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盟创始人沈钧儒先生之孙在新华劳教所遭灼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0月31日】沈小都,56岁,成都大法弟子。其爷爷为沈钧儒,民盟主要创始人之一,大律师,著名的“爱国七君子”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典礼中立于天安门城楼上的那位长须长者)。

即便如此,沈小都也没能逃脱在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的各种折磨。沈小都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送至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6大队3中队之初,因其念子心切,被告知写了所谓“保证”后就可打电话与家人联系,就违心地写了所谓不炼功的“保证”。但是恶警又要求其写所谓“三书”(包括“悔过、揭批”等等)后方可打电话,沈小都意识到恶警的阴谋,于是想办法收回了所谓“保证”。这一来邪恶的迫害也就加重了:自从收回了所谓“保证”后,沈小都被迫每天长时间站、蹲军姿(恶警打着“训练”借口进行的超体能的折磨方法)。从2002年4月至2002年8月,沈小都被迫每天凌晨2:00睡觉,5:00起床,这期间甚至有凌晨4:00睡觉,5:00起床的情况。同时被几名刑事劳教(所谓“包夹”人员)看管,在未到其睡眠时间严禁睡觉,但“包夹”换班休息。2002年8月开始沈小都被列为重点转化对象之一,对其邪恶的迫害也就更严重了。在天气最热的时候,被几名“包夹”拖着跑圈。“包夹”2人一组,跑累了轮换。跑到不能坚持后,围着篮球场走“鸭子步”(双手交叉抓脚踝关节蹲着走路),然后又是上下蹲……直到恶警认为折磨够了为止。即使这样,上楼后一身臭汗也不允许洗漱。恶警又指使“包夹”揪其脸部、身体各处,令其胫骨间夹一书坐军姿,不准书脱落。同时又用竹筷弹其手指、指甲,致使其右手无名指之瘀血10个月后方消失。然后又强迫沈小都做几百个上下蹲。

沈小都始终没有屈服。恶警看一招不行,又出二招。恶警又将沈小都弄至4大队4中队之砖窑(新华最烫的砖窑)内只穿背心烘烤。先放至“冷门”(正常情况平均温度40摄氏度以上),又放至“中门” (正常情况平均温度60摄氏度以上),沈小都也没有屈服。又放至“火门” (正常情况平均温度80摄氏度以上),沈小都还是没有屈服。而这次这个“火门”可不是正常情况的“火门”,是刚打开的“火门”,温度非常高,砖还是发红的。恶警让“包夹”各拿1发红的“火”砖烤其只穿背心的身体,同时后背直对“火”砖墙。通常情况劳教捡砖即使夏天也须穿棉衣、棉裤,并且2分钟轮换一次,还得吹着大风扇。而沈小都这个56岁的中老年人,在从没有经受过这种高温的情况下,在其“包夹” 吹着大风扇5分钟后再也忍受不住了才让其出去透风。次日,恶警又打算烘烤沈小都,发现沈小都后背全是灼伤的水疱方才罢休。

在此写沈小都的经历,也是呼吁全世界沈钧儒老先生的亲朋、挚友,民盟及社会各界人士给予关注。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