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的旅行,使我走上了修炼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1月17日】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和朋友去了国外,我们走了几个国家,都同样看到有不同肤色的外国人修炼法轮功,并向人们讲述江氏集团是怎样欺骗世人、造谣诬陷法轮功的。法轮大法弟子给世人放着天安门自焚栽赃案的真相,和国外很多国家的高级官员、政府部门给师父和大法授予的各种褒奖,在国外近六十多个国家都有法轮大法弟子的真相光碟,同时他们给我们讲述了修炼大法以来的亲身经历和体会,特别是我接过他们给的材料看时,我内心感到震动。我想,在中国竟发生着不可思议的事情,江氏集团一伙竟然能使出这样的手段,制造假相,通过媒体,电视、广播等手段,来欺骗世人,使很多世人对大法有反感,抵触,误解,我也是受害人之一。

我回到房间,我看了所有的几本修炼故事和在中国监狱中,警察是怎样对待法轮功弟子的,实在是太残忍了,法轮功弟子在监狱是受着非人的待遇,我感到气愤不已,看到大法弟子的修炼故事,我一次一次的流泪,我一定把我在国外看到的、听到的告诉我身边的每一个人。说来也巧,第二天我们又要去其它国家旅行,上车后司机给我们放了录音带,结果刚放时间不长,就听出是法轮功的磁带,是“李洪志师父的讲法”, 有的游人让换掉,换上轻音乐的,当时我说,不要换掉,我要听,结果大伙都尊重了我的意见,在路上司机师傅给我们讲了他们的老板是修炼法轮功的,司机师傅告诉我们游客,他们的旅行社最忙,有时车都定不上,因为价格合理,服务周到,特别安全,使游客最放心,是最满意的旅行社。我听后再次感到大法的伟大,能改变人心,道德回升。

还有一次在我们回国时,遇到了这样一件事情,我们在过安全检查时,我的朋友行李出了问题,结果安检人员把她的行李给扣住了,当时我也走不了,行李就放在了一起。当时我的行李中带有国外大法弟子给的真相资料,看到这个场景我也感到紧张,怀疑是否因带真相资料被发现?但转念一想我没做什么,怕什么。等检查完时,竟没发现异常。因为我在国外已经接触了大法,所以我更加坚定了要修炼大法的决心,从此我的命运也改变了。

在我没修炼法轮功之前,我是一个外表看上很健康没有病的人,其实我的病是最折磨人的,几种病也是最痛苦的。

其一,我在十几岁时得了神经性血管性头痛,当时还在上高中,就因为这个病经常发作,使我的学业未能完成,提前休学,家里人不知陪我跑了多少次医院,去医院做了多种仪器检查,求过多少名医、中医、西医、偏方、针灸,最后都找过神婆子给看,都没有给我解除痛苦,在家犯病时,亲人们不知所措,心里跟着难受,痛得厉害了碰头打滚的,开始呕吐,最后胆汁都给吐出来,几天胃不能进食,只好去医院输液,长期服用止痛药,打止痛针,最后加大剂量,如果在单位犯病时,给同事们、领导增加麻烦,就是这种病已折磨了我20多年。

其二,在长期服用止痛药时(西药),把胃给刺激的出了毛病,严重的胃炎,一边吃着治胃病的药,一边还在吃着止头痛的药,再刺激着胃,互相矛盾,没办法,只能这样维持。

其三,在刚上班时间不是很长,一次离单位不远的地方在修路,路边上挖了一个很深的大坑,晚上骑车不小心,摔进了坑内,当时车子一起砸下去,是单位的同事把我救上来,送回了家,砸得浑身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在家休息了几天,没过多久,我的脖子开始难受,低头时间不能长,很难受,家里亲人经常给按摩,最后一只手开始麻,有时手都抬不起来,这样一来我有点害怕,去医院检查,拍片,做CT才发现我的颈椎发生了病变,3、4、5、6节椎肩盘突出,骨质增生,医生直摇头,没有别的办法,随着年龄的增长,骨骼的变化,可能还会压迫到其它部位,我的精神压力实在太大了,穿引几次都没管用,药枕不知换了几个,到晚上睡觉都在受罪,有时我都有轻生的念头,回想起来都不敢想。

其四,我这人的脾气不是很好,遇上什么烦心事容易发火,暴躁,爱生气,不分清是否对错,首先怪罪别人,指责别人,从不爱让别人说自己不对,不找自己原因等等,通过修炼法轮功以来,我的心胸比以前宽畅多了,遇上问题首先能考虑是否是自己的不对,比以前能包容别人了。

在刚得法时,回家学法炼功,我爱人几次和我谈话,都在劝我,当今中国政府对法轮功如何如何,你却要顶风而上。有一次在吃饭时,我爱人曾经问我,你是要家庭,还是要大法,我当时立即回答我既修大法又要家庭,这是两回事,师父让我们做好人,不管什么时候,都要为别人考虑,对谁都好,何况你的亲人。当时我爱人气极了,把筷子摔在地上,饭也不吃了。按我以前的脾气,我是一时也不能容忍,当时可能就得吵起来,但我是炼功人,不能这样,等我爱人脾气稍好一点时我再和他谈。我在修炼期间他的脾气比以前大多了,就象师父讲的 “我平时说一不二的,今天他骑到我头上来了。”(《转法轮》)实际是帮我在提高心性,通过得了大法后,家人都说我脾气比以前好多了,很多事情想开了,如果没有师父、没有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是师父把我从最痛苦中解脱出来,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现在身体的病已痊愈了,我的爱人通过我的身体变化,对他启发很大,从反对到支持。是师父改变了我的家庭,我不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激。我要用行动来报答师父,学好法,讲清真相,按照大法的要求严格要求自己,跟上正法进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