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教养院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日】我因坚信真、善、忍,被绑架到抚顺教养院,在那里我见到许多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实:

1、我因为不穿劳教人员穿的衣服,而被管教训斥,并说:“你要是普通的劳教,我就会让你蹲着说话……。”而对于坚定的大法弟子,管教不时的找毛病,辱骂一通。有一次我和坚定的大法弟子坐在一起说话,姜永峰(当时男队的队长)从门缝偷看,开门不问青红皂白便对我们辱骂,连言论自由都被剥夺了。

2、2001年9月间,大法弟子袁鹏因在对大法弟子洗脑的一个考试的试卷写上:“李洪志是我师父,李洪志是神”。而被送到严管班每天坐板。

3、2001年11月间,大法弟子石(音)金玲在教养院里炼功,而被送到小号(禁闭室),双臂抱着小号的铁门用手铐铐上,不能坐下,只能站着。不管白天还是黑夜都是这样铐着,不让睡觉,几天后腿就会肿,脚也会肿,连鞋都穿不上,劳教犯称为“吊着”。抚顺教养院经常用这样方式迫害大法弟子。因为石金玲抗议而呐喊,教养院的管教就拿来录音机放音乐,不让别人听到她的喊声。石金玲绝食抗议,教养院强行对其灌食,石金玲不配合,管教就用电棍电她的嘴,石金玲的嘴边都是电棍烧焦的痕迹。对石金玲灌食由劳教犯抬着石金玲,要从二楼的小号到一楼的医务室,后来就用大衣蒙上石金玲的头部,怕人看到石金玲被电棍电过的痕迹。当时石金玲被折磨得不象样子了。

4、2002年4月间,大法弟子詹玉新被非法绑架到抚顺教养院。詹玉新绝食抗议对他的非法教养,多次受到劳教犯的殴打、折磨。每天,对詹玉新灌食由劳教犯进行。那些劳教犯,把詹玉新按到新收班的地板上,用矿泉水瓶将用水泡过饼干往詹玉新的嘴里灌。詹玉新不配合,劳教犯便捏着他的鼻子,不让喘气,强迫他张嘴往里灌用水泡过的饼干,并不时打他的嘴巴子。詹玉新虽然绝食20多天了,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坐都坐不住了。但劳教犯仍强迫詹玉新听他们读污蔑大法的书,詹玉新坐不住,劳教犯就从他的身后推着詹玉新。到了晚间,劳教犯便强行拖着詹玉新在新收班的地板上遛,詹玉新两腿无力,在地板上滑着。就这样有时上来一群劳教犯还要对他拳打脚踢。更有甚者那些劳教犯竟把詹玉新的衣服脱光用凉水往身上浇,那时是5月天的天气,每次詹玉新被拉到水房浇完水回来,都是冻得直哆嗦,嘴唇都发紫。

劳教犯为什么能如此对待大法弟子呢?如果没有管教的唆使,劳教犯是不敢这样做的。2002年5月间,抚顺教养院对大法弟子正是迫害疯狂的时候,每个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被送到教养院后,由新收班的劳教犯对大法弟子进行“转化”,不写“三书”的,由两个劳教犯把着,一个劳教犯便用地板条子打大法弟子。抚顺教养院就用这种卑鄙的方法迫害大法弟子。

5、2002年6月间,抚顺教养院将被劫持到教养院的女大法弟子都集中章党(抚顺市东洲区的一个乡)一幢楼里,一楼有6个小号。把不屈服的女大法弟子关到里面,每天用手铐铐上大法弟子的一只手脖挂到小号的铁门顶上吊着,个子矮的下面用小凳垫上,就连60多岁的女大法弟子也不放过。大法弟子高娟对大法非常坚定,管教将她吊到小号的铁门上,用电棍电她的脸,长达40多分钟,致使高娟的脸多处烧伤,直往出冒油。一个人因为坚信“真、善、忍”做好人,就要受到如此的对待!

6、2002年9月间,大法弟子王玉祥被绑架到抚顺教养院。被任福明等恶警用电棍电。大法弟子崔玉庆因不带劳教人员的胸卡,而被送到新收班里,恶警任福明等人用电棍电他的脸长达半个小时。并扬言说:“你要能挺过二根电棍电(把两根电棍的电电完),你炼功都行。”大法弟子胡伟(复旦大学毕业)被非法劫持至抚顺教养院,胡伟绝食抗议对他的非法教养,被强行从鼻子插管灌食。胡伟不配合,插管长达20多分钟,插管时他直呕吐,痛苦不堪。胡伟被插管后,管教将其两手背到后背上用手铐子铐上,送到新收班。胡伟在新收班里被铐背铐9天,强行灌食9天,后来胡伟就被送到严管班每天坐板。在2003年1月间,他每天咳嗽特别厉害,有时憋的脸通红,很长时间才能喘上一口气,甚至晚上觉都睡不上,被折磨的特别消瘦。

以上是我在抚顺教养院目睹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实,一个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竟要受到如此的迫害,人间正义何在?无论是劳教犯,还是管教对大法弟子迫害,归根结蒂是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迫害。如果没有江氏流氓集团“在名誉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对“真、善、忍”信仰者的迫害,不会出现以上被迫害的事实,而江氏流氓集团,又是由江××操纵的,江××是迫害“真、善、忍”信仰者的元凶。我要用见到对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实,来控诉江××,早日将江××送上人间正义的审判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