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监狱暴行:身上流出的血把内衣内裤都湿透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0月24日】我是2002年10月25日被非法绑架来到吉林监狱,分到一大队直属小队,从此邪恶的迫害开始了。主抓改造的队长王建孔,直属管教陈昕,在谈话室与我谈话,让我写“四书”告诉我这是必须的,我不同意一口回绝了,他们很生气,告诉那几个管事的犯人:“把他整回去好好学习。”几个犯人把我架回了监舍。强迫我坐板,所谓坐板就是两腿伸直,双手放在膝上,腰板挺直,坐在棱角分明的木板上。稍有晃动,便招来一顿拳打脚踢。有时候五六个犯人围着我,分别在后面踢我的腰眼。又用种种污言秽语威逼我写“四书”。我坚决不同意,又把我拉到铺下,六个人按着我,把木板立起来狠命的打我后背、腰眼、屁股。后面的肉都被打开了,嘴里还骂着:“你怎么不叫,你XX的装有刚。”我当时浑身冒汗,疼的死去活来。他们打累了,找了一块木板,把板子立了起来,强迫我坐在上面,我屁股上血肉模糊,坐在木板上有如坐在钢针上一样。他们还不放过我,又从后面继续踢我的后腰,身上流出的血把内衣内裤都湿透了。

几天后,血和衣服都粘在了一起,他们又把衣服撕下来,那种疼痛是用语言无法形容的。给我上一些压碎的新诺明药片,说是给我治病,其实是在迫害我。他们找来纸笔逼我写“四书”……“四书”被逼得一个又一个的写了出来。我声明那绝非我所愿,是被逼之下所写,我的生命从表面到微观充满了悲哀,在这之后,他们不许我同任何人讲话,直到2003年8月才有所改变。

教育科李干事找我谈话,我说遭受迫害,他冲我大吼:“谁迫害你了,谁看见了,不服管理,就要强制。”

一大队大队长赵荆、王建孔、管教陈昕,我跟他们说被打的事,他们说:“监狱吗,当然要有强制措施。“并威胁我说不许和别人讲。

打人的犯人有:
 郭树铁(原一大队犯人,现调入五大队任“零工”组长继续为非作歹)极坏。
 贾玉彪:现在五监区服刑,极坏。
 李刚:原一大队直属中队犯人组长。
 李保才:辽宁省人,现已出监。
 刘长海:现二监区服刑。
 赵耀林:现五监区服刑。

我来到吉林监狱时,殴打大法弟子的现象到处都是,主要原因是监狱当局指使的。四月份我写了声明交到了大队,声明暴力洗脑下所写的东西作废。

目前在吉林监狱大约关押100多名大法弟子,在长春铁北监狱关押大法弟子200多名。

在吉林监狱有一种酷刑,把人的四肢分别用铁链锁紧,然后拉起来,使身体悬空,大约三四天,有的更长。受刑者脚腕、手腕、各个关节被拉得脱臼,时间如果再长,人的四肢就会残废。五大队大法弟子郑卫东就受过此刑。

另外,被迫害比较严重的还有去年3-05插播有线电视的大法弟子刘成军。目前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