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双鸭山市610和看守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0月27日】

黑龙江双鸭山市610、看守所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2003年4月22日上午8:30左右,大法弟子张洪波、郭辉,被市局610恶警杜占一和另一名恶警(姓名不详)非法强行送到610 办公室。下午大法弟子张洪波被恶警杜占一、刘维国单独带到一办公室内。两恶警一人抓住张洪波的一只胳膊。杜占一往张洪波的胃部猛击四拳,当时张洪波被打得站不起来。疯狂的恶警又抓住他的头发,击打脸部和脖子。然后两恶警把张洪波反扣手铐,杜占一把手铐吊起,强行让张洪波两腿分开,用他们的脚蹬住张洪波的膝盖不让弯曲。失去理智的恶警刘维国用腿压住张洪波的头部进行上刑。次日,4月23日早6点左右张洪波被非法送往看守所。6月11日张洪波因不穿号服被管教朱雅茹、所长白树文给体罚坐铁椅子,一共坐了四天三夜。在坐铁椅子之前用塑料管抽了六下,现在张洪波、郭辉仍被关押在看守所。

2003年4月22日9点左右,公安人员知法犯法,未成年人也不放过。大法弟子赵玉华、孙如雁(未成年,不满18周岁)只因坚持信仰,被市610李洪波、杜占一、及其它几名恶警非法绑架到610 办公室,夜间单独提审赵玉华。在非法提审孙如雁过程中,恶警李洪波动手打其耳光,利用恐吓、威逼、辱骂手段迫害至次日。4月23日孙如雁被非法送到双鸭山市看守所关押。6月11日赵玉华、孙如雁因不穿号服被恶所长白树文用塑料管子抽打2下,抽打后强制坐铁椅子。赵玉华说她有心脏病不能坐。狱医徐恩江丧失理智的喊道:“死了埋了”,强行将赵玉华按在铁椅子上。当天下午一点左右,这种疯狂的迫害导致赵玉华多年没犯的心脏病多次复发,以至于生活不能自理。6月底才有所好转。

在晚上8点多钟,同被体罚的孙如雁从铁椅子上神奇地脱出来,第二天早上,恶所长给她戴上铁镣子,又坐上铁椅子上进行迫害。一共坐了4天2夜。

2003年张兴华被抓到永红派出所并遭到毒打,他好言相劝恶警,一群恶警(李洪波、刘维国)竟然扒光他的衣服,将手脚铐上毒打,用椅子压住躺在水泥地上冻,还扬言将他泼水冻死埋掉。在未达到目的之后,又用电棍电了几个小时,手段残忍,连难以启齿的地方也电。恶警们兽性大发、把迫害人当作一种快乐。半夜,恶警将他送入看守所。几天后提外审,凌志威将他手脚铐上,被铐吊起来毒打达40分钟后被放下。腿伸直坐下,用脚踩头和脸,使脸贴紧腿,制造痛苦达半小时。

2003年6月10日,因大法弟子王丽华炼功,被看守所所长白树文按在铁椅子上。为了抵制迫害,全监室大法弟子集体绝食不穿号服,激怒了邪恶之徒,尤其是徐恩江、朱亚茹在旁唆使白树文将其他四名大法弟子锁在了铁椅子上,当晚大法弟子均从锁着的铁椅子上下来了。恶警更加疯狂了,白树文举起了“小白龙”(即塑料管子)狠抽三名大法弟子,其中赵玉华有严重的心脏病,坐在铁椅子上休克了。恶警不得不把两名有心脏病的大法弟子放了下来,现在恶警怕大法弟子再从铁椅子上下来,在上面又加了一副脚镣。

双鸭山看守所凶警接连作案 邓春英遭酷刑生命垂危

2003年6月23日上午12点50分,在双鸭山看守所上演了一起继6.18之后又一个悲剧。刚刚在5天前将大法弟子纪松山迫害致死的恶警杜占一,与尖山区检察院、公安局610 恶警准备对18号室的大法弟子邓春英下手了。

在看守所里,他们先是用手打她的脸。后来,手打疼了,改用鞋底抽嘴。并且将铐从后背拎起倒挂在提审桌子上,逼她坐在地上,肩部疼痛无比。此时,恶警杜占一用木方子猛抽邓春英的脚底,并抓住她的头往墙上撞。经过总共约3个小时的疯狂迫害,邓春英深度休克、不省人事。于下午4:00时狱医徐恩江让劳改犯(外号山东子)背回号。当时她的身上、手上、脚、脸都有被针刺的痕迹。当邓春英苏醒过来时,四肢无力,生活不能自理。至7月23日止的一个月中只能解大便两次,两次均脱肛,痛苦不止。6月30日看守所才通知家属,并非法勒索了1000元人民币,美其名曰:“看守所是政府的看守所”,无耻得让人作呕。

邓春英的父母焦急万分,眼瞅着女儿受着这种非人的折磨,心痛无比。在看守所期间,同室的好心人护理她洗脸、喂饭。上厕所时得两个人抬着,一个抬脚,一个抱腰;放在脸盆上还得一人扶腰,一人扶腿,不然两腿就失去控制分叉了。从7月18日─7月27日8天中无法进食,吃了就吐,吐了两次血,生命垂危。家属多方奔走,强烈要求立即进行有效治疗。在7月26日才从看守所里抬到市人民医院。当天上午10点开始输液,至27日凌晨2:40共输液12组,24瓶药液。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恶警白树文还将那种连体的给死刑犯的戒具拿到医院,试图将文明的医院变成另一个看守所,继续释放他那种视生命如草芥的淫威。现邓春英家属日夜陪护。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