士律师又宣布多个国家正在准备起诉江泽民。2003年8月20日上午,比利时著名人权大律师乔治-亨利-波梯埃受法轮功学员委托,向比利时联邦检察官递交了以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及酷刑罪刑事起诉江泽民,澳大利亚法轮功学员也将把江泽民告上法庭,西班牙也已经正式起诉江泽民。2003年9月,出访欧洲的610头子罗干在冰岛、芬兰、亚美尼亚、摩尔多瓦被法轮功学员以“酷刑”和“群体灭绝”罪刑事起诉。

大陆多名追随江迫害法轮功的高官,被美国地方法院确认犯有酷刑折磨罪、反人类罪等罪行,包括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赵志飞、辽宁副省长夏德仁和北京市委书记刘淇。其中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赵志飞在访美期间受到起诉,被指控因彭敏与其母亲李莹秀被迫害致死一案而犯有非法致死、酷刑、反人类罪及其它粗暴违犯国际人权法案的罪行。2001年12月21日美国地区法院法官丹尼-斯科特对该控述进行了缺席判决,赵在该五千万美元的民事诉讼中败诉。法轮功学员在多国起诉江泽民及其追随者,已经引起了国际社会广泛关注。这些迫害法轮功的高官即使现在仍权势在握,不久在中国也将受到正义的审判。一切迫害善良人的罪犯都逃脱不了法网恢恢。

四年来,法轮功学员手无寸铁,他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靠的是坚强不屈的意志和坚持真理的信念抵制江氏集团的血腥暴力,法轮功依靠正义、道德和信仰的力量进行和平与理性的抗争,以善念对待残酷和暴力,真正展示出“真善忍”的强大精神和道义力量。

六。现公布武汉市第一批参与迫害的机构及恶人:

武汉市新洲区区委办公室,区政法委办公室,区司法局办公室,区司法局局长办公室,区公安局法制科,潘国胜局长办公室,汪春保局长办公室,城关派出所所长室,阳逻派出所,仓埠派出所,汪集派出所办公室,李集派出所,三店派出所,潘塘派出所,旧街派出所,双柳派出所办公室,双柳派出所所长办,张店派出所,金台镇派出所孔埠镇派出所,凤凰镇派出所,徐古镇派出所,新集镇派出所,辛冲镇派出所,周铺镇派出所,大埠镇派出所,涨渡湖派出所,刘集乡派出所,和平乡派出所,方杨乡派出所,新洲区公安局办公室,区财政局办公室,区人民医院院长办,区教委办公室,区水利局办公室,区邾城街办事处书记主任办,区邾城街计生委,区阳逻街道办事处办公室。

武汉市成立所谓“帮教团”,团长龚良汉,成员有李希平、刘作莉(音)、吴X,周兰、李友兰、程锦辉、高京荣、邹志英、李罗兰、索汉华、张腊梅、孙维增(音)、雷四清、潘国胜、周英杰,王建生,徐华平,刘俊顺及两男的等十七、八人,他们在武汉市内和周边地区办洗脑班卖力犯罪。

犯罪恶人榜——“武昌区610洗脑班”专班人员名单:
李明:武昌区政法委书记男直接责任人;朱某:武昌区武装部男洗脑班负责人
吴奉兵:武昌区法制所男洗脑班专班人员;陈汉芳:武昌区商委女洗脑班专班人员
许敬业:武昌区劳动局女洗脑班专班人员;丁跃:武昌区物价局男洗脑班专班人员
万某:武昌区房地局男洗脑班专班人员;李某:武昌区教委男洗脑班专班人员
黄某:武昌区法制办男(戴着眼镜,打人凶手,毒打过多名学员)
周某:紫阳街派出所男(警察,戴着眼镜,打人凶手)
打人凶手,邪恶的工作人员:张金秀:中华街 女,潘荣:中南街 女,李红芬:市政局 女,谢某:雇来的 女,孙汉珍:中南街 女,李冬君:交通局 女,王英:中南街 女。

湖北武汉市犯罪恶人榜
湖北省武汉市610办公室:主任,邓斌;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唐家墩派出所:所长,郭为清,
湖北武汉市洪山区610办公室:穆迪,张杏芝
湖北武汉市武昌区610办公室:张四万,湖北中医院保卫科长许大万,
湖北武汉市武昌青菱乡街派出所:所长:聂××;乡政府书记:王志兰;办公室主任:汪军
恶警(户籍)朱明亮;指导员:吴有才

湖北武汉青山区恶人榜
易向东(男),街派出所警长
王斯宽(男),原青山宣传部副部长(区610负责人),现园林局党委书记
吴兴裴(男),原青山区司法局副局长610负责人,青山区邪恶封闭班负责人。

武汉其它区恶人榜
武汉市洪山区青菱乡610办公室主任:汪军;洗脑班的教导员:曹金铭,书记:车延高
武汉市江汉区政法委及610人员:书记:顾汉桥,副书记:肖国雄,主任:袁爱华,成员:屈生
新洲区610犯罪分子名单:潘国胜,周英杰,雷世清,丘平生,周志红,夏春胤。

下载:
武汉市法网恢恢公告(50KB)
武汉市迫害致死案例(6KB)
武汉市-母子双双被迫害致死(6KB)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