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女子监狱部分恶人名单与犯罪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0月23日】以下是湖南省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部分主犯:赵兰、敖春玲、张卓林、文小莉、罗坚、李静、唐路、邓成、韩翠玲、李俊等。它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如下:

一、由涉毒犯与杀人犯24小时监视被非法绑架的大法弟子

一个大法弟子被投入监狱后,恶警们随即安排2至4个最凶暴、判无期或死缓的涉毒犯与杀人犯24小时监视。并私制刑罚,监控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其中包括不准单独上厕所,不准与任何人交往,不准看书写字,不准投信箱等等,有不从者,就处罚或遭到群殴及电击、吊铐等。

二、纵容犯人勒索钱财

监狱教唆犯人监控大法弟子的言行,不准与任何人往来,特别指出不准与大法弟子见面,只能与十恶俱全的监控犯在一起。因此监控人趁机敲诈大法弟子的钱财,许多监控犯将大法弟子的生活卡与家中送来的食物、衣服、日常用品占为己有,利用大法弟子大善大忍之心钻空子。大法弟子逢年过节时互送的食品被抢,日用品由监控犯人占为己有。

三、私设条令、刑罚迫害大法弟子,诽谤大法、辱骂大法弟子

湖南省女子监狱私设条令与一系列不法行为,完全是针对大法弟子来的,它们视大法弟子为敌人,必须按它们的“规定”办事,否则动不动就是酷刑,它们对大法弟子一贯态度是:“无理可讲”“打死就算自杀”。大法弟子为了维护自己的人身安全,人格、尊严不受侵犯,将事实上报到有关领导以求妥善解决。它们不听劝告,凌驾于法律之上,不但扣压大法弟子的申诉、控告、检举材料及有关信件,反而私设酷刑,伺机打击报复。将所有最低的权利全部剥夺,如发现投信箱或向前来视察的干部递检举信后,立即指使监控犯刁难,报复,殴打及各种残酷迫害。最后监狱干脆在上级来狱前,将大法弟子骗回监房,吊铐在厕所、密室等处,由监控犯24小时迫害,待检查或视察的人走后才松刑。

湖南省长沙女子监狱在赵兰的操纵下,没有大法弟子说话的余地,恶警们口口声声说:对法轮功有新规定打死就算自杀,并恶言侮辱大法弟子。在这情形下,我们全体大法弟子以绝食、罢工表示抗议,在恶警赵兰、敖春玲、文小莉的操纵下,邪恶之徒邓成、罗坚、李俊、唐路等指使监控犯强行将囚服套在大法弟子身上,然后双手反铐从五楼拖到一楼,再从一楼拖到车间。顿时大法弟子身上的衣服被粗糙的水泥地磨得破烂不堪,满身污泥浊水,背部、臂部、脚后跟血肉模糊。到车间后关进办公室打跪在地上用高压电棒猛击,然后将双手一上一下反铐,双脚悬空吊铐在车间示众。这种惨不忍睹的场面引起近200人的车间内惊慌失措,泣不成声,导致大法弟子全身伤痕累累,连上厕所都难自理,双手麻木,很久失去劳动能力。恶警文小莉对监控犯吼道:无论你们采取什么办法,只要能把人弄到车间来做事就行,出了问题我负责,事成后减刑。恶警敖春玲、罗坚、唐路、邓成经常诽谤大法与大法师父,辱骂大法弟子是“不是敌人的敌人,不是政治犯的政治犯”等等恶毒的语言。

四、赵兰动用武警、特警迫害大法弟子

女子监狱在恶警的操纵下,无论大会小会只要有大法弟子参加,就动用特警、武警手持电棒、警棍、手铐杀气腾腾将不配合它们的大法弟子当场双手反铐、电击、强行拖往禁闭室迫害,根本就无任何理由可说。

2002年6月的一天晚上,监狱召开近3千服刑人员与警察大会,在会上赵兰当众诽谤大法与大法师父,捏造事实侮辱在狱内的大法弟子,引起会场一片混乱,犯人中的正义之士都很气愤,在坐的大法弟子当场表示抗议。气急败坏的赵兰在台上叫嚣指使狱政科恶警与武警、特警、监控犯将大法弟子强行扣离会场,拖往禁闭室反铐、殴打。在禁闭室一关就是20多天,迫害得奄奄一息再放回车间。一天上午,恶警敖春玲声称召集大法弟子座谈,结果大法弟子到场时周围已经布满了手持电棒、警棍的恶警。强迫大法弟子听它们诽谤大法的话,在场的大法弟子当场对这一行为进行抵制,敖春玲指使手持电棒的特警朝大法弟子的面部、头部、颈部猛击,有的被电得满口腔鼻腔鲜血直流。

几年来湖南省长沙女子监狱警犯联手,使尽了一切邪恶招术迫害、摧残大法弟子。特别是“教转队”的恶警更加凶暴,那里是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场所,不许大法弟子睡觉,用带血的卫生纸塞嘴,酷刑吊铐,用绳子捆起来曝晒,殴打,剥夺最低权利加重劳动量,停止接见,扣发所有信件等等。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