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广州天河区水荫路收容中转站遭受的野蛮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0月30日】我是99年初正式得法的。记得当初是母亲先得大法后身心受益,才推荐给我的。在我看《转法轮》这本书的过程中,师父不断启悟我,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就象一个满是灰尘的插头一下子插上了电源,通了电,当时喜悦、激动的心情无法言表。

记得刚得法时很精进,身心变化也很大。书中的法理吸引着我,让我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为什么会生活得不幸,为什么会得病,人为什么要重德……不知不觉中心中的结打开了,心胸也宽广了,遇事能忍了,遇到矛盾知道向内找自己的不是了,知道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替别人着想了。心性提高了,家庭也和睦了,人也轻松愉快了,在很短的时间里我变得一身轻,原来的病不翼而飞,不治而愈。可是这么好的功法,江××为了一己私利,怕炼的人太多影响到它的权力,公然践踏宪法和法律进行迫害,就连宪法赋予公民的上访的权利也剥夺了。从99年7.20以来,无数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流离失所,家破人亡;无数坚定的法轮功弟子在监狱里遭受着酷刑摧残。

就拿我来说,从99年7.20以来,先后六次被抓,被迫害:第一次是2000年元月1日,因在公园公开炼功被抓到派出所,关了一夜,后被丈夫保释回家。第二次是在2000年5月份,因去北京上访无门,在天安门广场打“法轮大法”横幅被抓,关在天安门派出所,后又转到北京东城区看守所,为了抵制无理关押,我不报姓名,绝食、绝水。一周后被警察诱骗报了姓名,被送回当地驻京办,后丈夫交了两千元罚款,替我写了“保证书”保释回家(现声明当时丈夫背着我写的“担保书”作废)。第三次和第四次是在2000年的7月份,当地派出所和街道办以办学习班为名将我在家中强行带走,当时抓了许多大法学员,大家都不配合邪恶,洗脑班办了一个多星期后,我们被送到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十五天后,派出所直接把我们又抓到另一个洗脑班。因我坚决不配合邪恶,不写任何书面的东西,又被邪恶送到看守所拘留了十五天,这次有许多大法弟子被判了刑,未经任何公开审理,就送去劳教。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被无条件释放。回家后才知道派出所在我关押期间闯入我家,在没有任何搜查证明的情况下搜了我的家,抄走了一些大法书籍和磁带。第五次被抓是在2000年的10月份,我又被当地派出所和街道办以办学习班的名义从家中抓走,这次共有十几个大法学员被抓,大家都不配合邪恶,开始绝食,邪恶怕了,退缩了。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和呵护下,一个多星期后我们全都被无条件释放。

第六次是在2000年12月份,我因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广州火车站转车时被恶警无理抓捕,当时悟到要抵制邪恶,拒不报姓名,被送到广州天河区水荫路的收容中转站。这里真是人间地狱。警察大部分很邪恶,整天哭声、电棍电人时的嗞嗞响声和哭喊声响成一片。恶警动不动就朝人喷辣椒水,就连几个月的婴儿也不放过,不给孩子奶粉和水,饿了哭就朝房间喷辣椒水。这里非法关押了很多大法学员,最多时约有四五十人,大家都不配合邪恶,不报姓名、住址。邪恶为了达到目的,用尽了一切它们能想得到的邪恶办法:先是把抓进来的大法学员用电棍电,有的大法学员被几根电棍同时电脸、眼睛、嘴、耳朵、头等敏感部位,有的一电就是一个多小时,大部分大法学员都挺住了。然后是二十四小时关押,7~8平米的房间最多时关押十几个大法学员,有的房间才5个多平米,也关押十几个学员,没法睡觉就轮流睡,有的只能坐着睡。有一次恶警将一名收容来的严重精神病人与两名大法学员关押在一起,这个精神病一会哭一会笑,一会骂人一会撕东西砸东西,一会又胡言乱语,两名大法学员受尽了骚扰。非法关押大法学员的房间都没有水,只有一个水泥床和一个蹲厕,因没有水冲洗厕所,臭气熏天。冬天被子也不给够,大法学员们自己带的冬装也被恶警扣住不给,大家只有挤在一起保暖。恶警常常不给我们手纸,月经来了也常常不给纸,即便有钱也买不到,因恶警不卖给炼法轮功的。我们平时就让好心的常人帮我们捡一些常人丢弃的纸制饮料盒,撕开三层可当纸和卫生巾用。每顿饭只给鸡蛋大一点的饭,给很少的水,喝都不够更不用说洗漱了。我们一个个被饿得骨瘦如柴,但大家互相鼓励,互相关心,有的阿姨还把饭分给年轻同修,可是自己却捡送饭时粘在碗底掉到地上的菜叶吃。邪恶的迫害改变不了修炼者坚定的心,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我们没有忘记师尊的教诲,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有时还在监室里打大法横幅,有时收容所关押的常人多时,我们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大声集体背《洪吟》和师父经文,一有常人与我们接触,就给她们讲真象,很多常人被感动了,有些人明白了真象,记住了大法好,她们说:“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它们(指恶警)真坏!”有人还主动帮我们,偷偷帮我们打水,送给我们手纸,帮我们传递纸条给别的房间的同修。我们很欣慰,又有一些人得救了。

这时我已被非法关押五个多月了,有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一年多了,为了抵制邪恶的迫害,我们开始集体绝食,恶警丧尽天良,找来吸毒犯把我们拖到一楼强行灌食,有的大法弟子被倒拖到楼下,头被楼梯拖得头破血流,邪恶无动于衷,强行将大法弟子按倒在地,有的踩胳膊,有的踩腿,有的用开口器撬,有的捏鼻子,大法弟子满嘴是血,满脸满脖子是饭。邪恶在强行给我灌食时,我紧咬牙关,开口器把我的牙撬了个豁,有时撬不开嘴,恶警就用电棍电,我的嘴都被电棍电了许多泡。恶人一天灌两次食,常常是上午灌食时换下的湿衣服,湿裤子还没干,下午又是满身衣服被灌得湿透了。当有的大法弟子绝食到第13天时,邪恶就开始把我们分3批送到精神病医院,在这里大法弟子又遭受到了更加残酷的迫害。这有一个叫张学智的医生非常邪恶,它找来几个吸毒犯用钢丝轮番抽打3个已经绝食很久,非常虚弱的大法弟子近一个小时,大法弟子们被打得死去活来。

我要用我在这几年的亲身经历揭露江××政治流氓集团的邪恶,揭露它对追求“真善忍”的善良的修炼人的迫害,让更多的善良民众分清正邪,分清善恶,唤起人们的良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