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崇州市追查迫害法轮功者公告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0月4日】在过去四年中,江泽民发动了一场对“真善忍”的迫害,对上亿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的国家恐怖主义,对数以千万的法轮功修炼者进行非法劳改、劳教、拘留、酷刑折磨、精神恐吓、经济罚款、失去工作和家庭等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近800名修炼者被迫害致死。

四川省崇州市610办公室及其指使下的公检法司、广电宣传部门紧追江××,把无辜善良的上千法轮功修炼者投入邪恶迫害之中,明知执行的是非法之恶法,明知是古今未见的对法轮功的特大冤枉,却偏要抛弃天良助纣为虐,直接摧残法轮功学员对崇高道德原则的追求、迫害人类幸存的良知。一个小小的崇州市610,对待法轮功的问题是花样耍尽,恶事干绝,花着人民血汗钱,迫害人民毫不手软:一边指使电视、报纸配合央视《焦点“谎”谈》诬陷造假、强迫签名、强迫全崇州市人民接受对法轮功妖化宣传,一边指使公检法司对法轮功学员大肆抓捕、关押、判刑、劳教、抄家、罚款、开除公职,几十人被判刑、劳教、长期关押(这里要强调指出的是:被迫害对象中大多数是妇女和老人);致使许多修炼者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流离失所;致使许多法轮功修炼者的亲属、朋友、同事和单位受到株连;致使崇州市人民受到媒体谎言的“洗脑”伤害。

下面概要揭示崇州市不法人员的恶行。

1、 毒害全崇州市人民尤其是青少年儿童

四年来,在对法轮功没日没夜大轰炸式的谎言诬陷声中,崇州市不甘落后,不但指使电视、报纸全面无漏地转载央视的谎言,还丑态百出主动配合央视作假诬陷法轮功学员,以毒害全市人民,现举一、二:

2001年1月23日,央视作戏自编自演的“天安门自焚”用杀人放火嫁祸法轮功。崇州市急忙跟着作秀,在全市电视上将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的刘志芬诬陷成是法轮功不让人吃药致死;强迫让被各种残酷手段折磨得神志不清的法轮功学员在电视上诽谤大法,放弃修炼;将廖志英夫妇判劳改、劳教,家里丢下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无人照管,反而归罪于法轮功。

2001年9月,崇州市将几百栽赃法轮功的造假恐怖照片挂在崇州市体育中心,强令各单位职工观看,连中小学生也不放过。它们把那些照片挂在学校里,强迫各校学生观看,还强令每个学生交观看费8-10元,有的学生看后吓得不敢回家。它们还强迫学生在诽谤大法的假证上签名,连学生的考试题都加进了诽谤大法的内容,欺骗毒害无数无辜群众,严重摧残青少年的身心健康。

2、 对法轮功进行迫害的罪恶行径及致死人命的暴行

99年7月20日后,崇州市610指使各派出所、街道、乡镇干部到每个法轮功学员家强行收书,把无数法轮功学员列入黑名单,经常上门威胁不准炼功,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到公安局报到,使法轮功学员的行动受到监控,严重侵犯了宪法赋予公民的人身自由权。

2001年2月4日,刘志芬被崇州市610迫害致死,死于崇州市小东街拘留所。2001年1月6日,崇州市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几名警察闯入刘志芬家中,在未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不由分说把刘志芬抓到派出所。公安不断强迫刘志芬签字妥协,刘志芬坚决拒绝,后被送进拘留所非法关押起来。新年刚到,崇州610逼迫刘志芬及其他大法弟子收看央视自编自演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及其它诬陷谎言以强制洗脑,刘志芬坚决地绝食抗议,抵制歹徒们的强制洗脑。拘留所恶警更加疯狂地迫害刘志芬,使她倍受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终于在2月4日凌晨含冤离开人世。当时,刘志芬浑身上下只剩下一张皮包着骨头,头发只剩下了几根,嘴唇不能闭合。去世前夕,刘志芬在同修的帮助下,竭尽全身力气盘上双腿,坚持打着双盘直到最后一刻,向世人证实:大法弟子修炼之志不可移。

直到2月4日下午2时左右,刘志芬的儿女才被通知到派出所,拘留所恶警为开脱罪责,反诬:“刘志芬炼功走火入魔死了。”亲人们悲痛万分要求见人,匆匆见到一副皮包骨头的刘志芬遗体。暴徒当即强令火化,别说法医鉴定遗体,就是连亲人都没看个究竟。

由于杀人凶手封锁消息,不准亲人办丧事,派出所多名便衣监视丧葬情况,致使许多亲友未能前往探视。崇州市公安局极力掩盖杀人真相,刘志芬在拘留所被迫害的经过情况正在调查核实中。

