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十八里河劳教所:一边欢歌作假戏 一边血腥施暴力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十月三十日】河南省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自从关押法轮功学员以来,就搞出来什么“包夹”制度,也就是说一个法轮功学员要被2—4个吸毒犯人或其它犯罪人员看管、监视,每天24小时跟踪,连吃饭、睡觉都被挤在中间,去厕所也得跟着,不许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互相说话、递眼神、打手势,不许看经文、炼功,不从者随时都会遭到一顿毒打或谩骂。

劳教所整个管理方式都是采用流氓手段。比如:劳教所在女学员寝室、洗澡的地方(后院、厕所)、车间都安装监控器,很多男警察也参加值班看监控器(24小时监控)。吃饭时间只有10分钟,排队打饭时,吸毒犯都往前挤,法轮功学员都在最后打饭,经常是还没有吃完饭,就吹哨集合走人。上厕所也没有自由,晚上是四十多人住一个房间,两个马桶,大小便都在屋里。白天在车间,厕所门锁上,很长时间才开一次门,而且还要限制时间,很多时候被关押人员憋不住就尿在门口。

劳教所警察严重违法,私拆、扣压法轮功学员的家信、邮包,没有通信自由,没有戴手表的自由。有一名法轮功学员陈欲静,家里寄来一块手表和其它物品,被扣压。劳教所警察们可以任意取消法轮功学员探视时间,亲属来探望也要被撵走。

劳教所还是培养打人凶手的基地。比如:2001年国庆节那天,法轮功学员因为炼功,就遭到恶警和吸毒犯的一顿暴打。它们将门反锁上,五、六个吸毒犯围着一个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她们把张雅丽、王燕、赵喜莲从两层床上拽下来,重重地摔在地上,不分胸前背后、小肚子、阴部猛踢猛跺,用鞋底抽脸、打头,抓起头发往墙上撞,一边打一边骂,打累了歇会儿再打。这样折磨了一个上午,张雅丽被打得眼圈发黑,很长时间她的胸疼不能深呼吸,不能平躺着睡觉,那一段时间她每天都是靠床边坐着睡觉,可是没有一个管教过问。王美琴被打得鼻子出血不止。赵喜莲被打得耳朵流脓,脑震荡,就这样还不让休息,每天被几个人强行拖着象五马分尸似的,裤子、鞋子都磨破了。孟月娥被打得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都是青紫块,还有的同修被打得头冒血。王燕被锁在屋子里用针扎她的手,打得浑身是伤。张瀚文被恶人们拖着胳膊,抓着头发在地上拖七、八米远。那天法轮功学员被反锁在屋里挨打,发生着残酷的流血事件,可院里却在欢歌跳舞,拍录像,作假戏,上电视搞假宣传:看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春风化雨般的温馨教育、感化”,看她们“生活的多好”。后来我们才知道全所各个大队被关押的同修们都在国庆节那天遭到了血腥迫害。恶警们还给打人凶手奖励,加分、减刑期。

2001年12月26日——2002年元月15日劳教所对120名坚定修炼法轮功的学员上绳,酷刑迫害。管教们扬言:这次劳教委、司法局下决心了,要好好整顿整顿。它们开黑会布置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在寒冷的冬天它们强行把法轮功学员棉衣扒下来,上绳摧残,手段极其残忍。对同修张瀚文(五十多岁)上绳,把两臂从背后拼命上提,然后将系在胳膊上的绳子从脖子绕到胸前,再把捆两脚的绳子和胳膊的绳子系在一起,身体弯至180度,腿并拢,半弯几个小时,以至把她折磨昏迷过去,送到乡卫生院输氧。恶警王楠还骗大夫说:“张瀚文在劳教所跟吸毒犯打架,气成这样的。”真是说谎成性,卑鄙至极。后来输氧、输液后,又拉回劳教所继续迫害。

有一个恶警穿着新皮鞋对同修周素梅上绳,又踢了她一百多脚,皮鞋都踢坏了。功友赵喜莲被同样的手段上绳后又坐老虎凳,几个男警站在她身上踩,以至她被折磨得昏死过去。给高淑婷上绳的是所长武宏儒,亲自动手折磨她,现在高淑婷的胳膊抬不起来,已是半残废,四大队的副队长裴素荣还用电警棍电她的胳膊、腋下,都被重度电伤。赵玉霞上绳也被折磨得昏死过去。吴小华被上绳又挨打,又关禁闭号,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上绳折磨,昏死过去。法轮功学员向它们讲真象、劝善,它们扬言:“错了也得执行。”从它们的话中又进一步证实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魁祸首,恶警在充当着帮凶,失去了道德和人性。

劳教所的大喇叭每天不停地轮番播放诽谤大法的文章,法轮功学员提出抗议,恶警们说是接到上级命令,要求各个劳教所、监狱都要播放,这是任务。有十八名法轮功学员开始绝食抗议,恶警们又布置要采取镇压行动,它们把赵玉霞、陈欲静、张瀚文分别关在房间里迫害。把张瀚文腿打伤,几个月不能行走,头发揪掉一大片,头皮都露出来。对赵玉霞又进行上绳折磨,以至昏死过去。陈欲静从下午6点钟开始被上绳,一直到晚上10多钟,恶警张茵还用破抹布堵着陈欲静的嘴,后来又把她强行送往新乡精神病院。张瀚文被打后又强行给她灌食,由副所长周晓红、队长王淑兰、张茵、裴素荣、刘保兰、王玉芳亲自指挥,七、八个人按着她的四肢,捏着鼻子,按着头,由于严重缺氧,张瀚文还出现了小便失禁。恶警对她还不放过,下令吸毒犯给她搔痒(脚心、腋下、全身)灌食,把张瀚文的牙齿撬掉一颗,松动三颗,又加期三个月。

恶警王淑兰、王玉芬操纵吸毒犯把张雅丽关在屋子里毒打她,用拖把捣她阴部,用膝盖捣阴部、小肚子,手段极其下流,还威胁张雅丽不许说出去。

江××及610办公室向全国政法系统下达对待法轮功的所谓政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对法轮功学员不讲法律,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劳教所和监狱才敢肆无忌惮地迫害法轮功学员。江××迫害法轮功学员,欠下了一笔笔血债,令天地为之震怒,我们法轮功学员有责任控告他,将它送上法庭,进行正义的审判。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