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孟金城到唐山荷花坑劳教所当天被毒打致死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九日】2003年7月7日,河北省唐山遵化市堡子店镇旧寨村50岁左右大法弟子孟金城上午十点多钟被当地警察用桑塔纳轿车送到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孟金城非常精神地拿着行李,恶警副大队长王玉林将他带到六队队部登记。恶警逼孟金城承认“法轮功是X教”,孟金城不屈服,不承认,马上遭到八九个犯人的毒打,副大队长王玉林在门外看了看离去。当时参与毒打的犯人有:一进班班长高克爱(现解教)、黄永新(现小号班班长),勤杂李海河、生产一班班长郑民、生产二班班长王银、尹立红、值班常福海、小号班汤俊普等人。

孟金城在被毒打至昏死的过程中,一进班坐班人员都能听到孟的喊叫声和毒打声。孟金城到一进班门口时,犯人黄永新一脚把他踹了进去,孟金城当时倒在照相用的架子上,起来后又把他架到室内东边南墙上。当时值班员是刘利顺,一直没言语。孟金城几次要晕倒,黄永新便拿吃饭的饭盆,打了一盆凉水泼在孟的头脸上,之后又让孟金城喝了一点水。孟金城好象有了点精神,又被体罚(头、膝盖顶墙,脚后跟翘起)。此时孟金城脸无半点血色,黄永新恶狠狠地说:“他要装死,下午我值班时一次整服。”之后,值班人员常福海两次把脑袋从外面伸进来说:“下午还有一顿呢。”

开饭后,犯人们暂停了对孟金城的毒打,让他在后面拿个凳子坐下吃饭,黄永新强迫他吃了一个半馒头,半饭盒大头菜,之后坐在后边。孟金城当时脸色灰黄,嘴一直大张着喘气,常福海问他,孟金城说是气虚,外边有几个人说孟金城活不了了。到下午4点半,卢江接班,过一会儿,孟金城便向后晕倒。卢江马上报告队里,队里派了几个人把孟金城送到所部医院,所部医院一看不行,又送到了唐山市工人医院抢救,由队里队长马某及值班刑事犯陈富护送。

晚上陈富回来散布说:送到医院及时抢救,花了不少钱,并说是什么“心脏病、糖尿病、肾虚综合症”。后经证实孟金城已死亡,陈的散布是在队里恶警的授意下而为。当晚劳教所大队长没回家,第二天(8日)接见日,由陈富写了一篇假的证明材料,说孟金城怎么“犯病”,怎么“及时抢救”,让他们值班的人员签字。9日晚上收班时,犯人李海河对黄永新说:“孟金城死了。”黄非常害怕地说:“啊!千万别乱咬,咬出谁都跑不了,再说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

过几天这件事情不了了之了,后来听说孟金城的家人也没看见孟金城遗体,被劳教所匆忙火化了。火化后,劳教所警察还要向其家人索要两万元的医药费。

而凶手之一的高克爱在8月份提前8个多月解教,另一主要凶手黄永新却受到副大队长王玉林赏识升为小号班长,在攻坚组负责刑罚、体罚、毒打大法弟子。

自古道:人生却莫把心欺,神鬼昭彰放过谁?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那些指使、参与虐杀大法弟子的凶手必遭恶报。

恶警名单:六队副大队长:王玉林(杀害孟金城的主要责任人)
六队教导员:王瑛
六队队长:李晓忠
六队副所长:王勇
六队主任:高永敬
打人刑事犯:高克爱唐山市丰南区黑沿子镇黑九村电话:0315-8544748
打人刑事犯:黄永新唐山市开平区二街南大街22号电话:0315-3367628
打人刑事犯:郑民
打人刑事犯:王银
打人刑事犯:尹立江
打人刑事犯:汤俊普
打人刑事犯:李海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