2000年5月,崇州市公安一科指使各派出所强迫法轮功学员在诽谤大法的假证上签字表示“不炼”,不签者非法抄家、关押。将二名法轮功学员夫妇非法抄家后关押18-30天,家里只剩下一个12岁的女儿无人照管。对和平上访的法轮功修炼者强迫本人和家属签字、拘留。敲诈被非法关押拘留的法轮功学员每人每天交所谓生活费20元。

崇州市羊马镇歹徒非常阴险,用几幅大型诽谤法轮功的标语诱捕法轮功修炼者。羊马镇政府610歹徒极尽迫害法轮功之能事。

2000年7月,崇州市将和平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39-50多天,将一位法轮功学员双手背铐着吊在水泥柱上曝晒、毒打,强迫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写保证、签字,强迫交所谓生活费每人每天10-20元。

2000年9月,崇州市道明镇派出所将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抓至崇州市拘留所关押几天才放部分学员回家,后将剩下的法轮功学员关押在看守所。其中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12天,期间被管教人员帅红玉毒打折磨和皮带抽打脸部。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骗至拘留所非法关押半月,其家属被强令交钱取人。有些法轮功学员至今仍被长期关押在看守所。

2000年10月,崇州市公安局一科将刘志芬和另外一名大法弟子抓到崇州市拘留所非法关押2天,敲诈每人现金500元。公安局还与成都610狼狈为奸,秘密关押成都法轮功学员高永辉等人几十天不放。

2000年12月底和2001年12月,崇州市公安局一科将一名大法弟子两次非法送进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该大法弟子在劳教所受尽各种毒打和非人的折磨。这名大法弟子四年来5次被崇州市恶警抓关、毒打折磨,被非法抄家,抢走自行车一辆、身上现金600元,还被送入精神病院关押36天。崇州市公安局一科还两次敲诈其丈夫单位500元和一千多元不等。

2001年1月,恶警张水泉一伙对进京和平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长期关押,每人罚款一千多至一万元不等。强迫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写保证、签字,指使犯人用各种残酷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毒打、拉到墙上撞,强行将5支点燃的烟插入法轮功学员的鼻孔和嘴里,强灌洗澡水,灌食。指使当兵的用枪托毒打法轮功学员,致使一名法轮功学员昏死,更甚的是它们还用冷水将其泼醒。还强迫一些被折磨得神志不清的法轮功学员在电视媒体上诽谤大法,一名大法弟子被折磨得昏死后,连白布都盖上了,苏醒后还被送去劳教,受尽各种非人折磨。先后将十几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改、劳教,将一名法轮功学员开除公职。

2002年,公安一科龚忠一伙经常指使各派出所反复多次抄搜大法弟子家,非法抓、关苟忠秀、何孟英等几十人,长期关押、罚款、强迫签字。一位7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被反复抄家,其自行车被抢走,关押几次后被送进元通精神病院,注射精神病药物摧残十几天。一名法轮功学员长期遭毒打、酷刑折磨、强行灌食至生命垂危,才送进医院抢救。

2003年,成都610张天田、崇州市公安局一科指使各派出所非法抄搜法轮功学员家,先后将苟忠秀、戢惠分等三、四十名大法弟子抓至崇州看守所关押,抢走一大法弟子家现金九千元,抢走两大法弟子家电脑两台。在崇州市宫保府利用十几间房子,将法轮功学员轮流每人关一间,恶语威胁欺骗、使用各种酷刑。铁棒敲打前额、双手背铐在茶几上,一百七八十斤重的恶警陈惠站在手铐上踩,踢至地上跪着,穿皮鞋狠踩、踢大、小腿、脚,致使许多学员手、脚、腿红肿、青紫麻木、失去知觉;几天几夜不准吃饭、睡觉、上厕所,双手背铐吊在树上还折磨,双手一上一下反背后铐在一起(俗称“苏秦背剑”),致使学员神志不清时强迫其说违心话、签字。还将两名近60岁的法轮功学员折磨得极度虚弱后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劳教所不敢接收才将其放回家。还将两名退休教师绑架到新津县洗脑班,使两名教师受尽各种灭绝人性的折磨,至今还有一名仍被非法软禁在洗脑班。

2002年,大划乡政府经常无故深更半夜骚扰法轮功学员黄克明家,强迫他签字不炼功,否则找他儿女的麻烦。70多岁的黄克明怕儿女受牵连,儿子失去工作,承受不住压力,违心签字后一气之下一病不起,医治无效悲愤去世。

2003年6月,有几名法轮功学员被抄家后非法关押在崇州市拘留所半个月。

在崇州市遭受迫害,上黑名单的法轮功学员何止成百上千?现仅举一些尚在劳改、劳教所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为例。

彭惠明,男,约50多岁,廖家镇卖家俱个体户,2000年被判劳改,现仍在监狱遭受非人的折磨。

廖志英,女,约30多岁,崇州市观胜乡人,至今仍在监狱遭受各种非人的折磨。

黄素华,女,约50多岁,道明镇人,曾多次被崇州市公安局非法关押,现被非法关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受毒打和各种非人的折磨。

