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出我见证的历史画面”:在天安门广场请愿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0月30日】

2000年10月1日大法弟子天安门请愿

2000年10月1日早晨,我们很早就到了广场。广场上人非常多,升完旗后,人们逐渐散去了一些,但大部分都在广场三、五个一圈地坐了下来。看得出来都是大法弟子。他们为了证实法有很多在广场上呆了一夜。广场上便衣和警察到处都是,看来在这敏感的日子他们也是有准备的。

7点半左右,广场北侧传来了“法轮大法好”的喊声,我们知道已经有弟子站出来了,就向那方向跑去。很多警察也向那边围拢过去。

到了跟前,我们看到有一些大法弟子在保护着大法横幅,警察对他们连踢带打,有的头被打破了,头发一缕缕地被揪掉,但他们仍紧紧地护着横幅不松手。我们毫不犹豫地加入了进去。警察和便衣象疯了一样,几个人对付一个大法弟子把一个个往警车上拖。警车装满了,一辆辆的大客车开了过来。但是大法弟子抓不完,抓了一批又上来一批。

我们被抓到广场派出所,被关在派出所楼后面的胡同里。那里塞了有几百人,大家不停地背“论语”“洪吟”,有的同修从贴身拿出来没来得及打开的横幅,我们共同将几条横幅高高举起。恶警要过来抢,前面的同修就组成人墙,胳膊挽着胳膊。无论恶警怎么打他们也不松手,大家高喊:“不许打人!”最后他们没了办法,只好退了出去。

下午开来了大型客车,一车车地把大法弟子拉走,往各看守所、派出所疏散。车行驶在北京的路上,车开到哪里,大法好的喊声就传到哪里。路人都驻足观看,北京的很多市民都见证了这历史的壮举。

两会前广场请愿

2000年3月26日上午10点左右,几个大法弟子向广场中心走,一个武警跑过来问话,没人理他,他就向别的便衣招手。两个大法弟子站在他跟前将他拦住,另外几个迅速地打开了两条横幅。很多的便衣警察跑过来围住几位大法弟子,凶狠地大打出手,又一个个地拖上警车。这时不远处又有两处打出了横幅,警察又向那边跑去。

大法横幅迎着太阳闪闪发光

2000年8月中旬的一天在天安门下面,有一男三女四名大法弟子分两人一组从天安门门洞缓缓向金水桥上走来。走到桥中心最高处,迅速把两条大横幅展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大红横幅,黄色的大金字迎着太阳闪闪发光。很多游人停下来观看。

广场上的警察跑过来,警车开了过来,可几位大法弟子面无惧色,依然面带祥和,巍然不动。恶警疯子一样抢过他们的横幅,把他们拖上警车。

户外炼功

2000年7月中旬,我们几个从看守所出来不久的大法弟子商量,觉的又要到7.20了,我们不能这样忍受迫害,我们要到外面去炼功。

星期天的早晨,天刚亮我们就来到了十字路口的路边平地。本来商量就我们五六个人,可有些听到消息的同修也来了,总共十八个人。我们放上音乐开始炼功,听着师父亲切的声音和大法优美的音乐,一切危险都被忘记,整个场一片祥和。一套一套功法炼下来,炼完后才发现有一个警察就站在我们后边。听后边的同修说他早就来了,他没有打扰我们,只是在那里监视着,直到我们炼完功散去。

看守所炼功

2000年10月很多弟子去北京上访被抓送回当地,关押在看守所。我们写上访信,要求看守所把我们写的信寄往省、市各610和公安单位。并在看守所坚持炼功。看守所为了阻止我们炼功,就把看守所所有的手铐和脚镣都找了出来,把大法弟子们两个两个铐在一起,有的被铐上几十斤重的大脚镣。再加上两个人的一只脚铐在一起,走路都需要同时迈腿,大铁环把腿都磨破了。可弟子们没有退缩,两个人相对而坐,盘上一条腿坚持炼功。同时绝食抗议。决食6天后,看守所看我们坚决不妥协,怕继续绝食时间长会出事担责任,才把戒具给摘掉,并答应把我们写的上访信发出去。

一切强制与迫害都不能改变大法弟子对师父的坚信和对大法的坚定正念。

公判会上证实法

2001年初,农历腊月二十七,看守所把一些大法弟子叫出去,门口已有警车在等候。这些大法弟子被戴上手铐,塞进警车。警车呼啸而去,开到了一个大礼堂门口。原来“审判大会”要在这里召开。

会开始不久,一名大法弟子首先喊出了“法轮大法好”的心声,接着另外十多名弟子也喊了起来,“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和大法清白”,喊声此起彼伏。两千人的会场一阵乱,很多人都站了起来。台上的市里和公安及610的头头们慌了手脚,对大法弟子们大打出手,让在场的两千多人见证了他们的凶狠恶毒。但大法弟子们毫不畏惧,在遭毒打中继续喊。念的人由于慌乱已念不成句,结结巴巴。最后只好将一个个大法弟子拖出会场,审判会草草收场。

大法弟子的浩然正气有力地震慑了邪恶,也向世人展现了大法的威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