刘志芬,女,60岁,崇州市崇阳镇兴昙村人,以前全身是病,每月要吃二十多天药,修炼后身体很健康。但因其不放弃使其身体健康的法轮功,曾多次被崇州市公安局非法关押,2001年被崇州市看守所迫害致死。

龚增云,男,60岁,四川大学物理系毕业,甘肃省天水市集成电路厂工程师。现关押在崇州市看守所。

苟忠秀,女,50来岁,曾患肾衰竭,四处求医无效,修炼法轮功后不久痊愈。曾多次被非法关押,判劳教一年,现仍关押在崇州市看守所。

何孟英,女,50多岁,崇州路人,曾多次被崇州市公安局关押,现仍关押在崇州市看守所。

戢惠芬,女,50多岁,廖家镇人,曾两次被关押在崇州市看守所,现仍被关押在崇州看守所。

王惠芬,女,60多岁,观胜乡人,现仍关押在崇州看守所。

郭玉芳,女,60多岁,崇州市梓潼乡退休教师,现仍在新津县洗脑班遭受各种非人的折磨。

刘大明,男,40来岁,崇州市观胜镇人,从2000年起曾长期关押在崇州市受折磨,现在雅安监狱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一年多,仍然不放。

3、 法轮功学员的亲属、单位受到株连:

凡有户籍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团体、乡村无一例外地受到严重株连;写保证、派人监视、奖金工资挂钩、交罚款等等。

崇州市无数法轮功学员遭受着轻重不同的迫害,市邪恶之徒像家常便饭一样地随时随地闯进法轮功学员家抄家、骚扰、恐吓、罚款、让家属代写保证、强迫交人等等。所有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安全每时每刻都受着威胁、随时都有被非法抓走的可能,行动受到限制,言行受到监视。

今天,世界多国已对江氏一伙“群体灭绝罪”提起公诉,“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在世界各方正义人士的积极倡导与推动下,于2003年9月30日正式成立。该组织的宗旨是“凝聚一切正义力量,揭露江氏所有罪行,把江氏送上良心、道义和法律的审判台”。2003年1月20日在世界宣告成立了“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系统地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个人、机构和组织,包括江泽民及其领导下的直接迫害法轮功的各级610系统:包括国安部、公安部、法院、劳教所,涉嫌精神病院;包括对法轮功进行诬陷、造谣和栽赃的新闻媒体及喉舌;包括直接或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及其家属进行精神、肉体和经济迫害的人员。在事实基础上,将罪犯送上法庭,严惩凶手”。

崇州市参与迫害一帮手无寸铁、只为修心向善的法轮功群众的610、政法委及其属下,目前还有一些人执迷不悟,明知是冤枉残害善良无辜,却借口说他们要吃饭。言外之意,要用天良、道义、人性、生命和知法犯法、执法枉法去换取一碗饭吃。草菅人命、摧残善良。我们将深入调查,在事实的基础上将恶人恶行一批一批公布于世,绳之以天理、法网!

现公布第一批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及恶人:

崇州市610政法委、崇州市公安一科、检察院、法院、司法局、各派出所、广电局、宣传部、崇州市羊马镇政府610、崇州市拘留所

张水泉,男,原公安一科科长,现已调离,2000年前后专管抓、关、送劳教法轮功学员。
田野,男,崇州市委书记,亲自指挥参与折磨法轮功学员。
张天田,男,成都610人员,亲自实施参与折磨法轮功学员。
张顺国,男,公安局长,专管迫害法轮功。
帅红玉,女,看守所管教,专门毒打法轮功学员。
龚忠,男,公安一科科长,专管迫害法轮功。

陈惠,女,崇阳城西派出所恶警,专门恶毒折磨法轮功学员。
周君安,男,崇阳城西派出所恶警,专门抓、折磨法轮功学员。
陈小坤,男,崇阳城西派出所恶警,专门抓、打法轮功学员。
陈浩,男,崇州市公安一科恶警,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

今天,崇州市看守所还非法关押着5位修炼法轮功的老人,都是50-60岁的人,而且还在判他们的刑!

在此警告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妄图借打压法轮功而捞取政治资本、经济利益、谋财害命的邪恶之徒、举报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人:赶快洗手不干!赶快清醒过来!历史、道义、天理不会因为你们为了吃碗饭或者因为是你们的工作就助纣为虐而不惩罚你。“四人帮”及其走卒当初为执行祸国殃民的指令,耀武扬威几年后,身败名裂,有些被秘密处决;清算纳粹罪行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就中断,迄今仍在清算。

请崇州市善良的百姓记住:万古奇冤必昭雪,善恶祸福一念间。

追查迫害法轮功天罗地网
2003年8月30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